文 | 半夏

图 | 网搜



若能在最好的年纪,做自己喜欢的事,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


——题记





跟数字打了三十年的交道,其实心里总是藏着一个教师的梦。三十年前的高考,是黑色的七月。三十三年前的中考,参加了提前批的师范招生,因为最后一道几何题没能做出,与师范学校无缘。明明平时的几何还是我最强的,偏偏在紧要关头脑子短路,没有一点儿头绪。人生几何,关键的也许就那么几步。





报考师范其一原因是因为喜欢教师这个职业,再则就是能够跳出农门,在那个年代,居民户口是令人向往的。


后来妹妹上了师范学校,每个月有了粮票。农民是没有粮票的,小时候父母带我们进城,用袖套装了大米来兑换糕饼。





不过从小是妹妹脑子活络,妹妹的聪明是街坊们都知道的。相反我给人的印象大概就是“老实”,至今记得父亲说过的:老实就是笨。虽然学生时期我也不差啊,小学时是班长,中学时是英语课代表,学校广播员。


插个题外话,当年学校的团委书记周老师,现在已是省城市委书记,我很感激他。他见我在办公室跟班主任理论,觉得我能说,让我参加了不知是来自县里还是市里的一次会谈,然后让我做了广播员,让我更有自信。




有些话真的能影响一生,有时可能是不经意说出口的,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也可以说是“标签效应”。如果一个人被标明是好的,他就会被一种积极肯定的光环笼罩,并被赋予一切好的品质;反之,如果一个人被标明是坏的,那他就会被一种消极否定的光环所笼罩,并被认为具有各种坏品质。





那年夏天通过亲戚介绍,来了城里工作。想着应该要有一技之长,于是上了财经夜校,那时候夜校也是火爆,都是差不多的同龄人。后来,考出了会计证,若是没记错的话,那一年以前,会计都是评定的。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小会计生涯。





单位是供销社系统下属的一个部门,账目不多,小会计能应付。后来,来了一位进货的客户;后来,发现是我老乡;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


后来,供销社解散,开始为他打工。明面上掌管财务,实则于我真的只是几个数字而已。单位也好家里也罢,都是他一手掌握。





所以,一直觉得自己活得很卑微。昨天,是我们结婚25周年。昨天下雨,25年前的昨天也是下雨,婚车上的彩带啊花啊都被风雨打得七零八落。这么多年也是风风雨雨的,三年之痒七年之痒的,不痒!就是吵!只是为了他出去打牌!让他写保证书,写了!虚心接受屡教不改!





现在想想,自己是有多无聊多天真!仗着年轻,晚上可以不睡,身子骨搞坏,最后还不是自己改变。后来我不吵也不说,我就想着把孩子培养好。


孩子名校毕业,进了不错的单位,这个让人欣慰。孩子记得小时候打她,这个让我内疚。有时候做父母的会把自己的情感反射到孩子身上,可能当时并不知道。所以一个家庭的生活环境对于孩子如何重要。但是当孩子学习不主动的时候,有修养的家长感觉还是不多。最近看过一篇文章,大意是若不是富二代,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对孩子谈素质教育?你唯有努力努力再努力。





呃,好像离题了!25年了,综合关键词:平淡。当我不干涉他的爱好时,一切云淡风轻!后来我养花拍花写写喜欢的文字,岁月也磨平了我们的棱角,日子平淡地过着。若说秀恩爱什么的,好像也没有。也不奢望成为他“手心里的宝”。往后余生,平淡已是满足。





有时候会想:如果那年考上师范,如果成为一名教师。现在会怎样?可是人生没有如果,怎么都无法回到从前。匆匆几十载呼啸而过,有时候来不及细想,光阴就从指尖就这么溜走,想留也留不住。





我不认命,但有时又会觉得有“命中注定”一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这么多年的卑微,感觉今年理直气壮地高贵了!今年本命年,猪肉价格高啊!


再过差不多两年,也该退休了,我的职业故事就到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