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金美好

                                        文字:何敬云


         早上醒来,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的瞬间,我呆住了,怎么会置身于仙境?置身于云端?置身于晨雾中呢?是现实还是梦境?眨眨眼 ,让自己更清醒,从睡意朦胧的状态中走出来。啊!这是天公雕刻的美景。

         我家住在松花江岸边的高楼,得天独厚的条件让我能在高处尽享大自然的美景,太阳刚刚升起,温暖的江水与外界低温气流相遇,腾起浓浓的江雾。我站在东窗前向下望去,到处都是飘飘渺渺的白色,白雾不断地升腾,不断地翻滚,不断地涌动。仿佛坐在飞机上,飞上万米高空,俯看人间的玉宇琼楼。远处白茫茫一片,天连着雾、雾连着天,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阳光撒在白雾上,像罩上了一层金色的丝纱,似仙境天宫,似仙女把金丝玉带洒向人间。从朝南的大玻璃窗望去,晨雾时断时续,像朵朵白云自由飘荡,真想捧上一捧,嗅一嗅其中的味道,亲吻大自然赐予人间圣物。突然大片的雾被撕扯开一道缝隙,在这道空隙间露出了高低不等,差落有桎,依山而建浅墨色的建筑物,它们被晨雾包裹着,若隐若现,小船在江中的雾里穿行,远处的高山衬托着,美轮美奂的水墨丹青巨幅画卷徐徐展开。向西边望去,远处的高楼大厦锁在江雾中,偶尔露出了峥嵘。白雾包裹着楼宇,高楼在云端伫立,仿佛白色的缎被包裹着形状各异,颜色不同的巨婴,婴儿的脸迎着东方的太阳在微笑。一会儿白色的缎被向上拉一拉,把婴儿的脸蒙上一层薄薄的面纱,一会儿又向下扯一扯,婴儿的腿插入了厚厚的棉絮里,这是家乡的海市蜃楼。是吉林独有的奇观。

        这雾是吉林市冬季不结冰的松花江水的杰作,是大自然造物者赠与吉林人民别样的礼物,雾在自然条件具备时,挂在树上能开出千朵万朵梨花(雾凇)

         太阳升得越来越高了,雾气越来越薄了,人见满路琼瑶迹,尽道光华使者行,松花江水还在慢慢地流动,没有雾的缭绕,松花江水更加清澈,松花江水成就了雾,雾气造就了雾凇,大自然使吉林市成为了“雾凇之都”而驰名中外。一江寒水清,两岸琼花凝。



                             2019年11月21日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