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生有冥冥,一切安排,不过是前生久别重逢。


至少,来到西安,是因为那一片大唐盛世的繁华遗韵,是一场千秋落雪里的肃穆长安,才让今生的到来里,有了这么多风景与风情。


只可惜,古老的城墙,不能将历史刻录在每一块灰砖里,匆匆走过,眼底的城市亦不能让银灰色的迷雾蕴着诗情。


那些穿越千年的相遇,只能在情感里共鸣。

我不是为了兵马俑而来,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片段却拉扯着一片牵念。


多少人赞颂伟大,又有多少人唾弃残暴,可一切的言语都不能将这片历史淹没,将恢弘的遗作毁灭,多少代人口口相传的故事,因为这些存在而存在。

初遇,我以为会被辽阔震撼,或者为孤独的存在而伤感,心底却只是空空。


那些关于兵马俑的记忆,都来自于文字和画册,当它落于真实的时候,一切想念都变成了虚空。


我看着他们,泥土的色泽,整齐的站立,拼凑的痕迹,在一道又一道的深坑里,永恒的站立,没有情感,没有姿态,没有荒凉,没有守候,只是没有灵魂的存在。


直到耳畔讲故事的人开始诉说,一切就鲜活起来。

原来,最真实的兵马俑,有着夺人心魄的艳丽色泽,看一眼让人胆战心惊的眼神。


千百年来,多少人在耕种里挖掘又掩埋,那些曾代表着最辉煌的存在,掩埋在历史的厚重里,却因为掩埋而得以长久存在。


历经项羽的抢掠,在付之一炬的大火里,它们是否也曾挣扎过?在那些空洞里,是否曾有着被诅咒的灵魂?


直到重见天日,那震慑人心的红,却在几分钟里风化,失去的色彩就如同丢失的灵魂,一切都黯淡下来。


也许,是千年的诅咒在那一刻被释放,灵魂得到安宁,一切归于一抔黄土。

就像,《现世》这本书里的描述,作者在挖掘的早期来到这里,那个时候,还可以看到一半埋在土里一半暴露在空气里的兵马俑,就仿佛是在挣扎着想要爬出这片死寂,狰狞的表情让人看了发怵,却又是生命的另一种存在。


这是所有关于兵马俑的文字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段,它在陶俑里注入了生命。


只是有一点我始终不明白,这残暴的千古一帝,为何选择用陶俑陪葬?它们真的能在阴间成为他的百万雄师为他再打一片江山吗?还是因为女娲用泥造人的传说他深信不疑?


历史的谜团,牵引着无数的人前赴后继去探寻一个真相,却永远没有答案。一切的记载,不过是自圆其说。

人间的意趣儿,终归是人间的故事。


奔赴千里去看的那些静物,是因为故事而拥有了生命,沾染了红尘才触碰了人心。


人间风雅,是某些人一生的疯狂,造就了万年都不曾褪色的曲调,让黄土、风尘、碎片都有了意义,存在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