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有人说:寻觅了半生的春,你一笑便是了。

我说:等了许久的春,那场花开便是了

  我爱春的风声,春的雨声,春花开的声音。看春饱满的生命一点点绽放,我想和春天有个美好的约会。


  春到人间,我在红尘。春无言,却能唤醒百花;花不语,却能点缀春天。灰蒙蒙的浅拨开绿油油的深,一转眼,春暖了,花开了。

  我和春一起,说着明目皓齿的美,说着萌芽的三月和盛放的四月。摊开情怀,我把春抱在怀里。

  回忆在柳笛间响起,我在春满枝头的林间,看一场花事在红尘里涨潮。旧事重提,一笑便是春色满园。

  在这惬意的时光里,展开一寸一寸的光阴,我不想和春说白驹过隙,也不想和春说来日方长。我只说:横渡岁月,那场花开,便是春许我的模样。

《夏》

阳光下,我捧起一束金灿灿的光。这个夏天,我和自己一起看海,听海......

  喊一声潮起潮落,在澎湃的时光里,一定会落地成音。一次次与海相逢,一次次与海相拥,我喜欢这种转角的慢时光。

  站在海边任意的角落,都有扑面而来的海的气息,在一朵浪花里把心收住,看它在涨落间的来来去去。无需左顾右盼,单是这一朵浪花,便扫荡了我整个夏天。

  不管是漫步岸边,还是凝眸远方,总有一种情怀让我为之动容,那情怀,是海,是辽阔。

  提及海,一入夏,我便到来,无需多言,我便能和海谈笑风生。清浅的时光里,灵魂与海有约。我想,我是抱着满怀爱意,被一袭长裙带到海边的。

  总有一种情怀,会伴着锦瑟流年,从夏开始,由我出场......

《秋》

  是不是每一场秋风而过,都会徒增几缕伤感?

不知道谁说的: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一切都在变。

  是啊,一个转身,秋来了。更迭的四季里,我不知道该用哪种语言能把秋说得清楚。

  看着叶子一片片落下,花一朵朵残落,隔着调成静音的凋落,我知道,红尘的万千繁华即将散场。

  人到中年,花至荼蘼。

穿过秋的热烈,和落英的缤纷相遇。这无边的光景,在天高云淡中被秋风尽情地挥霍着。

  沾染萧疏的陈年,面对秋,我感激陪我走过的一草一木。手抚流水的光阴,顺流而下的心事,浩浩荡荡的远去。


  闻着沉香的岁月,和秋谈三千锦绣,是不是就可以有模有样的站成秋景,完成一曲如梦令了?

《冬》


  苍茫的远方,我是否把内心的青葱放下,坐看白雪皑皑了?

  沿雪而行,看北方大地一片盛雪。多么得纤尘不染。和雪一起。在红与白之间,在热烈与沉静之上,意犹未尽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雪的江湖,始终都有凛冽的气息,多需要一个季节来衬托我的热爱,那一定是冬季。

  在任意一场雪中,推开轩窗,总会意兴阑珊,说一句红妆素裹,说一段飞鸿踏雪。然后,为雪出走自己。倾倒于飞舞的雪花,在雪的世界里,连同那那凛冽的寒风都会一饮而尽。

  时光这匹老马。沿着冬一点点纵横寻觅,我借一袭红衫,想和冬说天长地久。

  我要坐标冬的枝头,与雪说一说那年那月那一身红衣,仅止于此。以后无论哪场冬里遇见,都可以和你说:红尘滚滚,清欢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