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金兽眼,红叶火龙鳞。

元朝的剧作家杨显之,把枫叶写绝了。


最早读到的枫叶诗是杜牧《山行》: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想象诗人眼中的美景,于行旅中的奋发,又于灿烂夺目里的感慨深吟,令人倾倒。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唐代诗人张继的《枫桥夜泊》,却给人带来沉闷伤感和无奈。


我的老师在看过我近期拍摄,发在朋友圈的枫叶照片后给我留言:只言春色能娇物,不道秋霜解媚人。徐渭的墨葡萄天下无双,《红叶》更是语自心出。真心感谢老师,时时刻刻的教育。


瀚海潮喷千浪白,天山风吼万林丹。

耶律楚材《过夏国新安里》,写得气势磅礴,一时无人能及。


好是日斜风定后,半江红树卖鲈鱼。

清朝王士祯《真州绝句》,也是一幕绝美之景。


黄岩九峰公园的红枫亭,是我深秋里的最爱。


每天在九峰晃荡,心里着实偏爱深秋里的枫叶。

今年九峰公园的管理更加人性化了,如遇雨天,红枫亭假山石径上飘落下的枫叶,会保留很长时间,供人观赏、拍摄。


经常早起,去红枫亭捡树叶,一叶一叶地捡。晨练路过的人们,总会投来不解的目光。

有一次,临海来的一对游客夫妇,见我辛苦,问明原委后,帮我捡了许多。我把捡来的树叶,小心翼翼地放入塑料袋,用水养护,等待阳光照在红枫亭旁石径上的那一刻……


我喜欢红枫亭。喜欢这里的一草一木,清纯可爱。

哪怕是一片落叶,一抹阳光。都是充满灵性,富有诗意。


据《九峰广志》记载:红枫亭为方亭单檐,水泥钢筋方柱,规制小陋。唯土阜周饰花石,系汤锦兰先生和老花师柯法根自制草图,土法砌成。居然蹬道迂回,邃洞幽曲,颇具丘壑之胜。环阜槭树,枝叶交柯,秋日登临,浑如野火,恍若晴霞。


登临斯亭,东望留春亭,西视甘泉亭,前山溪悠悠,后桃花潭水清清;左通童乐桥,右绕甘泉桥,背有九峰曲桥,桃花潭镜心亭。四时八节,环观诸景,争奇斗艳,气象万千。


感谢九峰公园建设管理者

感谢金伟平老师

感谢在拍摄过程中给我支持和帮助的朋友们

感谢所有光临《美篇》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