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老古稀之年百病缠身,最近他深感自己已步入暮景残光时刻,来日不多了。这位老八路临终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和自己的好友穆莎由夫见一面,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否则他是死不瞑目的。

这两人是老搭档,二十多年前曾同在南疆一个县工作,马老是县委书记,穆莎由夫任县长。他们长期耳濡目染,亲如手足,最终结成纯洁、真挚的友谊。可是,不久上级纪检委发现,穆莎由夫严重超生,并建议严肃处理。马老犯难了,一边是友情,一边是党纪,这该怎么办?他痛苦的思索、掂量了好久,最后还是选择后者。

经县委常委讨论,报上级批准,撤销穆莎由夫党内外一切职务,安排他到县林业局一个林场任场长。这个处分执行后,穆莎由夫沮丧、愤怒极了,他把满腔怒火全发泄到马老身上,怨他顶不住纪委的压力,恨他在关键时候不能挺身而出保护自己。穆莎由夫痛彻心扉,下决心和马老决裂,并扬言马老不是自己的朋友,是他的仇人。

马老性格有点怪异,对有些人像躲避瘟疫一样。离得越远越好,一辈子都不想见一面;对有些人却像亲兄弟,日夜思念着,一刻都不愿意离开。其实这是人类的通病。穆莎由夫是自己的挚友,现在却反目为仇,他心里真如刀割,痛苦极了。马老经常觉得,这不和谐的音符是那么嘈杂刺耳,有时撞击得他不寒而栗。他多想和穆莎由夫重归于好,恢复往日那种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其乐融融的日子啊。马老曾托人劝好友,要心悦诚服的接受处分,不要怨天忧人,可无济于事。多少年来,两人一见面,仍然是一个笑脸相迎,一个却怒目而视。尽管这样,马老毫不气馁,仍不断的在想方设法化解这个矛盾。

马老经常打电话想问候好友,可对方一听是他的声音,就气呼呼地摔掉话筒,任凭电话铃声在急促的响着。日常碰见好友,马老总是主动招呼,嘘寒问暖,可对方却扭过头,还恶狠狠地吐了口唾沫。每逢穆斯林传统节日,马老一家人都要给好友拜年,可对方听到消息后,却锁上大门到亲戚家躲避。

好友工资降了,子女又多,妻子经常患病,生活十分困窘,马老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托人送钱送物,可却被对方拒之门外。有一次,穆莎由夫病重住院,马老带着礼品去探视,他站在病榻前问这问那,好友转过身就是不予理睬。马老苦口婆心地劝说、解释、宣传计划生育这个国策。过了好长时间,马老惊奇地发现,好友虽一声不吭,却掩面哭泣着。临别时,马老把礼品放在茶几上,好友也没有表示拒收......。

马老发现好友开始自省,便趁热打铁。不久,穆莎由夫托人质问马老,说有些人把多少原则都丢了,不是照样升迁?为什么对知己朋友那么无情、苛刻?难道不能通融一下?马老毫不妥协地回应着说,人家不讲原则,那是人家的事,我不能学那种只讲感情、不讲原则的歪风邪气。我在位一天,就要讲一天原则。原则和感情,原则是第一位的,感情要服从原则。感情归感情,友谊归友谊,但不能代替党纪国法。马老说,如果我当时包庇了好友,那不只害了他,也害了自己,更重要的是还害了一大批干部。原则就是党纪国法。在原则面前不能讲人情,不能徇私枉法,不能当和事佬,否则就是害人害己,误导全局,遗患无穷。

马老这番话传给穆莎由夫,这对他触动很大,态度似乎好转些了,再不那么固执了。……二十多年过去了,两人早就离退休了,也都开始和死神作垂死斗争了。穆莎由夫同样也在煎熬着,他常常扪心自问,马老和自己往日无仇、今日无恨,他究竟是为什么呢?还不是在纠正自己的错误,还不是在挽救自己,还不是在坚持原则。人心都是肉长的,穆莎由夫的心就是块冰冷的石头,也该被马老捂得热乎乎的了。

这对挚友都想释去前嫌,重修旧好,握手言欢。马老也知道穆莎由夫已心悦诚服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还想来乌鲁木齐看望马老。后来因穆莎由夫病重,他便委托正在首府上大学的四女儿阿娜尔汗,专程到医院探望马老。阿娜尔汗在病房握住马老的手深情地说,我爸爸说他错了,马伯伯,你是完全正确的。马老,我自己也认识到,在处理重大问题时,如果丢掉原则,出卖原则,拿原则做交易,其实那是最大的腐败行为。阿娜尔汗这番话,像股暖流顿时涌遍马老全身,他看到希望了。

阿娜尔汗思忖着,怎么才能让这两位好朋友、两位古稀老人见面?马老长期卧床不起,父亲又远在叶尔羌河畔,目前体弱多病。阿娜尔汗心急如焚。就在她苦苦寻找妥善办法时,有天中午,弟弟打来电话,说父亲执意要来首府看望马老,还说他就是爬也要爬来和老友诉说衷肠。阿娜尔汗把这消息告诉马老后,老人激动的热泪盈眶,从此他就日夜盼望着。

马老盼呀盼呀,几乎到了望眼欲穿的地步……突然有一天上午,病房过道,有人大声喊着,马老!马老!马兴平!马兴平!马书记!马书记!你在哪儿?……马老随即作出回应:穆莎由夫!穆莎由夫!穆县长!穆县长!穆主任!穆主任!(穆莎由夫后来任县人大副主任)穆主任!你这老小子,我在这儿!快进来呀,快进来。随着洁白的门帘一挑,穆莎由夫进来了……两人相视、愣怔、拥抱、热泪盈眶……接着是双方昏厥,医护人员抢救……。

院方安排两人同住一病房,他们是同龄人,同一级别,又是同胞兄弟,一对挚友边治疗边闲聊,似乎要把二十多年没说过的话补回来……。一个星期后,奇迹出现了,两人的病情大为好转,俩兄弟竟能肩并肩的散步了。(写于2008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