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两条公路如果你一生没有走过一定会遗憾的,一条是川藏公路,另一条是青藏公路。我曾经在06年“万里走单骑”时,从西宁前往拉萨,走了青藏线,后来由川藏线出,从拉萨到了重庆。这两条路不愧是中国的景观大道,因为一路上遍地美景。记得当时出藏后的总体感受是:青藏线的景观资源不如川藏线。

青藏线格尔木往昆仑山口段
川藏线“72道拐”

       这次重回青海,使我有了一个重新认识青海的机会,现在看来,当初的这种看法是浅薄的。


        川藏线要穿过横断山脉,翻山越岭,起伏变化很大,给人一种很变幻的印象,而青藏线基本上一马平川,波澜不惊,似乎是平淡无奇。其实这些都是表象,究其本质,从地理学上看,川藏线的变化基本是同质的,虽轰轰烈烈,却没有本质的改变,而青藏线大不同:从西宁到青海湖是东部季风区,地貌上属于黄土高原,从青海湖西边到昆仑山口的地域是柴达木盆地的干旱区,而从昆仑山口到拉萨所经历的区域是青藏高原高寒区。从大尺度的区域讲,中国气候所具有的三大区域以及由此相应的地质地貌在青藏线都可以经历,一省之内有三区,这在中国其他任何省是没有的。光凭这点,青海就不能简单地对待了。

青海门源油菜花海

        青海的这种多面性,如果不细心体味,你是感觉不到的。 打个比方,如果你走青藏线,从西宁到拉萨,就地貌,气候,植被,物种,耕作方式,民居,民族等因素而言,相当于你去了一趟西藏,又去了一趟 新疆,还去了一趟甘肃和陕西。从这种角度讲,青藏线的景观价值绝不亚于川藏线了。


        用这种眼光看青海,一切就豁然开朗了。许多内地人认为青海像西藏,而在西藏人看来青海像内地,对边疆她像内地,对内地她像边疆,青海的这种纠结,如果用青海是中国三大自然区交汇处的观点来看,就很容易理解了,历史上中原的汉文化只覆盖到东部季风区,几乎影响不了青海的另两大区域,因此在中原汉人看来,青海和新疆,西藏没什么两样,反之,在新疆,西藏民族看来,更容易看到青海东部的季风区,往往忽略了青南高原的特别存在,因此感到青海像内地。

青海湖鸟岛
塔尔寺

         说到青南高原,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区域,它是一块夹携在昆仑山脉和唐古拉山脉之间的隆起之地,东西长近千公里,南北宽约300公里,平均海拔4500米左右,这块在自然上属于青藏高原,而在文化上像西藏又不像西藏的一个地域,承载着太多的中华神奇:中国的两大河流----长江,黄河在这里发源,著名的国际河流---湄公河(国内称澜沧江)也源于此,有人称这里是中国的“水塔”。还有,巍巍昆仑山,这座饱含了千万年来中国文化的多少瑰丽想象的神秘大山脉,也是西部的中国地理南北分界线(地理学上有“秦岭---昆仑”作为南北分界之说),再还有,可可西里,这个全世界第三大无人区,用最荒芜的土地蕴含着最美丽的生机。

        还有,青海的另一张面孔----东部季风区,这个区最接近中国东部,无论是自然上还是文化上。这个区域包括青海湖盆地,祁连山南侧东部,河湟地带。这个区的独特性在我们这次环湖自驾之旅中正好深有体会,我们沿南线到茶卡,绕西东进至刚擦,后又北上至门源,回西宁后南下至尖扎,循化,刚好绕了东部季风区一周。东部季风区是青海最富庶的地区,虽面积不到全省十分之一,但人口占了三分之二,显然这是一个农耕文化盛行的宜居地域。这个区域最值得一提的是河湟地带,这个和黄河息息相关的区域,来自中原的汉文化和来之西域和蒙古高原的游牧文化以及来自青藏高原的藏文化在这里交汇,碰撞,融合,孕育出自己独特的河湟文化。虽然如今这里物产最丰富,生活最舒适,人口最集中,可历史上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几乎都经历过浴血的争夺,一个个民族走马灯似的来,又流水般地消失。这些历史在现存的一些山名和地名中就略见一斑,有藏族名字的,有蒙古族名字的,有土族,回族,撒拉族名字的,每一个名字后面都有一段鲜活的故事。

青海循化雅丹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成为历史了,当我朝拜完塔尔寺即将结束这次环湖之旅直奔兰州时,夕阳下,沿途上我看到了金色的湟水在静静的流淌,成群的牛羊在缓缓地游荡,农民收工在悠然地打点农具,一派平静安然,一切似乎又是那么的平常,这场景使得我突然有了感动,想到了我们那夜在循化黄河边望着生生不息潺潺流水时的感动-----“逝者如斯夫”,愿一切当下的美好能成为你我幸福的源泉。

藏民的悠闲生活一幕
收工
夕阳下告别了城市
黄河循化段

(记录于2011年青海自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