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

隔夜的梦中

你曾是

我双眸无处可安放的相思

《安》

耳际的青芜

焦痕尽染

可有仙音?愁云化雨

《妆》

速度,与时间起了纠纷

那个寻衅滋事人

叫,悦己者

《衣》

被搁置的孤独

不确定的周五

等号背面,是你,是我

《早餐》

同为过客

在某人的生活

不可,亦可

《上班》

爷们儿样辛苦

怨妇般心酸

薪酬,是流落于城里的月光

《中饭》

茫然切,机械做

身上掉下来的那块儿肉

是动力之源

《午休》

寥寥只字,点滴诗情

彼时,我是阳光下

微笑向暖的尘埃

《工作》

你言语下的单一

我事实上的辛苦

他们说,舒服是留予死后的

《默》

生活的罅隙

我是只失语的蝼蚁

极力攀爬,无声饮泣

《下班》

从一重身份的忙碌中剥离

继而

融入另一重忙碌的身份

《晚餐》

趔趄着向厨神靠近

只因那个极具挑剔天分的上帝

习惯,唤我母亲

《夜》

你在?不在

月亮星子和我都会来

即便无酒,但很多人会有故事

《焦虑》

在窒息的边缘游离

风声是仅存的安全感

清浅,如回光返照

《自怜》

铅华洗尽

趟过无你的空城

心,在诗词中孤独流放

《失眠》

夜的草地,又来了好些羊儿

喂!不用担心

睫毛它是个工作狂



本文配图源自美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