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市端砚协会会长梁弘健先生是我平生有幸结缘的不可多得的导师。他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在创作中力求以笔墨表达文心,始终强调"文人砚"的概念,创"大岭砚桥"风格,将古代文人画中诗、书、画、印及其文人情怀入砚,致力于端砚与书画艺术的完美结合。大约十年前,我受先生所托,为其五方端砚赏析。当日后先生向我赠送精美的《弘健砚艺》时,我打开一看,为先生撰文的都是国内的名人名家,唯有我是无名小卒。由此,我才真正领略到先生对学生的厚爱。时隔多年,重温当年写下的文字,虽幼稚,但真情尚可,故录之。

“莲子已成荷叶老砚” 

规格:27×22×4cm材质:宋坑 

李清照的《怨王孙》向世人呈现的秋景,不是一般文人笔下的悲凉萧瑟之色,而是借眼前的景物,抒写心中对大自然的热爱和对生命的敬仰。梁弘健先生的砚作《莲子已成荷叶老砚》正是以此为题材,以巧夺天工的技艺及超然豁达的情怀,向人们再现了一幅意境深邃、立意高雅的艺术画面:莲子状的砚台、翡翠斑雕成的闺阁美人、金黄色石皮化作的片片残荷以及一泓潺潺流动的清溪,构图简洁凝练,寓意含蓄。更为传神的是,温柔婉约的美人是以一副悠然自得、气定神闲的可掬笑容面对枯叶残梗的败荷。只有洞察生与死的自然规律,才能对生命的轮回抱着如此淡然洒脱的情怀。作者饱读诗书慧眼识材,在一方看似冷冰冰的端石上,赋予其旺盛而蓬勃的艺术生命,使人感到的是画,是情,又是诗!李清照泉下有知,也会惊叹——数百年前已道尽眼前景心中事,如今与我心意相通的人,重塑我艺术生命的人,该是怎样丰姿俊朗、才华横溢的人物! 该砚是传统的人文精神与砚艺魅力高度结合,尽情演绎的一方精品佳作。

“玄奘西域取经砚” 

规格:34×29×4cm材质:绿端砚石 

玄奘西域取经的故事在我国历代民间广泛传诵,深入民心。玄奘的西行,最本质的内容就是体现了人类对理想的执着追求,以及追求所必需的信念和征服各种阻碍的毅力。该砚巧借石色,将作者心中所要表达主题的元素完美地表达出来。砚的右上方悬挂的,是一轮恰似佛祖光环的“黄龙冻”;遥遥相望的是身披黄色袈裟的玄奘;一棵枝叶繁茂的菩提“圣树”郁郁葱葱;开阔的砚堂分隔了佛祖与玄奘。玄奘向佛祖朝拜的虔诚背影仿佛向人们喻义:即使面对的是无边的苦海,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去伪经、求真经,不至天竺,终不东归一步。”砚铭用追刀法雕刻了自题的行书诗句:“万里西行出天竺,大漠黄沙晕夕阳。马惊尸骨驮经倦,驮迈囊箱累日旋。菩提树下瑜伽论,烂陀寺前大乘言。借问玄奘何所事,回首中原月色娟”,深化了作品主题,呈现了丰富浓郁的金石味,给人一种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长夏鸣蝉砚” 

规格:31×16×4cm材质:宋坑 

将昆虫引入砚中,是作者的创新之举。蝉作为自然界的弱小生灵,有着顽强的求生意志和高亢的生活激情。作者以禅宗的态度对待人生,将恬静的心境融入作品,使砚品彰显了一道幽然的佛影禅光:炎炎夏日,一两只蝉披上丝绸般的轻薄之翼,在芭蕉上、枝茎间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俨然就像修禅高僧身披袈裟,潜心修道。蝉鸣启迪禅心,禅心领悟大智慧。蝉与禅,都在述说解脱与超然。作者独具匠心,有意留出宽阔的砚堂,在一种空境中给人以静之美、淡之雅、幽之灵。该砚于2002年获奖首届中国文房四宝名师名砚精品大赛银奖。


“故人曾此共看云砚”

规格:30×22×5.5cm材质:宋坑

该砚采用平面浅浮雕的手法,以人物雕刻为主体,苍松、浮云、远山以及飞翔的小鸟等为衬托,天然石品火捺巧作人物的衣袍,石皮犹如无垠绚丽的云彩。正是那片片的云霞,才让作者生出无限的感慨:一片云与另一片云的相遇,需要多少光年的时空才能达成?古往今来,又有多少生命也像我一样,静观天际,思索人生。多么希望有道迎面而来的目光,似曾相识,拨动心弦,共奏一曲生命的赞歌!砚品的物象静谧安详,温润柔和,在简洁的意境塑造中,蕴含着深刻的时空观念和朴素无华的生命意识,大有“昨日共看云,今昔人已非”之感叹。流年似水,生命有限,唤醒人们对宝贵光阴的珍惜。作品集思想性与艺术性于一体,教人沉思,引发共鸣。砚铭以单刀追刀法,古拙纯厚,与画面浑然一体,呈现出诗书画印相融的“文人砚”风格。

“观盘莲砚” 

规格:30×15×5cm材质:麻子坑石 

莲,花之君子者也。宋人周敦颐 “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对莲给予了深情赞誉。常见以莲入砚的艺术品,风格各异。然此佳作采用浅浮雕的手法,以人物、莲蓬、莲叶入砚,恰似工笔画,形象迫真,精致传神;两粒天然石眼巧作莲蓬,匠心独运;人莲互映,深情凝眸,气韵自溢;诗书画印融汇一体,情深趣远,言约意丰。冰清玉洁是莲的个性,淡泊明志是中国传统文人的追求,作者深厚的人文情结在“静观“和“自得”中尽显。该砚于2008年参加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春季雕刻艺术品场拍卖会,高价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