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北方之北。

相邀,穿上厚厚的棉衣,一起看雪……


——题记


北方之北,一直向前走。


北方有雪,风很凌乱也凌冽,寒风中,请裹紧衣服,静静等待,雪落下来。


听,落雪的声音很好听,一片一片,寂寞的空白,倾泻在天地间。


雪是悄悄来的,像是飞絮,迷了人眼,覆盖了小路,厚厚的,一床床絮好的棉被

雪是悄悄来的,轻轻落在窗前,走进梦里,如一只只翩跹的白色蝴蝶。

雪是悄悄来的,像花一样,飘逸的飞舞,落下的时候翩跹着寂寞,轻眠时合上长长的睫毛。

雪是悄悄来的,像羽毛,漫天飞羽,绒绒的,落满山,满树……


雪花的飘逸,与春花秋枫的绚烂迥然不同,它冷俊,由寒所生,但它是冬天盛开的花朵。

喜欢冬天,不需要任何的理由,也许是我在冬天出生的缘由,也许与我名字有关,也许是在那个冬天一个没有约定的邂逅,就这样不经意间钟情于冬天。

 

落雪的季节里,喜欢闭上眼睛听那天籁的声音,盈一怀心语,轻踏薄凉,那倏然入怀的温润,也便会于悄然间呢喃。站在雪花的霓裳中,张开双臂,仰天微笑。也许,这才是我所要的释然。

岁月沧桑,我心依然,携一米阳光,捻一抹清香,爱生活,爱自己,爱所爱的一切。

倾听,一朵雪花的声音,在清浅的时光里,步履慢慢,让岁月的浮华和喧嚣静静沉淀,让有时疲惫的心灵得以栖息,雪舞花开,风情点点,吟雅叙语


  冬意渐浓,梦里的雪没有预约说来就来,就像和你邂逅在飞雪漫舞霜天的诗里,在静夜里纷纷落下,轻柔洁白的雪花在夜空轻歌曼舞,柔软了这个寒冬,雪花一朵一朵凝于笔尖,在这落雪无声的静夜里,我写雪花也写你,这漫天的飞雪就是冬天洒落的诺言,已在我的心灵深处,开出一朵洁白的只属于你我的花,从四月开到十一月,依然在这冬月寒冰里绽放,读你如雪,翻开初见时的记忆,那份倾心依然最美,远在天涯,仿若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