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秋天,我又去了阿坝。

      起初我只是想画画白腊海,记忆里那个少女眸子一样美丽的海子。

      正是格桑花摇曳的时节,柔软的云朵把天空擦拭的分外透明,仿佛万马奔腾般的崇山峻岭安详起来,一任万木在身上变幻斑驳的色彩。

美丽的 白腊海,静静地卧在松坪沟,像一块晶莹剔透的绿松石,又像从姑娘头上飘落的一条纱巾。

格桑花摇曳的海子

白腊海涂抹着秋的色彩

雪山深情的眷顾

秋风吻过海子边的树林

在海子中唱歌的白桦树

幽暗中神秘的海子

憇栖在黄昏里的松坪沟

  秋,浓得似酒。白桦的黄、冷杉的翠、枫叶的红、灌木的殷紫,妆扮出山的盛装。大自然调色盘调出的色彩,让我沉醉。

白云下面

雪山故里

清清的溪流暖暖的秋

高山草甸

向阳的山坡

            阳光的羽毛撒在草地上

            是我安放心灵的床

            我能感觉一种渴望安歇时

            缓缓敛起的翅膀

           

就这样

            在幽深的密林的边缘

            像雪山的融雪一样沉浸

            让一种爱的情愫

缓缓滋长

                    

踏碎的时光缤纷成了黄叶

云雨打湿的早晨

老孙家的房子

  松坪沟民宿的房东老孙,是个热情爽朗的汉子。很久以前,他爷爷为了活命,跑到这大山里种罂粟,在羌寨里扎下了根。老孙就是寨子石墙上长出的一棵树。

那天阳光明媚,老孙带我们造访了那座寨子。

寨子立在大山顶上,屋瓦铺在云彩下面,故而得名:屋脊寨。

通往屋脊寨的路

站在寨子中眺望

屋脊寨的白马

向晚的屋脊寨

  离开寨子的时候

天将晚

枯黄的草  在秋风中 

展现最柔软的一面

我想起了什么

好像是离群的

一只雁


云雾永远化不开那座山

那座山上的寨子

那匹白马 仿佛在

云间一闪

     

秋风吹过寨子

熊耳山的早晨

云彩上的藏寨

在沙吉寨遥看雪山

  雄浑、高耸,纯净、明丽,沉郁、苍凉,有灿烂的阳光和厚重的云雾,有爽朗的风和醉人的酒,有最温柔的妩媚和最坚硬的石头,这就是川西。

云雨散去晴方好

云端上的寨子有阳光的味道

藏家的田园

孟屯如梦

沙吉寨千户老宅

风的呢喃

有一种风月

是这山   这云

是转经筒中

风的呢喃


有一种风月

在天边

在遥远

和格桑花一起枯萎

在日出和日落中

轮回

    

孟屯河谷之一

孟屯河谷之二

孟屯河谷之三

孟屯河谷之四

同黄昏一起熔化

熔化在这篝火里

让我照亮这些女人们

美丽的头帕

舒展的舞袖

和健美的腰姿

此刻  夜是属于温暖的

你的脸是琥铂

我的梦一片湛蓝

          

篝火边的女人之一

篝火边的女人之二

篝火边的女人之三

  我忘不了那些老寨子,那些山巅上的残垣断壁。它们就像一群悲壮的雕塑,矗立在岁月的深处。

白云悠悠,抹不去那些历史的记忆。

山巅上的岁月之一

山巅上的岁月之二


山巅上的岁月之三

  不再锋利

鹰隼一样的目光

戳伤岁月的箭镞

划开云雾的刀枪

猩红的血

挂满星空的泪行

都远去了  远去了

可它们还在瞭望

在黄昏里 

挺着胸膛

       

山巅上的岁月之四

逆光的风景

格桑花簇拥的寨墙

大山里的赞美诗

生命在大山的夹缝中延续

云水下的塔斯村

塔斯村的暮色


暮色删去所有的细节

就像那株核桃树

随风飘走的叶子

琐碎的日子都已远去

只有孤独的站立

背负苍茫

大山啊大山

阳光倾泻和流淌

而我在阴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