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求财,取之有道。

文人求名,取之有形。

人生有魂,一生塑造。

自古所敬,爱国情操。


健康幸福使者

2019年12月16日于东阿


注:

今天浏览百度新闻,看到一篇有关评说莫言的诺贝尔文学奖和“打油诗”的文章,其下评论不少,褒贬不一,争论热闹,为此,也写几句。


人生在世需要财的支持,求财的方式方法很多,但,君子求财,符合道义,反之,不符合道义之才,君子不为。


自古文人重视名誉,甚至超过生命,纵观历史,作为名人的载体,是具体有形的能够流芳百世的好作品。


人一生总有支撑自身坚持生存下去的精神灵魂,这个灵魂是不断随着生存环境变化不断受到塑造的过程,涉及问什么生,为什么活,怎样生活等问题。也许有人说,从来没考虑这些问题,活的很好,但潜意识里也许不为自己活,而内心深处是为了孝敬父母,为了妻子和儿女而活。


自古文人名将,达官巨贾,受到代代传颂敬仰之人,相当部分与他们的爱国情操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