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凡草木之花,四时不同,皆以应景合时为妙。

  春季,树发新芽,叶欣木华,花娇颜艳。此时百花吐艳,名品皆为多年生乔木或灌木所开之花。阡陌山野生长的一年生植物之花,花小枝短很难引人注目。一是时势不济,开在春天里,那些花草怎么能和开在树木枝头的繁花争颜呢;二是地势不利,名贵之花植于庭院道路,观者盛众,野花野草,伏于旷野坡岗,几人会刻意造访。

  春红退去,树上之花减少了,有也是一些星点状的小花,难比春花。夏季至初秋,大宾菊前赴后继百日不绝,各种颜色的花朵抢人眼目,缤纷艳丽,那是一种向阳的朝气蓬勃的美丽。每次看到舜耕山步道大片的大宾菊,都能感染一份挺拔怒放之势。牵牛花开在山野,攀篱缠树开的清丽。登上舜耕山步道不久,便下起了细密的秋雨,那沐雨散满在各处的牵牛花如涕如诉,似雾非花。

  舜耕山梅园里大片的月季,开的残败了。虽然花朵还是硕大美艳,但掩不住红尘易老的疲惫,露出憔悴之色。秋雨落下,残红满地。月季春末初放时最美,以后再开,新花开而老花衰,难免伤情。这月季应该是最后一季展颜了。秋风催花老,残红葬花魄。冬季在召唤梅花孕蕾了,来年又是姹紫嫣红的繁花争艳的花季。

  如若让菊科和牵牛这些草本的花,开在春天,能找到她们的位置吗?你会关注她们吗?花草皆有灵魂,占运势,合天时,便是一季好花。否则再美,也很难为人所关注,因为视角不曾触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