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不仅是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和哲学家,也是一位伟大的诗人和书法家。毛泽东一生留存后世的诗作并不多,他在江西驻足的时间也并不长,但在目前官方已发表的六十七首毛泽东诗词中,他在江西创作和写江西的竟有十五首之多(诗五首,其中七律四首,七绝一首;词十首),明显多出其他各个省份。这不能不让人考究一番,诗人毛泽东与江西有着怎样的诗词情缘。

现以作品创作时间为序,回顾展示毛泽东诗词中的江西元素:

  一、《西江月·秋收起义》

根据《毛泽东年谱》记载:1920年11月,毛泽东因工作过于劳累,作短时间休息,到过江西萍乡考察游览,这是他第一次到江西。 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后,他多次到安源,发动和组织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可惜,毛泽东在安源没有留下诗作。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毛泽东根据八七会议的决定,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组织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9月9日,在江西省西北部的修水县和铜鼓县举行武装暴动,点燃了秋收起义的革命烈火。堪称“史诗”的《西江月·秋收起义》,记载了这一伟大事件。

  此词写于1927年9月中旬的行军途中,当时诗人正率领部队向边界转移;首见于《解放军文艺》1957年7月号所载邓叙萍撰《读毛主席诗词的一点感受》一文(词题原作《西江月·秋收暴动》)。毛泽东在晚年又对该词作了修改,诗人逝世10年后,才首次收录于《毛泽东诗词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版)。“匡庐一带不停留”中的“匡庐”,原先是“修铜”,即修水县和铜鼓县。这是毛泽东诗词第一次出现和江西有关的内容。

西江月·秋收起义

(一九二七年)


军叫工农革命,

旗号镰刀斧头。

匡庐一带不停留,

要向潇湘直进。


地主重重压迫,

农民个个同仇。

秋收时节暮云愁,

霹雳一声暴动。

朗诵:《西江月·秋收起义》

朗诵者:蔡图

  二、《西江月·井冈山》

1927年10月,毛泽东引兵井冈,创立了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井冈山斗争和中央苏区时期,毛泽东主要在江西省和闽西地区开展武装斗争,这是毛泽东诗词创作的一个高峰期。在此期间,从《西江月·秋收起义》开始算,他一共写了十一首作品,除《清平乐·蒋桂战争》《采桑子·重阳》《如梦令·元旦》外,其余七首作品,直接描写他在江西进行武装割据的斗争实践。

  1928年7月,湘赣两省敌军向井冈山发动了第二次“会剿”。为打破敌人“会剿”,在敌前锋逼近永新时,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改编成的红31团,在永新附近将敌围困在永新县城30里内达25天之久;而朱德、陈毅则率领红28团(南昌起义部队改编而成)、29团向敌占区茶陵、酃县进攻,迫使来犯之敌慌忙回援茶陵,因而击破了敌人的首次“会剿”。此后,28、29团向湘南冒进,结果在郴州先胜后败,红29团几乎全军覆没,剩余部队同28团一起向桂东转移。毛泽东得知消息后,亲自率31团一部前往桂东迎还红军主力。

这时留守井冈山的仅剩31团的一营。8月30日,敌军乘红四军主力还在赣西南欲归未归之际,纠集湘敌吴尚第8军及赣敌一部共4个团向黄洋界哨口进攻。黄洋界距当年红军总部机关驻地茨坪25里,是宁冈、永新、酃县进入井冈山腹地的必经通道。红军在井冈山设有五大哨口,分别控制了进山的五条道路,其中黄洋界哨口最关键。面对十多倍于己之敌,红军据险抵抗,先后击退四次进攻,打垮敌一个团。次日中午,红军从茨坪调来山上唯一的一门迫击炮,当时仅有三发炮弹,前两发因弹药受湖未打响,第三发准确命中敌阵,敌军以为红军主力已回山,吓得连忙撤军。激战两天,井冈军民取得了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

  9月5日前后,毛泽东在遂川大汾听取了朱云卿关于黄洋界保卫战的汇报。9月26日,毛泽东率主力回到山上。面对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他热情洋溢地填写了《西江月·井冈山》。词题作“井冈山”,内容却不是描写山景,而是以一幅生动鲜明的战场速写,描写保卫井冈山根据地的一次惊心动魄的武装斗争。“黄洋界上炮声隆”,它使井冈山和黄洋界名扬天下。

西江月·井冈山

(一九二八年秋)


山下旌旗在望,

山头鼓角相闻。

敌军围困万千重,

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

更加众志成城。

黄洋界上炮声隆,

报道敌军宵遁。

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选曲

《西江月·井冈山》

领唱:寇家伦

  三、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

1930年1月,彭德怀率红五军来到赣西并与黄公略新成立的新六军对吉安进行包围。1月下旬,毛泽东率领的红四军第二纵队抵达江西广昌县的塘坊,顶风冒雪,翻山越岭,向广昌县城疾进。月底,与朱德部队会合,并占领宁都等县,继而向吉水一带活动。2月6日~9日,红四军、五军、六军及赣西特委在吉安县陂头召开联席会议,毛泽东提出了夺取江西全省的口号,会议作出了攻打吉安城的决定,并作出相应的部署。

2月中旬,前委发布了攻打吉安的命令。毛泽东率领红军和赤卫队,分兵数路,踏上征途。2月的赣南,寒冬未尽,红军经过广昌县时,遇到天降大雪,“雪里行军情更迫”,毛泽东诗兴大发,在马背上哼成这篇词。

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

(一九三〇年二月)


漫天皆白,

雪里行军情更迫。

头上高山,

风卷红旗过大关。


此行何去?

赣江风雪迷漫处。

命令昨颁,

十万工农下吉安。

歌曲:《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

演唱:大家唱合唱团

  四、《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

1930年6月,受李立三“左”倾错误影响,中央提出“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口号,命令毛泽东率部从汀州去攻打南昌。7月20曰,毛泽东率攻昌主力红一军团和黄公略率领的攻昌右路军红三军在永丰会师。7月下旬,部队进抵南昌城外的牛行车站。7月28日,彭德怀率红三军团攻入了长沙,随即在湖南军阀何键十五个团的优势兵力面前被迫退出,中央急令毛泽东率部向湖南增援。一军团遂改变计划,赶往湖南。8月,两个军团在浏阳会师,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毛泽东任总政委,朱德任总司令),于9月10日再次进攻长沙。因敌人兵力业已加强,攻城战中红军损失惨重,9月13日毛泽东下令撤离湖南,转入江西,攻入吉安,在赣江两岸的几十个县的境内更加深入地发动土地革命。

在这种错综复杂的局势下,毛泽东健笔豪情,意气纵横,写下《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描写“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的波澜壮阔。

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

(一九三〇年七月)


六月天兵征腐恶,

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

赣水那边红一角,

偏师借重黄公略。


百万工农齐踊跃,

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

国际悲歌歌一曲,

狂飙为我从天落。

歌曲:《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

演唱:大家唱合唱团

  五、《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

1930年8月5日,蒋介石任命何应钦为“鄂湘赣三省剿匪总指挥”,将此前对红军的各省“会剿”改为中央领导下的“围剿”。10月7日,蒋介石占领郑州,胜利结束与冯玉祥、阎锡山的战争。12月7日,蒋至南昌部署对红军的“围剿”,调集十万兵力,以时任江西省主席鲁涤平为总司令,18师师长张辉瓒为前线总指挥,分8个纵队,“长驱直入,分进合击”,对赣西南根据地进行第一次“围剿”。毛泽东率领四万红军,诱敌深入,12月30日趁着大雾对进入永丰县龙岗包围圈的敌军发起猛攻,消灭了敌18师师部和2个旅,活捉师长张辉瓒及以下官兵9000余人。随后,又乘胜追击潭道源的第50师,将其一半歼灭。两役共歼敌15000余人,缴枪1万余支。

红军5天内(1930年12月27日至1931年1月1日)打了两个大胜仗,第一次反“围剿”胜利结束。但蒋介石并不死心,随即准备发动第二次“围剿”。他纠集20万兵力,以其嫡系何应钦为总司令,于5月开始了第二次“围剿”。

闻听前方捷报,毛泽东喜形于色;面对敌人的新一轮“围剿”,他充满了必胜的信心。1931年春(应是3、4月间),诗人豪情满怀地写下了《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

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

(一九三一年春)


万木霜天红烂漫,

天兵怒气冲霄汉。

雾满龙冈千嶂暗,

齐声唤,

前头捉了张辉瓒。


二十万军重入赣,

风烟滚滚来天半。

唤起工农千百万,

同心干,

不周山下红旗乱。

歌曲:《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

演唱:文化部老艺术家合唱团

  六、《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

1931年春,蒋介石纠集二十万大军,对苏区发动了第二次大“围剿”。从江西吉安到福建建宁,东西八百里,布成一条弧形阵线,改变第一次大“围剿”中破产的“分进合击,长驱直入”战术,采用“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紧缩包围”的战术,向苏区步步进逼。

毛泽东为第二次反“围剿”的战略行动作了精心的设计和部署,亲自指挥中央红军,仍然采取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方针,继续诱敌深入,选择进占富田之敌王金钰、公秉藩为首战对象,“从富田打起,向东横扫”,先将红军主力集结隐蔽于吉安县东固一带,迫敌而居,等待战机,秘密埋伏25天。5月15日,王金钰部脱离其富田阵地,分三路向东固进犯,16日进入红军伏击圈,红军出其不意地发起攻击,经一天战斗,歼敌一整师。然后乘胜进击,直指富田,再歼公秉藩师。继而迅即转入战略进攻,由富田而东,奋力横扫,一直打到赣闽两省边界。“十五天中(1931年5月16日至30日),走七百里,打五个仗,缴枪二万余,痛快淋漓地打破了‘围剿’。”(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5月31日,第二次反“围剿”以歼敌3万余人、缴枪2万余支而胜利结束, 毛泽东情不自禁写下《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这一人民战争思想胜利的颂歌。

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

(一九三一年夏)


白云山头云欲立,

白云山下呼声急,

枯木朽株齐努力。

枪林逼,

飞将军自重霄入。


七百里驱十五日,

赣水苍茫闽山碧,

横扫千军如卷席。

有人泣,

为营步步嗟何及!

朗诵:《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

朗诵者:冬夏青

  七、《菩萨蛮·大柏地》

1929年1月,蒋介石调集6个旅3万余人,向井冈山发动了第三次“会剿”。为打破敌人的“会剿”,并解决衣食给养问题,毛泽东和朱德率红4军主力向赣南进军,沿途遭遇数倍之敌的围追堵截,处境十分艰难。第28团党代表何挺颖身负重伤,后在转移途中牺牲;在安远县孔田镇摆脱了李文彬旅的夹击后,部队连夜向寻乌转移,又在寻乌吉潭圳下村遭刘士毅旅的偷袭,朱德的妻子伍若兰受伤被俘(后在赣州英勇就义);部队伤亡很大,屡次陷入险境。

2月10日的大柏地战斗,是红4军处于生死存亡时刻的一场关键战斗。战前,“贺子珍冒险夺报”知敌情;战斗中,平时很少摸枪的毛泽东也拿起一把枪,带着警卫排向敌军阵地冲锋;身边的警卫排长受伤了,毛泽东仍奋不顾身地向前冲。该战全歼敌刘士毅旅2个团,是红军主力离开井冈山后打的第一个大胜仗,使红4军摆脱了一路被敌人尾追的困局,为之后在赣南、闽西广大地区创立中央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31年7月,蒋介石自任总司令,动员兵力30万,并随带美日德军事顾问,兵分三路进犯,发动了第三次“围剿”。红军三战皆捷,缴枪逾万,军威大振,同年11月在瑞金成立了中央工农民主政府。1932年6月到1933年2月间,又击溃了蒋介石军队的第四次“围剿”。

  1933年夏,被“左”倾路线排挤出军队领导岗位、只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的毛泽东,到宁都视察政府工作,返回瑞金县城途中,经过大柏地。故地重游,心潮澎湃。这天午后,恰雨过天晴,一挂彩虹高悬天上,群山苍翠欲滴。毛泽东环顾四周,摸着路边农舍墙上的累累弹孔,忆起当年红军在这里拼死战斗的场面,百感交集,诗兴盎然,吟成不乏郁闷而又乐观豁达的《菩萨蛮·大柏地》一词。

菩萨蛮·大柏地

(一九三三年夏)


赤橙黄绿青蓝紫,

谁持彩练当空舞?

雨后复斜阳,

关山阵阵苍。


当年鏖战急,

弹洞前村壁。

装点此关山,

今朝更好看。

电视剧《红色摇篮》插曲

《菩萨蛮·大柏地》

演唱:杨洪基

  八、 清平乐·会昌

1931年起,王明继李立三之后的“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给党及革命事业带来了严重的损失,但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工农红军却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取得了1931年至1933年春的第一、二、三、四次反“围剿”的胜利。

1933年10月,蒋介石调集100万军队,采取堡垒主义的新战略,对中央根据地进行第五次“围剿”。中央红军只有十万人,当时,以博古为代表的中央领导机构推行“左”倾政治策略和军事策略,反对和排斥毛泽东的正确领导,他们不顾敌强我弱的实际情况,教条地提倡进行所谓“正规”战争,以“阵地战、消耗战”来对抗国民党军队的进攻,采取了“主动出击”、“御敌于国门之外”的进攻路线。此时毛泽东被派到距离北部前线很远的南线视察工作,兼养病住在会昌文武坝,未能参与反“围剿”主要战役的指挥。由于“左”倾路线一错再错,致使反“围剿”节节失利,根据地越打越小,红军越打越少,不得不在1934年10月离开中央苏区,开始了长征。

1934年夏,毛泽东在中共粤赣省委所在地江西会昌县进行调研,指挥作战,使南线局势相对稳定。7月23日,毛泽东登临会昌山,面对岌岌可危的根据地形势,内心充满忧患,写下在中央苏区的最后一首诗词作品《清平乐·会昌》。虽然这一时期他在党内军内已无发言权,但他并不气馁,调整心态,坚持自己的观点。在那些日子里,他埋头于做调查研究、读书、向中央提建议,而不是“赋闲”。“踏遍青山人未老”就是他的这种精神的艺术写照。作者自己后来曾说:“1934年,形势危急,准备长征,心情又是郁闷的。”《清平乐·会昌》词的基调是昂扬的,语言是雄奇的,反映了毛泽东积极乐观的精神状态和坚韧不拔的意志,但是字里行间也隐约表露了词人的忧虑和愤懑。

清平乐·会昌

(一九三四年夏)


东方欲晓,
莫道君行早。
踏遍青山人未老,
风景这边独好。


会昌城外高峰,
颠连直接东溟。
战士指看南粤,
更加郁郁葱葱。

电视剧《毛泽东》片尾曲

《清平乐·会昌》

演唱:虞霞

  九~十、《七律·送瘟神》(二首)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进行长征,毛泽东忍痛离开江西,转战南北。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是第一位到江西视察的中央领导。1953年2月20日,他从武汉到达九江,鼓励江西人民“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此后,毛泽东又多次亲临江西,继续用他的如椽之笔吟咏江西。

  血吸虫病曾在中国南方长期肆虐,危害极大。中共中央非常重视血吸虫病的防治工作,1953年前后就派出100多名医务人员进驻重疫区余江除灭血吸虫病,治好千余人。1955年11月,毛泽东在杭州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出:共产党人的任务就是要消灭血吸虫病这类危害人民健康最大的疾病;要求“防治血吸虫病要当作政治任务,各级党委要挂帅,要组织有关部门协作,人人动手,大搞群众运动。”发出了“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战斗号召。同年11月22日至25日,中央召开第一次全国防治血吸虫病工作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提议,成立了血吸虫病防治领导小组,提出了7年消灭血吸虫病的大体部署,以及落实这一部署的具体行动方案。1956年2月27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强调“全党动员,全民动员,消灭血吸虫病”,并且把消灭血吸虫病写进了《农业发展纲要40条》。同时派出大批医疗队到疫区进行血吸虫病防治工作。疫区余江县人们提出了“半年准备,一年战斗,半年扫尾”的口号,发挥冲天干劲与瘟神作战;并大力兴修水利,填平沟壑,根绝血吸虫的滋生地,工作取得明显的效果,仅用了两年时间,就根绝了血吸虫病。

1958年6月30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以《第一面红旗——记江西余江县根本消灭血吸虫病的经过》为题,报道了当地消灭血吸虫病的消息。在北京的毛泽东深夜看到报道,十分欣慰,感慨万千,彻夜未眠,第二天清晨便写下《七律二首·送瘟神》,并在诗题下用一段优美的文字描述了作诗时的喜悦心情,字里行间浸透着对江西人民的深切关怀。

七律二首·送瘟神

(一九五八年七月一日)


读6月30日人民日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


其一


绿水青山枉自多,

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

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

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

一样悲欢逐逝波。


其二


春风杨柳万千条,

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

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

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

纸船明烛照天烧。

  写完这两首七律,毛泽东又在《送瘟神》诗的后记中写道: “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余江县基本消灭了血吸虫,12省、市灭疫大有希望。我写了两首宣传诗,略等于现在的招贴画,聊为一臂之助。就血吸虫所毁灭我们的生命而言,远强于过去打过我们的一个或者几个帝国主义。八国联军、抗日战争,就毁人一点来说,都不及血吸虫。除开历史上死掉的人以外,现在尚有一千万人患疫,一万万人受到疫情的威胁。是可忍,孰不可忍?然而今之华佗们在早几年大多数信心不足,近一二年干劲渐高,因而有了希望。主要是党抓起来了,群众大规模发动起来了。党组织、科学家、人民群众,三者结合起来,瘟神就只好走路了。” 从这段后记中我们可看出,毛泽东为打赢消灭血吸虫这场大仗,他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感情是多么投入、决心是多么坚定!

歌曲:《七律二首·送瘟神》

演唱:于文华

  十一、《七律·登庐山》

1959年7月1日晨,毛泽东抵达九江,乘车首次登上庐山。立足峰巅,极目远眺,江山胜览,尽收眼底。置身雄伟高耸、满目苍翠的庐山,面对开阔辽远、云海弥漫的景致,诗人心中涌动着对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豪迈之情,当天,他便写下了登高望远、讴歌奋发的即兴之作《七律·登庐山》。

  195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十周年,新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广大人民群众建设社会主义的热情继续高涨,但国际国内出现了极大的困难。国内,遇到百年不遇的自然灾害,人民公社和大跃进出现“极左”问题,党在工作中出现失误。在诗中,毛泽东针对当时国际国内的斗争形势,表现出中国人民独立自主、勇往直前的决心与勇气。

7月7日,诗人把6天前写的《七律·登庐山》和12天前写的《七律·到韶山》抄给胡乔木征求意见,两诗迅速流传。这与庐山会议前期那种“神仙会”的氛围非常吻合。有人认为这首诗是批判彭德怀的政治诗,不符合历史。彭德怀7月14日提交《意见书》数日之后,庐山会议的议题才出现了转向。

七律·登庐山

(一九五九年七月一日)


一山飞峙大江边,

跃上葱茏四百旋。

冷眼向洋看世界,

热风吹雨洒江天。


云横九派浮黄鹤,

浪下三吴起白烟。

陶令不知何处去,

桃花源里可耕田?

朗诵:《七律·登庐山》

制作:huaxuanye2009

  十二、《七绝·为李进同志所摄庐山仙人洞照》

1961年8月21日,毛泽东再登庐山,主持8月下旬至9月下旬举行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讨论工业、财贸、教育、科技等问题,以便深入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促使连遭三年自然灾害的国民经济出现好转。

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帝国主义和国际反动派的反华大合唱正甚嚣尘上,中苏关系恶化,苏联撤走专家,撕毁合同,国内又连年遭到特大的自然灾害。一些人对党的对内对外政策产生怀疑。9月9日,毛泽东看到李进(即江青)拍摄的仙人洞周边风景,险峰陡峭,苍松挺拔,乱云飞渡,联想到当时国内国际局势,欣然赋诗《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作诗之日,是作者引以为豪的“秋收起义”三十四周年纪念日。因此,作者此时心中虽有忧愤苍凉成份,但更多的却是作者性格中的坚韧自信及不畏压力的奋争精神。

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

(一九六一年九月九日)


暮色苍茫看劲松,

乱云飞渡仍从容。

天生一个仙人洞,

无限风光在险峰。

朗诵:《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

朗诵者:丁建华

  十三、《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1927年10月,毛泽东率秋收起义部队上井冈山,开辟了工农武装割据道路,并沿着这条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1929年1月,他和朱德、陈毅等率红四军主力出击赣南,自此与井冈山相别30多年之久。1965年5月22日至29日,毛泽东重上井冈山。阔别归来,他感慨良多,诗兴大发,同时写了《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和《念奴娇·井冈山》。

  这两首词的内容、意境甚至措辞有许多相近之处,如“千里来寻故地”与“故地重来”、“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与“弹指三十八年”、两首都写了“黄洋界”等等;作者采用了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方法,以登井冈山为题材,在忆旧颂新中将崇高的理想和伟大的实践精神相结合,将叙事、写景、抒情、议论熔于一炉,慷慨激昂,表达了作者要继续革命的英雄气概。毛泽东慨叹往事如昨,为井冈山的巨变而欢欣鼓舞,表达继续攻坚克难的凌云壮志。通篇诗情澎湃,格调清新,气势磅礴,意境深远。

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一九六五年五月)


久有凌云志,

重上井冈山。

千里来寻故地,

旧貌变新颜。

到处莺歌燕舞,

更有潺潺流水,

高路入云端。

过了黄洋界,

险处不须看。


风雷动,

旌旗奋,

是人寰。

三十八年过去,

弹指一挥间。

可上九天揽月,

可下五洋捉鳖,

谈笑凯歌还。

世上无难事,

只要肯登攀。

歌曲:《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演出:中央乐团

  《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于1976年元旦发表,而《念奴娇·井冈山》在他生前没有发表(1986年方首次公开发表),说明诗人对前者更为满意。两篇参照研读,益见其心潮逐浪,有风雷磅礴,真力弥漫的气概。

  十四、《念奴娇·井冈山》

  这是毛泽东创作的第三篇以“井冈山”为题的诗词。在官方迄今已公开的六十七首毛泽东古体诗词作品中,连续三篇以同一个地名为题,这是绝无仅有的。由此可见,井冈山在毛泽东心中、在中国革命史中的地位之重。

念奴娇·井冈山》

(一九六五年五月)


参天万木,

千百里,

飞上南天奇岳。

故地重来何所见,

多了楼台亭阁。

五井碑前,

黄洋界上,

车子飞如跃。

江山如画,

古代曾云海绿。


弹指三十八年,

人间变了,

似天渊翻覆。

犹记当时烽火里,

九死一生如昨。

独有豪情,

天际悬明月,

风雷磅礴。

一声鸡唱,

万怪烟消云落。

朗诵:《念奴娇·井冈山》

朗诵、制作:无疆行者

  十五、《七律·洪都》

1965年,毛泽东巡视大江南北,12月24日,即在他73岁诞辰的前两天,由杭州来到南昌,下榻在赣江边的一座宾馆里。洪都,旧南昌府的别称,因隋、唐、宋三代曾以南昌为洪州治所而得名,即今南昌市。南昌不仅为古今东南都会,有滕王阁等著名胜景,南昌又是革命的发祥地,诗人怀着重上井冈山的豪情,巡视“八一”起义、中国工农红军的诞生的圣地,自然而然联想起历史上祖逖击楫、立誓报国的典故,写下了《七律·洪都》。

  这首诗抒怀明志。借典咏史,对长期的革命战斗生活作了高度的艺术概括,抒发了诗人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报效祖国、改造社会的豪情壮志,同时歌颂新中国欣欣向荣的伟大事业,寄托对祖国未来的殷殷期望。诗人以含蓄手法揭示主题,内涵丰富,寄慨遥深,富有象征意义。诗的风格具有作者青壮年时期诗词那种豪气张扬、气势雄浑的一贯特点,意蕴深长,格调高昂,表现了他在艰辛探索中急切进取的伟大政治家情怀。 这首诗1994年12月26日与《虞美人·枕上》一起首次公开发表。毛泽东专门以省会城市命题的诗词,只有《沁园春·长沙》和《七律·洪都》两首,南昌有幸获此殊荣。

七律·洪都

(一九六五年)


到得洪都又一年,

祖生击楫至今传。

闻鸡久听南天雨,

立马曾挥北地鞭。


鬓雪飞来成废料,

彩云长在有新天。

年年后浪推前浪,

江草江花处处鲜。

朗诵:《七律·洪都》

朗诵者:冬夏青

延伸阅读(一):

《诗人毛泽东的江西情缘》

文/汪建新


毛泽东是近代以来中国伟大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是领导中国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一代伟人。他的人生经历波澜壮阔,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在成就千秋伟业的同时,尽显了独领风骚的卓越诗才。

江西,是一片红色热土。安源是中国工人运动的摇篮,南昌是人民军队的摇篮,井冈山是中国革命的摇篮,瑞金是人民共和国的摇篮。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期,江西这块红土地都留下了他艰难探索的奋斗足迹,见证了他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可谓是“踏遍青山人未老”“无限风光在险峰”。

毛泽东在江西一共创作了13首作品:《西江月·秋收起义》《西江月·井冈山》《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菩萨蛮·大柏地》《清平乐·会昌》《七律·登庐山》《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念奴娇·井冈山》《七律·洪都》。《七律二首·送瘟神》写于北京,但却是为江西省余江县消灭血吸虫病的事情而写的。

毛泽东江西诗作的主要内容

毛泽东的15首江西诗作,每一首都有特定的时间地点和创作缘起,都有各自的具体内容。综合分析,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革命生涯的重大转变。毛泽东一生壮怀激烈,早在学生时代,毛泽东就“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既有“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仰天长问,又有“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浩然壮气。为了“改造中国与世界”,他从事过学生运动、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做过统战工作和宣传工作,大革命失败使他深刻地意识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没有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秋收起义是毛泽东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毛泽东开始领兵打仗,逐步成为一个军事统帅。而在江西的烽火岁月对实现这一转变产生了重大影响。《西江月·秋收起义》之前,毛泽东诗词也写得慷慨激昂,但抒发的是“书生意气”。此后毛泽东写了很多气吞山河的军旅诗词,旌旗、鼓角、炮声、行军、枪林、鏖战、弹洞等充满火药味的战争词汇频繁出现,正所谓“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

第二,武装割据的道路探索。“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最后夺取全国胜利”,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秋收起义失利后,毛泽东审时度势,毅然引兵井冈,把革命的重心转向反动势力相对薄弱的广大农村地区,建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实行“工农武装割据”。这是毛泽东的伟大创举,从此掀开了中国革命的崭新篇章。

毛泽东江西诗作中的八首军旅诗词,从创作的缘起,描述的对象,到表达的思想内容,都生动地记录了井冈山斗争和中央苏区时期波澜壮阔的战争风云,真切地反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红军和人民群众创造崭新历史的斗争风貌。如果再结合毛泽东在这前后的诗词创作,更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国共产党人艰难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的艰辛历程。

第三,人民战争的无穷力量。“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这句话体现了毛泽东建军思想的核心要义,劳苦大众是革命军队的阶级基础,党指挥枪是人民军队建设的根本原则。“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这是中国革命不可避免的社会根源,也是革命战争必然胜利的内在动力。他始终坚信“兵民是胜利之本”。

“十万工农下吉安”“百万工农齐踊跃”“唤起工农千百万”,毛泽东始终致力于动员千千万万的工农群众,构筑牢不可破的铜墙铁壁。“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风卷红旗过大关”“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天兵怒气冲霄汉”“枯木朽株齐努力”“横扫千军如卷席”,这些诗句生动形象地表现了根据地军民同仇敌忾,武装割据风起云涌,人民战争所向披靡的凛然气势,也表达了毛泽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坚定信念。

第四,克敌制胜的韬略智慧。中国革命的整体态势是敌强我弱,“毛主席用兵真如神”,长征组歌中的这一诗句,生动反映了毛泽东在战争指挥中挥洒自如、出神入化的高超艺术。毛泽东没有上过军校,34岁被迫上山打仗,纯属半路出家,他在战争中学习战争,边学边干,边干边学,成为高屋建瓴、多谋善断、出奇制胜的战略巨匠、兵法大师。

《西江月·井冈山》《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再现了黄洋界保卫战和前两次反“围剿”的战斗画面,堪称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经典战例。特别是两次反“围剿”,毛泽东灵活运用游击战术,诱敌深入,“打圈子”将敌人“肥的拖瘦,瘦的拖死”,抓住敌人弱点,巧妙利用“雾满龙冈千嶂暗”“白云山头云欲立,白云山下呼声急”的天时地利,把敌人打得人仰马翻。

第五,坎坷逆境的人格超越。武装割据的道路探索和坚持“城市中心论”的“左”倾路线存在严重分歧。毛泽东不断遭到排挤打压,他一生中经历的“三落三起”,集中在井冈山和中央苏区时期。《菩萨蛮·大柏地》和《清平乐·会昌》是毛泽东逆境人生的感怀之作。正如他对《清平乐·会昌》的自注所说:“一九三四年,形势危急,准备长征,心情又是郁闷的。这一首《清平乐》,如前面那首《菩萨蛮》一样,表露了同一的心情。”

毛泽东重返大柏地时,军权旁落,难免惆怅。他在会昌山时,“风景这边独好”的南线局面无法根本扭转第五次反“围剿”的败局,心情抑郁愤懣。但他把苦闷埋藏心底,将其升华为对根据地前途和红军命运的深深忧患,而且表现得极为含蓄深沉。“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踏遍青山人未老”“战士只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洋溢着乐观豁达的积极心态。

第六,心系苍生的为民情怀。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七律二首·送瘟神》反映新旧社会两重天的鲜明对比,写得情真意切,是直接关注民生问题的作品。毛泽东是诗人政治家、政治家诗人,总是忧患着人民的忧患,欢乐着人民的欢乐,把人民的疾苦放在心上,把人民的喜怒哀乐倾注笔端。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是毛泽东诗词感人肺腑、经久不衰的根本原因。

第一首诗描写旧中国瘟神猖獗,人民遭殃的悲惨景象。“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表达了对劳动人民命运的深切关怀和对旧社会的强烈不满。第二首诗描写新社会人民改天换地的壮举和瘟神被逐的可喜场面。“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热情歌颂伟大时代和英雄人民。两首诗浑然一体,既有理想又有现实,既有科学又有神话,以深沉博大的爱民思想和超凡脱俗的艺术魅力,给人以战胜瘟神、战胜邪恶的无穷力量。

第七,赣鄱大地的壮美景观。江西是一个好地方,“庐山天下悠、三清天下秀、龙虎天下绝”,充满诗情画意。《论语》云:“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毛泽东“踏遍青山人未老”,具有强烈而深沉的山水情怀。“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赣水那边红一角”“万木霜天红烂漫”,江西不仅为毛泽东开展武装割据提供了阵地,“风景这边独好”也激发了他的浪漫情怀和创作灵感。

“江山如画。”江西既有“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的厚重,又有“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的巨变;既有“赣水苍茫”“关山阵阵苍”的浩渺,又有“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的巍峨;既有“参天万木,千百里”的绵延不绝,又有“春风杨柳万千条”“江草江花处处鲜”的分外妖娆;既有“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的佳境,又有“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的胜景。

第八,深厚绵长的井冈情结。罗霄山脉中段的井冈山,原本名不见经传,毛泽东建立井冈山根据地之后,才变得赫赫有名。井冈山斗争时期仅两年零四个月,可他对井冈山却情有独钟。井冈山是毛泽东探索革命道路的起点,是他锤炼军事才能的熔炉,是他成为马背诗人的开端。他对井冈山一直念念不忘,愈到往年愈是魂牵梦绕,所以才会有“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的壮美诗篇。

毛泽东为井冈山倾情创作了《西江月·井冈山》《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念奴娇·井冈山》,都以“井冈山”为题,都提到了“黄洋界”。“黄洋界上炮声隆”“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黄洋界上,车子飞如跃。”毛泽东专门为一个地方连续写下三首诗词,这种情况绝无仅有,足见井冈山在他心目中的分量之重、感悟之深、情结之浓。

毛泽东江西诗作的艺术特色

在谈到毛泽东诗词的艺术特点时,姚雪垠曾精辟地指出:“他不是为写诗而写诗,而是由他在长期革命斗争的大风大浪中培养成的革命乐观主义与革命英雄主义的伟大人格,以及蓄积于胸中的革命激情,喷发而为诗,加上他对诗词艺术有深厚修养兼有天赋的个人才华,所以能写出光辉夺目的诗词。”

气势恢宏,意境高远,想象丰富,寓意深刻,给人以壮美的感受,这是人们对毛泽东诗词的共同评价。毛泽东的江西诗作不是他的全部作品,不可能涵盖毛泽东诗词的所有题材和所有类型,但清晰地呈现了毛泽东诗词的主要特色,令人回味无穷。

第一,反映了激情出诗的艺术规律。毛泽东的诗词创作有三个高峰期:分别是井冈山斗争和中央苏区时期,长征时期,50年代末至“文革”之前的时期。这三个阶段,要么他历经坎坷、心潮激荡;要么形势严峻、环境复杂、斗争激烈。正是这一切激发了他的表达欲望和创作激情,这正好与“不平则鸣”的诗词创作规律相吻合,而他的江西诗作集中在第一和第三个高峰期。

第二,体现了诗以言志的创作原则。“诗言志”是古典诗词的优良传统,也是毛泽东的创作指南,江西诗作抒发了“改造中国与世界”的宏图大志。“更加众志成城”是革命战争势如破竹的深层原因,“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是重整河山、造福人民的崇高追求,“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是矢志不渝的诗意表达,“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豪迈誓言。

第三,表现了现实浪漫的卓越诗才。毛泽东诗词蕴含着充满激情的理性,具有鲜明的现实主义特征。他对中国国情有深刻认识,对历史事件有真实记录,对沧桑巨变有客观描绘,堪称史诗。毛泽东诗词也蕴含着充满理性的激情,把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结合得浑然天成。“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想象奇绝;“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超凡脱俗;“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豪气冲天。

第四,表达着丰富多彩的强烈情感。陆机《文赋》云:“诗缘情而绮靡。”毛泽东江西诗做表达了舒快和郁闷相互交织的丰富情感。他既有“报道敌军宵遁”“前头捉了张辉瓒”“横扫千军如卷席”的舒快;又有“谁持彩练当空舞“”风景这边独好”的郁闷;既有“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痛苦,又有“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的畅快;既有“绿水青山枉自多,华陀无奈小虫何”的惆怅,又有“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的喜悦。

第五,展示了军旅诗词的艺术成就。相比较而言,毛泽东战争年代写的诗词比和平时期的作品写得更好,艺术成就也更高。从《西江月·秋收起义》到《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他的作品大都属于战争题材,而江西诗作中的几首军旅诗词是他成功转型的重要标志,是武装割据的真实写照,展示他驾驭战争的雄才大略和马背吟诗的精湛技艺。

第六,呈现了奋斗人生的壮丽画卷。白居易说过:“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毛泽东在江西的几年时间,是他艰难探索中国革命道路和发展模式的重要阶段,有开天辟地的壮举,有星火燎原的气势,有克敌制胜的辉煌,由屡屡受挫的坎坷,有登高望远的豪迈,有乱云飞渡的从容,有故地重游的沉思。毛泽东的江西诗作艺术地记录了他在江西红土地上的奋斗足迹和心路历程,波澜壮阔,异彩纷呈。

  第七,表现了应对挑战的从容气度。毛泽东是湖南人,具有“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不怕死、了得难”的鲜明个性。他说过:“在我身上有些虎气,是为主,也有些猴气,是为次。”桀傲不驯的“虎气”是他性格的主旋律。毛泽东的一生波澜壮阔,从来不怕压,不信邪,敢于直面任何挑战,始终刚毅稳健,临危不惧,“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面对“敌军围困万千重”“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的严峻局势,毛泽东“我自岿然不动”,气定神闲。面对“赣江风雪迷漫处”的重重困难,他“雪里行军情更迫”,乐观豪迈。新中国成立后,面对国际国内的复杂局面,他“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始终表现出一个伟大政治家的从容气度。

延伸阅读(二):

《毛泽东诗词》中最早出现的江西元素


关于毛泽东诗词中最早出现的江西元素,有人认为,亦可上溯到诗人创作于1927年春的《菩萨蛮·黄鹤楼》中的“茫茫九派”一语。 据公木先生《毛泽东诗词鉴赏》(长春出版社2001年9月第1版)中关于该篇的“题解”和“笺注”: ……毛泽东此词,作于1927年春,时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四·一二”政变前夕。是年1月,武汉建立了革命政府,革命群众从帝国主义手里收回了汉口九江的租界……

  【茫茫九派流中国】……九派,即九江。《书·禹贡》:荆州,“九江孔殷。”九江或九派指的什么,众说纷纭。最通常的解释,以为水的支流叫派,相传长江在湖北江西一带,分为九个支派,称九派,也叫九道、九路。《禹贡》孔安国传:“江于此州界分为九道。”刘安《淮南子》:“禹凿江而通九路。”郭景纯《江赋》:“流九派乎浔阳。”《禹贡》孔颖达疏:“九江谓大江分而为九,犹大河分为九河。”又引张僧鉴《浔阳记》:“九江,一曰乌江,二曰蚌江,三曰乌白江,四曰嘉靡江,五曰畎江,六曰源江,七曰廪江,八月提江,九曰箘江。”陆德明《释文》引《浔阳地记》,廪江作累江,余并同。陆又引张须元《缘江图》:“一曰三里江,二曰五州江,三月嘉靡江,四曰乌土江,五月白蚌江,六曰白乌江,七月箘江,八曰沙提江,九曰廪江。九江参差,随水长短,或百里,或五十里,始于鄂陵,终于江口,会于桑落洲。”而司马迁《史记·河渠书》说:“余南登庐山,观禹疏九江。”《汉书·地理志》九江郡注:“应劭曰:江自庐江浔阳分为九。”是江分九派,起于浔阳,抑终于浔阳,以及九江之名称与地势,从来即无定说。因此程大昌《禹贡论》说:“江本无九,九江即浔阳之大江,古人命物以数,不必以数相应。”是有部分道理的。另外,汉刘歆以为九江乃“湖汉九水,入彭蠡泽也。”宋蔡沈以为九江“即今之洞庭也”。《太平寰宇·浔阳记》又以为:“九江在浔阳,去州五里,名曰白马江,是大禹所疏,会于桑落州,上下三百余里合流,昔秦皇、汉武,并登庐山,以望九江也。”异说甚多,都很牵强。毛泽东此词说:“茫茫九派流中国”,又于《登庐山》诗曰:“云横九派浮黄鹤”,两句参读,毛泽东诗词中所说的九派,应是通常义。

  公木先生的考据和结论是完全正确的。尽管九江1927年1月在全国率先收回英租界是历史事实,有关文献“九派”释文中的“九江”、“浔阳”、“庐山”、“彭蠡泽”、“桑落洲”等等也均是江西省九江的地名,但毛泽东此词中的“九派”(即九江)是通常义,并非狭义地专指江西九江。

所以,已发表的毛泽东诗词中最早的江西元素,应数同年9月中旬创作的《西江月·秋收暴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