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

我站在河边,桥凭我而建;

岁月有几多,不知;年轮是几何,静好。

风来了,又走了;云来了,却落在水里;

那苔丝缠着我一年又一年,

聒噪的蝉和好动的雀,总是季节最好的音响。


我站在河边,栏依我而围;

天青水碧,陌上人家种了一树的星星;

台阶暗绿,河中老翁钓了一船的暖阳。

这青葱的叶子灰黑的虬枝,是这盛世年华的一抹情深。


我站在那里,楼矮了高了,街宽了窄了;

我站在那里,山青了瘦了,花开了落了;

你来或不来,我依旧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