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一个冬天的童话”是海湼的代表诗作。海湼是十九世纪德国杰出的诗人。他生于莱茵河畔的杜塞尔多夫的一个犹太呢绒商人的家庭里。中学毕业后,他被父亲送到汉堡,在伯父的资助下,开设了一片商店,但他对经商不感兴趣,于一八一九年进入波恩大学学法律,一八二五年在哥廷根大学获得法学愽士学位。海湼青年时代在浪漫主义思潮的影响下,曾以一个赞美爱情、月亮和玫瑰花的诗人进入文坛。但是这些诗歌也表现了他对当时虚伪自私的社会的愤懑。尤其是海湼是犹太人,受到社会的歧视,使他更感到社会的黑暗。

  “德国— 一个冬天的童话”是一部政治抒情诗。砸碎封建的、停滞的、古老的德国意志,建立一个统一的、自由的新的德意志是长诗的主题思想。诗人在写给一个朋友的信中说过:“读者将看出我的真面目,我的新诗句将比那些尽人皆知的政治上发臭的韵句洋溢着更高尚的政治气息。”长诗标题以“冬天”来象征德国社会的严酷和死气沉沉;“童话”象征社会的荒谬。这些都必须加以革命的改造。造

长诗以诗体游记形式写成。这种形式较为自由,适合于反映诗人在旅途中的所见所闻。全诗共二十七章,没有统一的故事,而是以诗人的旅行线索作为结构中心。诗人从德国西部城市亚琛入境,到达目的地是德国北部城市汉堡,途经科隆、萊茵河、密尔海姆、哈根、秃陀堡森林、明登、汉诺威、汉堡等地。长诗的中心人物是抒情主人公海湼自己。

浓烈饱满的抒情性是长诗第一个艺术特色。抒情主人公的思想感情是十分丰富多彩的,他既有革命鼓动家的热情,又有理想主义者的沉思;既有对祖国母亲的怀念,又有淡淡的哀愁;有炽热的爱,也有强烈的恨。整部长诗是感情回旋的交响曲。在感情乐谱中占主导地位的是诗人对祖国的爱和对理想的追求。

长诗一开头就描写了诗人在法国流亡了十三年后,回到祖国那种激动的心情:

“来到国境,

強烈的心跳振撼着胸底,

并且,真的,

连眼泪也开始滴沥。”

诗人听到熟悉的祖国的语言,连心脏的血液都要溢出来了。他脚踩着祖国的大地,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好像希腊神话中的巨人安泰触到他母亲的身体一样。他喝着黄金一样的萊茵酒,“快活得无法自抑”,他把莱茵河称作父亲,向他问好!他睡在故乡的床上,觉得它是那样的温柔甜蜜;吃着故乡的菜,感到特别的可口。甚至连那酸泡菜也那样令人神往,发出那销魂的芳香。即使是恶劣的天气,满路泥泞,马车在路上挣扎奔波,但诗人仍然感到全身“充满甜蜜的快意”。因为这是故乡的天气。

海湼是一个炽热的爱国者,但是当时德国反动势力和国粹主义的伪君子们却攻击海湼不爱国,甚至骂他是祖国的叛徒。诗人在长诗“序言”中给予严厉的回击。他说:“放心吧你们!我会尊敬你们的彩色,倘若它是值得尊敬的,倘若它不再是懒惰而卑劣的儿戏,把黑、红、金色的旗子,培植在德国思想的高峰上,使它成为自由人类的旗号,那我就愿意为它付出满腔热血。放心吧你们!我爱祖国也不比你们差,正为着这样的爱,才使我十三年的生活都在亡命中度过。”

海湼的爱国主义是要搗毁德国封建黑暗的割据统治,统一祖国,使人民得到自由和解放。为此,他在长诗中抒发了自己的政治和生活的理想。用“光一般地爱”和“火一样地纯洁”的心来讴歌一个新时代的诞生。诗人在作品的开头就为德国人民唱了一首“新的歌”,号召在德国的土地上建筑起人间的天国。他说:

“我们要在地上得到幸福,

再不愿老是饥肠辘辘,

再不愿把勤劳的两手获得的东西,

拿去喂饱那吃闲饭的肚腹。”


  长诗的第二个特色是把现实与幻想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诗人以现实主义笔法描写了德国处于封建统治下一幅黑暗可怕的景象,他在旅途中经过了许多古老的城堡和乡村,到处都是乌烟瘴气;揭发了检查制度、关税同盟、僧侶主义、骑士制度的种种丑恶现象。诗人当时描写的德国,正接近一八四八年欧洲革命的前夜,一方面德国资产阶级与封建统治者的矛盾越来越尖锐,另一方面无产阶级也开始了反剥削反压迫的斗争。但是封建贵族势力还有相当大的力量,他们控制局面,镇压人民的革命运动。海涅的长诗很好反映了当时这种窒息的、反动的政治气氛,表现了处于萌芽状态中的革命意识。

在描写揭发现实的同时,诗人充分运用了幻想。一方面他利用历史事件、民间传说发挥诗人的想象,如对红胡子大帝的谈话等;另一方面根据对现实的感受所作的想象驰骋,如对莱茵河和狼的对话等。这些幻想不是脱离现实的,而是诗人巧妙地运用它,达到把现实矛盾深化的目的,形成尖锐对照。同时,在幻想中便于把现实中的丑恶放到梦的自由境界中加以鞭挞,发挥诗人酣畅淋漓的见解,还可以躲过当时检查官的耳目。

长诗中一共写了五次梦境:

第一次写诗人和自己属吏的一次交谈。这位属吏是诗人思想的影于,也是他思想的实践者和执行者,诗人曾命他击碎三位圣王的骸骨。

第二次写诗人梦游科隆大教堂,表现诗人对宗教偶象的蔑视,同时,说明了在当时专制统治下,德国人民只有在梦中才能获得自由。

第三次写诗人会见红胡子大帝。在德国民间传说中,红胡子大帝腓得烈一世并没有死,而是安然地回到德国,他将等待时机出来解救德国。封建反动统治者和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便利用这传说来美化中世纪的君主制,把红胡子当作德国的救星和理想的君王。海涅揭穿了这个传说的荒诞。在诗人笔下,红胡子只是个古董、童话中的人物,他脱离时代,脱离现实,什么也不懂,只晓得摆专制君主的架子。

第四次梦是写诗人在明登所作的恶梦。明登是普鲁士一座守备森严,兵员充足的要塞。诗人来到这里便有一种压迫感。于是他晚上做着恶梦,梦见帐顶上的流苏化作普鲁士的秃鹰来啄食他的肝脏。诗人在这里很巧妙地把自己处境和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的遭难联系起来,表达了他反抗专制暴政,要与专制制度斗争到底的决心。

第五次梦是写诗人与汉堡女神的会见。汉堡女神用魔法使诗人进一步看到了德国的汚秽的臭气熏天的现状,三十六个粪坑的气息,使诗人头晕目眩,明白了要改变德国这一“重病沉疴”是“不能用玫瑰油和麝香”,而只能用革命的手段。

从以上我们可以看到幻景中所表达的内容,不仅不是脱离现实的,而是它更加有力地鞭笞了德国的现实,提出了更加尖锐和大胆的思想,从而使长诗现实和幻想的题材水乳交融起来,达到很高的思想性。

  形象化的讽刺和比喻是长诗的第三个特点。海湼的讽刺不是抽象的、理论的,而是带有生动的形象和民间的幽默。海湼甚至把自己的长诗称为幽默的长诗,或幽默的史诗。作品中鹰的形象,狼和粪坑的比喻就十分鲜明突出。诗人为了強调德国现实的丑恶和汚秽,采用了粪坑的比喻,使人产生对改造现实的迫切愿望。

鹰的形象在作品中反复出现。诗人分别在第三章、十八章、二十一章中都写到它。在第三章中,把它称作令人深深厌恶的鸟,它用它那毒眼注视着诗人;在十八章中,写到这只黑色的秃鹰张着利爪,要吃诗人的肝脏;在第二十一章中,诗人以这只讨厌的鸟来警告汉堡人民,不要把它看成吐绶鸡,而是灾星,将给人民带来无穷的祸害。从而強调了普鲁士的专制政体和专制压迫是德国人民的死敌。

诗人把自己比作狼,并把狼,羊及狗作了对比,说明自己既不是驯服的奴隶(羊),也不是摇尾乞怜的奴才(狗),而是具有自由意志,敢于搏斗的战士(狼)。所以他说:

“我不是羊,我不是狗,

不是枢密顾问,也不是阔嘴鳘。

我仍是一个狼,我有着

狼的牙齿和狼的心。”

诗人表示他要以豺狼的身份,永久和豺狼们一起发出𣊊声。这种形象的比喻,加强了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效果,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同时,诗人在作品中,还巧妙地运用了幽默的俏皮话,锋利的反语,隐语和典故加强讽刺的效果。如对普鲁士军人戴的笨重的头盔,诗嘲笑说:

“但是,只怕有了雷雨,

象这样的尖头,就容易

把天空里现代的电闪,

引进你浪漫的头里。


并且,一旦若有战争,

就要买更为轻便的头巾,

因为中世纪的重盔,

会妨碍你们逃遁。”

在“梦里的自己”一章中,诗人以隐语讽剌了在德国的土地上缺乏自由:

法国人和俄国人占有了陆地,

海洋是属于英国人的,

我们的支配权却不用说,

只是在梦中,在天空的王国里。”

从以上例子,我们可以看到,海𣵀在这部长诗中,把辛辣的讽刺,轻松的幽默,形象的比喻互相交织在一起,表达了他高度的语言讽剌技巧和对现实的批判精神。但是我们也应该指出,这首长诗虽然给人们指出了美好的未来,但诗𠆢所向往的人间天国是比较抽象和朦胧的。诗人对依靠什么力量来建立起一整套新的时代是不明确的,我们听到的只是一曲空想社会主义的乐章,某些章节中还流露出哀份的情绪。

海湼一生始终为捍卫德国统一和民主而斗争。他反对德国封建君主专制制度的统治,有力抨击了资产阶级的怯懦和庸俗,并初步认识到工人阶级的历史使命。这一切都说明了他属于那个时代的进步人物。德国马克思主义文艺评论家梅林格说:他的名字乃是现代最剧烈的战斗中的战斗的号召。我们从他的长诗“德国— 一个冬天的童话”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