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冲,与缅甸比邻,高黎贡山下的伊甸园。

 在朔风凛冽、寒气逼人的季节,我们来到了金黄㓎染、温暖如春的极边第一城。

这已经是第三次来腾冲了,前两次都是匆匆过客,错过了很多 神奇的自然景观和感受那无可替代的纯朴民风。这一次来之前,我在网上搜索有关腾冲的故事,但收获不大。腾冲给我的印象,始终停留在安安静静的小镇,古朴厚重的民俗,厮杀的战场,悲壮的烈士,满腔的报国情怀。也许是我的职业生涯或许是对抗战历史的渴望,让我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更加关注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历史背景...

在腾冲的日子里,和很多游客一样,享美食、泡温泉、逛古镇、观火山、游湿地、赏美玉,重温有关远征军保家卫国的抗战史诗。

  腾冲之行,热海、和顺古镇、北海湿地, 云峰山、银杏村以及瑞丽和芒市、丽江和泸沽湖,一切都如我想像中的美好.....

  腾冲之行,留于我美好的记忆,让我想起席慕蓉《初相遇》的诗句:“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 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想到的时刻出现,”腾冲亦是如此!


腾冲的建筑有着独特的神韵,墙壁上略施粉黛就像江南女子一般惹人注目,为她驻足。

原昆明军区高原疗养院,在这里开始了我们为期半月的疗养度假模式。

站在疗养楼上眺望着清晨第一缕阳光下的腾冲城

落日余晖下的腾冲城

  从住处到热海大约8公里的路程。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去的景区,进入大门不远处就是火山博物馆,参观后,顺着忽上忽下的山间小路前行,眼前尽是山泉喷射出来的热气,升腾在山峦、树木之间,远远望去,宛如仙境般的梦幻。一会儿的功夫,随着人流 来到热海中最典型的“大滚锅”。它直径约3米多,水深1.5米,听说水温大约在97度左右,昼夜翻滚沸腾,四季热气蒸腾,锅前挤满了人,争先恐后的照相留念。

  和顺古镇与众多古镇不同的是和顺而安详。我理解是镇内和谐,向外顺畅。镇里没有熙熙攘攘的游客,没有此起彼伏的叫卖声。走在古镇的青石板上,不紧不慢,悠远深长,或许每一条小巷都深藏着一段久远的故事,每一段故事都讲述着久远的事儿。 

  对于喜欢摄影的人来说,北海湿地还是不要错过。听船夫讲:“很久以前,这里是一个巨大的火上堰塞湖,湖面上漂浮着许多火山灰,路过的鸟儿带来的草籽,落到火山灰上便生根发芽,形成了一片片漂浮的高山湖泊草甸。”这里的生态环境非常好,不论是晨曦或是晚霞映照在依山环绕的湖面上,还是迎送着湖中碧波荡漾的泛舟中,都会带给你相见恨晚的感觉。微风吹拂着湖中的芦苇,不时会出现紫水鸡、鸊鷉嬉戏、追逐的场景,令人心旷神怡,仿佛悠游于瑶池仙境之中。

  银杏村因拥有银杏树3000多棵而得名。各种媒体说每年11月下旬到12月中旬,整个村庄黄叶纷飞,一地金黄,是银杏村最美的时候。来之前做了各种准备。事实上,当我们满怀期待的来到这里时,看到的并非如此,稍微黄了的叶子早已七零八落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是那枝枝杈杈上半黄半绿的叶子。沿着火山石铺成的村中道路走进村庄,随处可见的是一家连着一家的小商铺,看不到满地的金黄。却让我感受最深的是,任意走进一农家院子里,你可以随意拍照小息,不论你在这里消费与否,一样非常和善友好。

  从瑞丽和芒市回来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们已经乘车来到了云峰山景区索道缆车入口处,此时师傅们还没有上班。等待中,早上山里的寒风吹在身上,瑟瑟发抖,眺望远处的山峰,云雾缭绕,想想就要与大自然赋予云峰山美丽景色亲密接触,融为一体,也就不在感觉是那样的寒冷了。一小时后,我们已经站在了云峰山山顶。望着雾海轻浮在更低一层的山峦里,似是轻揽过山腰的白云,层层叠叠,让人有种如坠天外之天的感觉。那一瞬间,只让我想到“西游记”中天宫云雾飘渺的场景。又似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幅水墨山水画,山笔直坚硬,云飘逸洒脱,让我们忘记了凡世间种种爱恨别离....

从云峰山上下来,大约2公里处就是腾冲隈研吾·“石头纪”温泉VILLA度假酒店!整个酒店都是以天然石头为主材,建筑风格独特,6种石材,6种颜色、35种规格、210块石头,神奇演绎了自然的浪漫。在云峰山下,一栋栋如美玉般的瑰丽建筑展现在你我他的眼前。

石头纪建筑的完美展现,使每一个来这里的人可以更加彻底地感受到人与自然的融合,来自于自然,又归于自然,这样享受生活,真的是人们对回归自然的向往啊……


别墅内庭院,框下了自己的天空,做到了“墅中有园,园中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树,树上有天,天上有月”的完美意境。

不管是外观还是室内,都让人感到舒适亲近。

在石头纪,你能找回这种失去已久的自然之感,甜美回忆。

六种不同规格、颜色的石材,编织出迷彩般的石头城,神奇地演绎了自然浪漫!

在腾冲的日子里,让我最不能忘记的是滇缅抗战英勇史,尤其是揭示中国远征军将侵略者赶出国门悲壮史的滇缅抗战博物馆和国殇墓园。

11月20日,院里组织我们参观博物馆和国殇墓园。早餐后,天上的云很淡很淡,来凤山上的风很轻很轻。我们走进滇缅抗战博物馆,第一感觉就是震撼。展馆的正厅中,三面墙上,挂满了当时参与抗战的士兵的钢制头盔1300顶,中央则是一座抗战军民的雕像。象征着1942年2月到1945年1月间,十万三千余名滇缅抗战中国远征军将士、盟军将士、抗战游击队,地方参战伤亡民众、协同参战部队的英雄们,在这场闻名于世的滇缅保卫战中,可歌可泣的大无畏革命气概!

临近中午我们来到了国殇墓园,站在英雄墓碑前,我以沉重的心情向烈士们致以庄严军礼。这里埋葬着3000多名中国远征军将士和几十位盟军官兵,几乎每一位到过腾冲的中国人都会自觉地来到这里祭拜先烈。曾在历史课本中读过有关国军在抗日战争中的种种不抵抗,在这儿已被有力地颠覆了。抚摸着镌刻了满满一墙英烈的名字,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或是怀念,或是敬仰,或是感恩。来腾冲之前,我特意查阅了有关远征军的历史,跳跃于白纸上的文字,已经足够让我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可当我进入纪念馆的大厅时,看到整个空旷的高墙上,整齐排放着烈士的头盔时,顿时让我血脉贲张。从深埋着的土中挖出来的一个个头盔,有的已是没有帽檐,有的还留有好多个弹孔,可他们高高地挂在墙上,犹如一位位战士不屈的灵魂。那是一段令世人无法忘却的历史,是一段用无数血肉之躯捍卫着祖国的完整和民族尊严的历史,后人永远铭记在心。可还有多少个牺牲战士的亡灵还留在缅甸境内,至今都无法归来。 来风山上的灯啊,夜夜如炬,荧照着那些不能回家的亡灵吧,来风山上的风啊,轻轻呜咽吧,为他们唱一首家乡的歌谣......

  休闲时光总是快乐又短暂的,就要告别好友和这湛蓝的天、棉白的云、清澈的水、翠郁的山、温润的玉、单纯的人,告别祥和的古镇,连绵的火山,还有醉人的温泉。心中泛起了不舍和眷恋,我要把这美好的时光带走,让它永驻我那美好回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