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比较忙,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上美篇了,今天去分水,路过这三棵银杏树,目睹了这几棵千年古树的风采,由此想到了关于银杏树的一些故事,并查询了有关资料,写一篇短文供朋友们分享。

    在三国时期,孙坚死后,其子孙策嗣位。孙权常常跟随在孙策的身边,辅佐他。等到孙策平定了多个郡县后,任命孙权为阳羡县令,孙权当时15岁。他母亲吴国太也跟随孙权一同前往阳羡(现宜兴)。据说吴国太在宜兴的时候种下了三棵银杏树。这三棵树的树龄已达到1800多年。

    周铁镇老城隍庙有一棵银杏树,目前树高23米左右,根部直径1.44米,树冠遮荫面积达500多平方米。此树由东吴大帝孙权之母吴国太于汉献帝兴平二年(公元195年)亲手植于早在周朝就形成建制的周铁古镇太湖入口处。它作为国内硕果仅存的太湖古生物航行标志,虽屡经兵火战乱,但依旧风采迷人,并以它特有的“倒挂钟乳、空中平台、白蛇吐雾、童子拜佛”等奇观,被园林界人士喻为“引人入胜的活化石”称之为“生物界的奇迹”。千百年来前来观光揽胜者不绝于途。

    “倒挂钟乳”—宜兴以“洞的世界”著称于世,然而这株千年古银杏那一蔟蔟犹如张灯结彩般的“树璎珞” (俗称树参),与宜兴溶洞中那人称千年长一厘米的钟乳石有着同工异曲之妙—数十个“树参”犹如姿态万千的“倒挂钟乳”,最长的达50余厘米,最短的也有30厘米。用园林专家的话来说,只有千年以上的古树才能长出象“树参”这种“年龄标志物”。

    “空中平台”—在这棵吴国太亲手种植的古银杏树顶部自然形成的“空中平台”上,放一张八仙桌和四条座椅还有宽余。无论是春天的早晨或夏日的黄昏,置身于“空中平台”之上,或品茗闲坐,或把酒吟唱,看日出霞归,观朝云暮雾,真有一种怡然自得、飘飘欲仙之感。难怪宋代苏东坡、蒋捷等文人雅士屡屡欢聚于此,留下了“身在银杏树上住,身赴桃园神仙府”的优美诗句。

“白蛇吐雾”—每到春夏之际和夏秋之交的傍晚,常有缕缕飘渺的白雾环绕盘旋于古银杏树上。老人们传说,这是栖身于古银杏树内修行的小白蛇吐出的“仙雾”。实际是受天气和气流等影响,引来无数蠓虫环绕古树作匀速运动的结果。明代诗人徐溥、杭淮、陆炳等惊叹“白蛇吐雾”真乃造化之妙,于留连忘返之际吟道,谁令琼玉当庭舞,应是娇龙下尘世……。
“童子拜佛”—站在古银杏树下朝树顶看去,细心的人都会发现,那一个个下垂的“树璎珞”和造型逼真的树瘿,恰似一个个虔诚礼佛的童子,神态各异,惟妙惟真,令人称绝。
师渎的一棵古银杏树,经历了许多的灾难,至今犹存。从当地老百姓说的故事里,知道了它曾经历的辉煌和不幸。
该树是万善寺的镇庵之宝,有着美丽动人的神话传说。明嘉靖年间,沽渎汇书生莫怀古在师渎学馆执教时,获得栖于该古树神鸟的蛋壳。蛋壳坚硬、晶莹、洁白,他用白银镶成酒杯,取名为“一捧雪”。莫怀古科考中了探花,官拜御史,正春风得意之际,却遭受严世藩强加的私藏国宝“一捧雪”的诬陷,蒙受满门抄斩之罪,自己毁容逃生(义仆莫仁替死)。解放前,沽渎汇莫怀古、莫仁后裔,为争莫怀古为先祖以致两支子孙不和。那时演社戏,有沽渎汇不演“一捧雪”之说。
古银杏树原来的主干早就枯死,现在残存的树桩,尚可供一人宽坐。现存的古银杏,实际是古桩的第二代长成的主干,又长出了三个分支,向东、西南、西北方向向广袤的天空伸展。乾隆十四年四月《重修万善庵》碑记记述了该树:“太湖中舟行者,虽数十里外见其亭亭如盖。”它是太湖中行船者的天然航标。
太平天国的战火,使万善寺不幸遭焚毁,古银杏树自然也成了“池鱼”。清代末期的某年夏天,有一条大蛇匍匐在东向的分支上,一个迅雷击中大蛇及其树枝。由于该分支枝繁叶茂,过于沉重,倒下时连同树身东半爿也撕开断裂,成了罕见的半爿树。从此银杏古树只剩下西南、西北方向两大分支。
  劫后余生的半爿古银杏树的髓芯长期裸露在外,受风雨侵袭,渐致朽腐,剥落离体,形成空洞。
1968年9月26日下午4时许,顽童发现有蛇从树腹中出没,就搬来枯草干枝,塞入树腹,烧将起来。树腹中的朽木被烧着,浓烟大火,从烟囱般的树干中直升空中,十数里外都能见到。村民们奋力扑救也无济于事,直到周铁消防队投入,大火才算扑灭。因燃烧过久,西南向大分支惨遭破坏离体倒地。据1985年《宜兴县志》记载,仅存的西北向大分支仍有27米高,是宜兴最高的古银杏树。
1993年7月19日下午5时许,台风夹着暴雨,又折断了古树最后一个分支。当年挺拔高大的树冠消失,顿时如矮了一截。从此,只剩老干顶端劫后余存的枝条,仍遒劲葱笼,扶摇直上,接待着前来探望的人们。
1996年元月,顽童们又一次在树腹中玩火,出动了宜兴城的消防队,才把火扑灭。天灾人祸,雪上加霜,古树元气大伤。当年奄奄一息的古银杏树,只吐出淡黄色的小叶。

下图是我今天用手机拍下的师渎古银杏树。

来一张用无人机拍的照片。上面看下来也不是很漂亮,感觉目前这棵树的保护还不够好,而且旁边的环境也非常乱。

仔细看看一张树身断裂处的照片。

宜兴县东北15公里左右的浯泗渎,有银杏一株。究竟何时何人所植?查无确切依据。民间传为孙权母吴国太手植。据记载:“大悲庵在县东北三十里吴思渎,元末建。庵中银杏一株四合抱,余荫屋十余间,望之亭亭如绿屏青盖。明万历年间庵废,旁址为东岳庙。”大悲庵在废后,改建为东岳庙。这株银杏在明万历年间已有四抱,是我县现存的树龄最长的树。至于过去原是大悲庵的情况,知道的人就不太多了。

再来张一周前路过时用手机拍的照片。

三棵古银杏树比较下来,感觉周铁镇上的一棵保护得最好,浯泗渎的一棵长得很茂盛,师渎的一棵经历的灾难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