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绝大多数人一样,二个月前的我也从没有想过会去登雪山,因为一说起“登雪山”,总觉得是登山家探险家干的事。

但如果耐心看了这篇大峰冲顶记,你会知道,只要身体健康热爱运动喜欢挑战,完成登山并成功冲顶就不是梦。

  参加登山活动需在海子沟户外中心填写承诺书并签字摁手印。门票上印有本人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一切办理妥当之后,算是真正的出发了。

  沐浴着冬日的阳光明媚、享受着蓝天白云,沿着河沟的半山腰轻松行走在高山草甸和灌木林,仿佛悠然世外。

  队友“偷拍”我徒步肯影。

   约三个小时就到了海拔3750米的打尖包,这里既是休息站,也是由易到难的分界点,之后的路开始变得异常的难走,几乎是全程向上的路,不到7公里的路程却要爬升近700米,本就不平的山路被马蹄踩出了数不尽的深坑,时不时还得给马儿让路,这一路问得最多的是“还有好久到大峰二峰分道的地方?”(生怕自己走错了路),几乎要崩溃的时候,一个小姑娘问我年龄后,对我竖起大拇指:“大叔,你真牛!”她哪里知道她这句话几乎成了我当时的“救命稻草”,在这句话的鼓励下,很快就来到一个交叉口,大峰向左、二峰向右,对,就这么简单。

   终于到达今天目的地海拔4379米的大峰大本营,站在营地一块大石头上遥望那些正在努力向营地发起最后冲击的登山人。

  在这个外面结满冰的石板房里7个人睡一个通铺(据说深夜最低达到零下15℃),这种经历对我而言是第一次,但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次,实事求是的说这一晚我始终是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熬到凌晨3点过,队友南一句“3点了、起床”,黑夜中那可怕的沉默终于被打破了。这时才发现,我的头痛得像要爆炸了一样,我知道,这是因为睡得太久导致的高反(说好的我不会高反的,居然还是高反了),一个人趴在睡袋上,用手挤压着太阳穴,也不敢把“头疼”的状况告诉领队(担心她会劝阻我放弃冲顶)。

  胡乱地喝了点热乎乎的稀饭和我还吃得惯的馒头和饼子,凌晨4:26,在这风高夜黑中向大峰进发。 吹着凛冽的寒风专注着登山,分不清是忘记了所谓高反引起的头疼还是头疼和高反被更加厉害的寒风吹跑了。

看着一个又一个放弃冲顶后撤的队员、看着山头仿佛遥不可及、时不时晃动着的头灯,我萌生了回撤的念头,我几次问自己:“四个火、跑来登啥子山嘛,周末不晓得呆在家里享受咖啡美酒,你这是典型的‘No zuo no die’”。但最终我给自己找了个不放弃、坚持继续冲顶的理由居然是“这次冲顶成功后,再也不来登这个狗屁的山”。

心里念叨着这个“狗屁理由”,总算到达这个应该称之为冲顶最后的一个休息点吧,望着还有约百米的大峰峰顶,稍作停留后,8人相约一起出发向大峰发起最后的冲击,我开始走得慢、在队伍后半段,但最后我居然几乎没歇一口气,一鼓作气的第一个冲上了顶峰,时间定格在7:36,终于成功的站在5025米的大峰山顶,看着远方的云海、彩霞、山峰,心中的那份豪迈真的是无以言表,我默默地念叨:感谢大峰接纳了我!

站在大峰山顶,幺女峰、三峰和二峰近在咫尺,我居然问向导,大峰呢?向导幽默地说“大峰在哪儿,我也不晓得”。

  感谢这一对登山杖,有了她,我有如神助,就是在登大峰山顶那一段险恶的路段我都没有借助旁边的铁索而成功登顶。

  从山顶原路返回大本营途中,惊叹这一路的美景,不顾寒冷,一路走一路拍;惊叹这一路的险峻,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在这黑夜中靠着头灯那微弱的光源居然爬了上去,这一路的美景值得再去,至于登不登顶,倒是真的不是很重要。

  过了垭口以后,就行走在积雪较少的鬼斧神工般的山石上面,一路一回头的欣赏美景!

  这个登山者看见你我在拍她,非常的配合,谢谢啦!

  一个人走在返程途中,回想着出发时的愉悦和一路的辛劳,想着为什么要来登山,是因为“山就在那里”还是因为“登上山顶就是看看山顶的石头”……我真不知道。

但我知道诗和远方并不在心里,而是在路上,努力去实现去挑战一个又一个小目标就是诗和远方。

  14:30左右,我们回到四姑娘山镇,回到“人间”,由于堵车,到德阳都21:00了,感谢队友南的盛情宴请,喝着小酒吃着美食,聊着一路趣事,愉快结束了这次大峰之行。

  这次大峰之行,感谢领队焚风,这个像风一样的女汉子,她把我们没有考虑到的都帮我们考虑到,没睡袋、没关系,她那里有备用的,没墨镜,她那里有备用的(她这次还送了我一副男士墨镜)……她给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双几乎是专业的登山冰爪,并给我们调试好,在登山垭口,我明明已经学会怎么穿这个登山冰爪的,却始终穿不上去,感谢向导张幺哥耐心仔细地帮我把冰爪穿好;感谢南、白、怡宝,是你们给我带来了好运。

  是的,没错,这张照片上的小姐姐就是焚风(微信号fen-feng_Iove)喜欢户外的可以@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