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伴卧榻母亲的那些年月

                          ( 一 )

                       接母亲回家

  千里迎回思榻母,日来馈孝育儿恩

     2001年,初夏,六月下旬的某一天清晨,由西安发往烟台的火车缓缓驶入开封车站。列车上一阵骚动,要下车的旅客们个个显露出欣喜的样子,站起来伸一伸他们疲惫的腰杆,打着哈气说,“到家啦!”也有人敞开大声地说,“终于到家啦!”连绵不断的赞叹声就好象常年在外漂泊的游子见到自己母亲发出的呼喊。“妈,我们回来了,回到家了!”


    人们在慌乱中打理着自己的行囊,有的踮起脚尖摘取行李架上用麻绳捆绑的尿素包装袋子,有的从床铺最底层下面拉出来自己很大的皮箱。有的在叫,有的在喊,还真有在这关键时刻有人硬要挤着去厕所解决内急,把一个刚才还是好端端的车厢内瞬间给搅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人人慌乱不堪。


    列车终于停下来了,看到窗外很熟悉的面孔,心中有一股暖流油然而生。拥挤的人们朝着下车门涌去,把整个过道塞得满满的,我们只能依次排列在后等待出门下车。突然间,有一个宽厚的大嗓门喊到,请大家让路,让坐轮椅的老太太先下车吧!就在此时,狭窄甬道里拥挤的人们如同接到宣读的圣旨,急忙退步到一侧的卧铺间,立马腾挪出来一条宽敞的通道。当我刚刚还在犹豫的时候,突然间恍然大悟,这是家乡的人们把尊敬长辈的礼仪送给了我们。此时刻感觉到了温暖的我显得有点激动,用颤抖的语言回敬给大家说,谢谢,谢谢你们。


    我和前来车站迎接我们母亲回家的大哥把坐在轮椅中的母亲从列车上抬了下来。母亲是和我在西安的继父也是我的大伯生活在一起的。在他们那里也有两个孩子,可他们俩却是我的亲手足,在家中排行老二的亲姐姐(与排行老三的姐姐是一对双胞胎)和排行老四亲哥哥。


    八十岁的母亲那年晚春患上脑血栓,经过住院治疗遗留下左侧偏瘫,不能够独立行走。在她住院期间的每周五晚上我都会从开封坐上火车赶往西安,一大清早下了火车就直奔医院去照看病中母亲。周日下午再乘火车返回开封,星期一不能影响我给孩子们上课。就这样,一个多月以后,母亲出院了回到和平门外的陕西省地质局家属院的家。


    我的继父(大伯)也患同样的疾病经医治之后卧床在家中。如果让两位病榻老人都在西安生活,可以想象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为了能够更好的解决他们生活和我的工作的问题我决定把母亲接回开封赡养。我的继父(大伯)由我在西安工作,生活的大姐和二哥照看。


    回来那日的阳光尤其显得格外亲切,温柔,温暖,温馨。我想到母亲恐怕日后再走开封车站难以成行啦,还不如我们就多推几步也好让母亲再多看看这一座生她养她的城市,也好让她的记忆在这次穿越中得以苏醒。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大路中间矗立着民国时期很醒目的建筑,这是冯玉祥将军主豫政时所建的国民革命军阵亡烈士纪念塔,纪念那些为国民革命而献身的英雄儿女们。


    往前左侧就是两层高,枣红色的欧式建筑的风格,南关百货大楼。每逢夜晚这里灯火闪烁,熙熙攘攘,在那个物资匮乏的时代是人们最常光顾的地方。儿时的我要徒步跋涉很远很远才能够到这里,当然是我舍不得花上几分钱就能乘坐很洋洋的公交车。一旦走进该大楼,就犹如行走在九霄云外的人间天堂。


    不远处既是国宝开封城墙,它告诉我们昔日开封的辉煌。东京汴梁城曾经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吸引八方来贺。母亲听到我们讲给她那些往日的故事,微微点点头,表示她的知足。我很幸福,我终于感到自己有机会真正地做了一次博物馆里面的讲解员。让我深情细微地给我心中最敬爱的人一一母亲做了一次最温馨地讲解,那时的我心中有一种涌动的喜悦,满足与快乐。


    一路上,东指指,西看看,大家都充满着喜悦。能够让我的母亲因为有我而得到幸福,这是我一生一直都想要努力做到的,这也是我唯一的信念,因为我是她的儿子 !

相伴病榻母亲的那些年月

( 二 )

我的生父 养父 继父

幼逢颠坎行艰路,汗水淋漓早养家

我的生父葛树声是一位黄埔军校走出来的学生,在1954年我出生以后不久离家入监,接受思想再教育。并于1975年全国最后一批(第七批)战犯大赦时回到老家河南西华县葛庄生活。1978年末病故,葬于原籍。


若干年后于1984年元月我的爷爷葛冠民(葛天榜),在杨保森编纂的《西北军人物志》一书中,1926年曾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冯玉祥)总部任处长的他也葬于我生父的茔冢旁。


我的养父就是我的大伯葛树萱,他是一位早期毕业于北京大学的一位地质研究人员,高级工程师,受国家级特别待遇,初期生活在北京,后来因地质勘探工作的需要,举家搬到西安。


自从我的生父离家入狱,留下来母亲和我们这兄妹六个孩子的生活就没有了着落,陷入了囧地。我的大伯(养父)毅然决然地从我们的身边接走了我七岁的大姐(大姐和二姐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和我五岁的二哥,因为那时的我还在襁褓之中的原因,仍然留在了我母亲身边吮吸乳汁。大伯(养父)身边并无子女,他也就主动承担起赡养我们生活的责任,供给我母亲能够得到照看我们过活的最基本的费用。这就使得我们身陷极度困境的生活得以扭转,生命得以继续维持下去。


我的继父也是我的大伯葛树萱。他在我们遭遇最困难的时候带走养育我的大姐和二哥,还要提供给我们一家人的生活费用由每个月二十元后来逐渐增加到了三十元人民币,这在当时是完全可以应付我们一家五口人日常生活的支出。所以我大伯是我们这一家七口人的供养者,是他给我们铺垫了一条生存下去的道路。


娘在家就在,就会有爱在!

在我十五岁那年,为了母亲和我的生存我不得不浪迹社会,离开了我嬉戏的中学,去寻找能够给养家庭的生路。而当别人家的孩子还沉浸在欢声笑语的读书年代时,而此时的我却恍惚跃过了人这一生最为骄傲的光华灿烂的年代,它瞬间戛然而止悄无声息地从我身边突然间闪过,仅仅给我留下来一点点儿残存的记忆。


因为在那个时期我必须用我的两只肩膀挑起养家生活的重担。我别无选择,也只能在每天顶风冒雨风中到处奔波去寻找养家糊口的零钱。然而我却义无反顾,依然怀着自信日日夜夜在大街小巷穿梭帮人做工,每当我把挣到不多的钱交到母亲手里时,我就可以看到母亲那堆积的愁绪立刻绽放出那人间最美丽的笑容,豪无疲倦的我心中就会荡漾着满足和惬意。我立马就会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真正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可那时我才年仅十五岁呀。


在那个动荡未安的年代里,我的两个十五岁的二姐和三姐先后都被卷进了上山下乡那势不可挡的洪流,散落在遥远贫瘠的河南南部地区的农村田间地头,抡起镢头整修地球去了。


在我十四岁那年,我曾经单枪匹马脚踏旷野涉河,时不时地遇到村村寨寨里朝着我狂吠的狗犬,面对恫吓的我却依然决然地继续踏征前往,探望了乡下泪流满面的姐姐。


姐姐流着泪地端出来一簸箩煮熟的白薯放在我眼前未曾油漆的小方矮桌子上提供给我的午餐。难为其难地说,吃吧弟弟,这是我们这里天天吃的东西了,没有别的。看看小桌子上的白薯,看看才十六岁的姐姐身处的苦境,我怎能吃得下。一只颤抖的手久久地拿着一块白薯放不到嘴里,一只手不停地擦拭着扑哧,扑哧夺眶而出的眼泪。


另外一个不相识的姐姐搬一个小板凳过来,放在小桌边让我坐下。姐姐那屋子里所有的女学姐一起围拢过来等待着我开口,她们都想听到她们的父母是不是也让我给她们带来了的口信。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九八八年仲夏,我怀揣着殷切的希望携着我的妻子,女儿以及我的三姐和她的女儿搭乘拥挤不堪的列车奔赴西安做亲人相见,疏通了我们亲兄弟和姐妹的原脂血脉。


几年后,我的伯母(养母)去逝,我大伯(养父)生活很难自理,身边需要亲人照料日常生活。于是一九九六年我母亲和大伯(养父)办理了结婚手续,以便他们能够更好地携手享受晚霞普照的生活。

相伴病榻母亲的那些年月

( 三 )

温 暖 的 家

寒冻儿依娘体暖, 今立母踏尽孝沿

为了纪念母亲与养(继)父的恩情,在一九九八年我家在开发区金康苑装修新房子时,我特意为父母装了一间很适于他们居住的“行宫🏠 ”。并在他们卧室门头的玻璃上用浑厚有力的隶书刻下了 “慈恩” 两个深情的大字,以表达我对他们养育之恩的衷心感谢。由于我这里的环境优美,绿郁葱葱,条件设施完善,冬暖夏凉。所以我肯请他们能够把我这里当做他们未来的“行宫”。更是因为母亲那颗积淀在心中已久的愿望,“将来我老了,我就跟着你这个老疙瘩儿子!”


母亲今天回来了,回到了她的小儿子特意为她建造的“行宫”。时间的流逝终于让她的预言走近了现实。我为母亲的回归而感欣慰,因为这样我就有机会来回馈她所给予过我的爱。我是一个受人滴水之恩也会回报于喷泉的人。所以我要倾注我所有的爱回报给我的母亲,我也决不辜负母亲那颗想要跟着我的愿望,因为我是她的儿子!我要让她生的一个好儿子胜似一百个 ! 一千个!乃至一万个!


亲人只有在相聚的时光里才能够积存更多,更美好的回忆。我知道我现在细心照看母亲所做的一切都是非常美好的,难以忘怀的,都是在续写人间美丽的母子之爱的故事。


母亲的回归引来众多亲戚朋友源源不断地前来探视,一时间让我们家充满了欢声笑语。我怀着真诚的心力邀客人能够留下来与母亲和我们共进午餐或者晚餐,以此获取亲情的快乐。我把这件事看得很重,只因对于年迈缠疾的人来说机会不能错过,一旦流失一切都将无法挽回。


肯请每一位懂得珍惜的人们在那有爱的时光里再相聚。

所以亲人们源源不断地来我家探视我的家母恰似节日莅临门。我每天都要积极去采购一些新鲜的蔬菜,水果轮番调整饭菜的花色品种,以便让母亲和亲人们能在我这里能够享用到儿受母亲熏染的厨艺。


母亲刚回来时坐在轮椅上还勉强能够慢慢地自食,在和我们打麻将的时候左侧稍稍偏出一点儿就看不到。尽管母亲行动难于完全自理,眼光存在盲点,需要亲人的日常照顾,但是我仍然能够感受到和母亲在一起时的那种幸福是天底下任何快乐都是无法比拟的。


那时我的工作是在开封市第九中学任外语教师。家与我工作的地方之间距离大约有十公里远。自行车在那个时候是我唯一的交通工具,路上耗时至少四十分钟。恰好在经过劳动路的途中的北侧有一个家政服务介绍处,找到一位照顾我母亲的人并非难事。

相伴病榻母亲的那些年月

( 四 )

聚焦显微镜下的亲情

把真诚的爱奉献于病榻的母亲,没有一点点瑕疵,让我感受到了纯真的爱给予我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一段人来人往的时间过后,繁忙而快乐的生活渐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家政服务人员的使用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频繁调整给我的日常生活增添了许多麻烦,三天两头地要踏入家政服务公司的门坎儿,等待,接洽,商谈。


2000的那个时候,进城务工的人员犹如一股朝流涌进了城市的各个角落,以此解决了人们生活中缺少劳动力而囧困的需要,同时也协助社会走上快速发展的通道。


由于过去城乡的差别,那些刚进城的做家政的服务人员照料床榻病人时总显得畏手畏脚手的,不能够给予母亲满意的照料,况且我还需要给她们做一日三餐,这就给我的生活额外增加了不小的负担,我总感觉到在家中多一个人就会多出一个人很多的事儿。


经过一两年反复繁琐地调试家政服务人员以后,并没有获得一个称心的结果,于是我就决定由我一个人独自承担照看我的母亲。那么读者不仅会疑虑地问道到,你有你的工作,已经五十多岁的大老爷们了能够伺候好一位八十好几病榻在床的母亲吗?


我的回答是,“能,我一定能。这是因为我打小身上就长着贮存爱的皮囊,把从母亲那里收到的爱珍藏。我会怀揣一颗感恩的心,把我所收到的所有的母爱连本带利加倍回赠给我的母亲。只有母亲在身边才能感觉到人世间的温暖,我要做到她养了一个多好的儿子!”


从前我听到有人讲到这样一个故事。说有两位母亲到村外挑水。一位母亲含辛茹苦,花费了毕生的精力把自己的儿子送出了国门,很是风采。而另一位母亲的儿子在家务农。她们俩正在休息时,第二位母亲的孩子打柴回来,径直走过去挑起母亲的水桶就回家了,而留在后面的那位母亲眼睛里浸满了泪花。我就是那个打柴的人。


赡养父母是做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床前照料一位久病卧榻的老人就像是一束聚焦千万倍的显微镜能把他们身边的每一个人照得如此明肌透骨,它能够把每一个人的条条纹路灵魂在显微镜下面完全照射的清晰可见。赡养自己的父母是检验每一个子女的良心,也是我们对养育之恩的必然回馈。是爱,是厌,是近,是远,是温暖,是冰霜,每一个人都会在这支“爱”的数轴表上表现的一目了然。


民间一直流传着这样一条话语,“久病床前无孝子”。也就是说,在长期照料病榻之人的时候,日子久了很难有人能够一直扛下去这种辛苦的磨难。


可我不!在我这伺候卧榻母亲的那些日子里无论做什么都是快乐没有辛苦。只要心中有爱,酸甜苦辣都是乐!我独享了母亲病榻时送给我最后的三千六百五十二个日日夜夜,留给我那最温暖的,最美好的,最值得永远怀念的记忆。

相伴病榻母亲的那些年月

( 五 )

心中的歌儿唱给母亲

只要心中有爱,无论什么样的困难也犹如脚下一条不足半尺的小溪,抬脚就过去了。这是因为爱的力量具有一种超强大的魔力,它可以使山地崩裂,也可以让海水枯竭 !


在照看母亲的人员离开以后,我一边工作,一边精心伺候着卧榻难以站起来的母亲。每天我都重复着给母亲做饭,喂食,换洗尿布,按摩,我多么期盼着她能够早日站立起来,再一次能够行走在晨曦的花草丛中,享受阳光的照射。尽管生活很繁杂,但是我能亲身护理着母亲心中充满了是惬溢和快乐。 只是日子久了生活中各种事情难于预料。


那日中午下班,我心中牵挂着卧榻的母亲匆匆忙忙往家中赶路,当我打开房门的一刹那一股极其强烈的臭气味直冲着我的鼻子,几乎让我窒息。我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心理想一定是母亲的排泄物改变了这室内往日的清平。


极速走到母亲跟前,还是让我大惊,尽管进门时我已经预测到可能发生的事了,但是看到母亲的手上,被子上,衣服上布满了黄腾腾色着物时,一阵酸楚瞬间从我内心滑过。怎么办?怎么办?事到如今我好为难。


我定了定神,马上意识到这酸甜苦辣算什么呀,天大的困难都将会在爱的面前一一融化。事已至此何不开心处理呢。母亲没有错,由于她的大脑不能够完全支配自己,才导致该事情的紊乱。错就错在我事前没能够预测这一环节,我很自责,恨不得使劲敲打我自己的脑门子。


“妈,您又在考验您的儿子了” 我笑着对母亲说。

母亲因为有语言障碍只是心喜地看看我,微微点着头好像很快活。

“那我们就开始吧!”

我立马就把母亲身边所带有黄斑的衣服全部抛进洗衣间的大桶里面浸泡,然后抱起母亲,把她放在淋雨间的竹椅上,打开热水淋浴给她冲洗,打肥皂,洗头,洗身子,然后再抱回她睡的床上,当然床上用品需要完全调换一新,把母亲安顿之后,再去厨房给她做一碗鸡蛋面,一勺一勺地喂到母亲口中。接着紧急打理浸泡后的衣服和床单,一气呵成。我没有任何抱怨,享受着能为我母亲付出的那份劳累而积极地努力着,快乐着。


当然,整个过程的艰难度对很多人来讲是非常难于置信的,但是在我面前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那么简单,那么容易,那么快乐,那是因为有我对母亲的爱。母亲能够给予我如此待遇让我又一次经受住了最最复杂场面的考验,心中着实充满了快乐。那是因为她是我的母亲,我是她的儿子!


这时我看看时钟已经用时将近两个小时,离我下午上课的时间不远了。我突然间想起我还没有吃中午饭呢。我急忙去厨房扒出来一个馒头,加了点儿豆腐乳,撒上点儿辣椒面边吃边告知我母亲我要去上课了。路上我还在想到刚才那惊心动魄的场面,经过我鼎力的奋战,终于化险为夷,心中多快活。


下午放学回到家,我搬个凳子坐在母亲身边,此时我就会想起我小时候常常坐在南书店街外婆家门口的陆稿荐酱肉店那硕大的玻璃窗下,依偎在母亲的怀里聆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至今我都能够感觉到那时母亲的温暖依然在我的血液里徐徐流动。


“ 我们都有一个家…,兄弟姐妹都很多,景色也不错…,我们的大中国呀好大的一个家,我要永远伴随你,妈妈,祝福你,你永远活在儿心里,妈妈,祝福你,你永远,永远活在儿心理。”我用我最美好的歌词翻唱给妈妈听,我希望把那儿时场景再一次转换角色深情地续演。


突然间,一阵节奏很慢,但是很响的“掌”声响起。母亲显得很激动,她的眼角扑哧扑哧滚动着快乐的泪水,她是在用她唯一能够抬起的右手使劲地拍打着她自己的肚皮发出的巨大撞击声。我的心被这突如其来的画面燃烧了,瞬间觉得有一股热泉从我的脚下直冲我的头顶,欣慰,快乐,爱的泪水也随母亲那断线似的泪珠掉下来,浸湿了我们的衣服和身前的床铺。生活中的我不善于歌唱,但是,当我听到我的歌声能够得到人生第一次的掌声时,让我觉得很幸福,因为那是母亲给予我的。


我懂得她想要借此种方法来表达母亲对儿子的赞许和她心中的感叹。她好像是在告诉我说,“儿子,妈妈我今天能够听到你为母亲唱首歌很是高兴,因为有了你这样爱着自己母亲的儿子,妈妈我这一辈子值得了!妈妈我心中的愿景实现了!” 《待续》

葛 大 勇

2019 12 14 于汴

文中歌曲《天之大》歌手钟明秋演唱

妈妈,月光之下

静静的我想你了

静静淌在雪里的牵挂

妈妈,你的怀抱

我一生爱的襁褓

有你晒过的衣服味道

妈妈,月亮之下

有了你我才有家

离别虽半步即是天涯

思念何必泪眼

爱长长,长过天年

幸福生于会痛的心田

天之大

唯有你的爱是完美无瑕

天之涯

记得你用心传话

天之大

唯有你的爱我交给了她

让她的笑像极了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