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新疆旅行,最辛苦的是赶路,从阿克苏到库车大峡谷又是400多公里。还好新疆比内地的时差晚两个小时,对于我们来说既不用起早,又不因为路程遥远而压缩游览景点的时间。

库车天山大峡谷,被誉为“中国最美的十大峡谷”之一。经过亿万年风霜雨雪雕蚀而成。大峡谷的山门非常壮观,红褐色的山体在阳光照射下,犹如一簇簇燃烧的火焰。

进入谷内,仿佛进入一个清凉世界。峰回路转,时而宽阔,时而狭窄,有些地方仅能一人侧身通过。在铺满细沙的谷底有一条浅浅的水流,顺着来时的沙路缓缓的向外流淌;抬头仰望,在蓝天的衬托下,奇峰异石,千姿百态。

  库车天山大峡谷的迷人之处,在于它的雄奇、险峻,更在于它的幽深和神秘。

浏览完大峡谷,大巴车继续向下一个景点出发,当进入县城时,一副红色的标语映入眼帘,“龟兹欢迎您”我大声的念着,地导笑了说到:这两个字不念guīzī,在这里应该念Qiūcí。库车县古称“龟兹国”,是我国古代西域三十六国之一。为丝绸之路的通衢要道和军家必争之地。龟兹古国东起轮台,西含巴楚,北倚天山,南临塔克拉玛干沙漠。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达了克孜尔石窟。它是我国开凿最早、地理位置最西的大型石窟;始凿于公元三世纪(东汉末年),五到七世纪最为繁盛,至八世纪末逐渐停凿。

克孜尔石窟可与敦煌莫高窟媲美。石窟分谷西区、谷内区、谷东区和后山区,绵延1.7公里,现已编号的洞窟有236个,内存壁画约1万平方米。石窟内壁画主要讲述释迦牟尼的“本生故事”、“佛教故事”和“因缘故事”内容非常丰富。

后来,由于伊斯兰教的入侵,佛教文化遭到严重摧残,在一千多年的时间里,克孜尔石窟,埋没于荒野,渐行败落;壁画人物的脸部和袈裟原来是贴金的,都被人刮走,人物的眼睛则被伊斯兰教徒挖掉。

30年代初,德国考古队的勒柯克,从这里盗走的壁画、塑像和其它艺术品,达上百箱。至今柏林的印度艺术博物馆,还陈列着大量的克孜尔石窟的壁画。

登上崖壁的石窟之前有一尊雕塑,他就是古代著名的高僧鸠摩罗什。龟兹是他的故乡,他7岁出家,9岁随母亲到北天竺,遍访高僧学习佛经。12岁同母亲返回龟兹。

东晋后秦弘始三年,即公元401年,57岁的鸠摩罗什到达了长安。后秦王,款待他以国师之礼。从此在长安入逍遥园西明阁,从事佛经翻译。与直谛、玄奘并称为我国佛教三大翻译家。

25日又是一个500多公里的路程。罗布人村寨,我一直以为就是那神秘的罗布泊。心想我也可以穿越罗布泊,探索一下那神秘的罗布泊啦。

当到达这里才发现,它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位置。不过据当地人说:罗布人村寨与罗布泊还真有联系。罗布人祖先正是罗布泊干涸以后,从罗布泊迁移而来的。

就是这小小的村寨,竟霸占着中国四大顶级美景!中国最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国最长的内陆河,塔里木河;中国最大的绿色走廊,塔里木绿色走廊;中国最古老的道路之一,丝绸之路。

罗布人生活在塔里木河的小海子旁,'不种五谷,不牧牲畜,唯以小舟捕鱼为食’千百年来与世隔绝。如今,沙漠中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最后的罗布人'。

罗布人的烤鱼最具特色,鱼腹剖开但鱼脊相连,横着用红柳将鱼展平,竖着用红柳穿过鱼脊,另一端插在沙土里。下面用干红柳枝做燃料慢慢的烧烤。

长寿是罗布人的一大特点,百岁老人比比皆是。他们生活艰苦,缺医少药,却很少生病。经过专家考察发现,除了远离污染外,全得益于天赐大漠神物,罗布麻;他们用罗布麻的叶和花,成年累月代茶饮用,起到调节血压、延缓衰老,延年益寿的功效。

照片左侧的老人98岁,右边的老人101岁。这两位老人每日还做一些手工,作为纪念品卖给游客。

9月26日南疆行完美收官。晚上在新疆大剧院观看“总结性演出”《千回西域》。全剧以西域的历史故事、绚烂的西域文化为基点,集多民族歌舞、杂技艺术于一身,运用现代虚拟现实声光电技术,营造出如梦如幻、身临其境的艺术意境。

演出场面宏大,服装华丽,画面震撼。全篇通过大爱、玉魂、梦回楼兰、生命、燃情、草原之恋;六个章节演绎了穿越千年的丝路传奇。可以说,是我看过的舞台剧中,最靓丽最震撼的。

新疆大剧院更是值得我们观光游览,她与新疆的风景和风情,融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是一个盛开在天山上的“金色雪莲”。

这次南疆行,从北京起止算起行程一万一千公里;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现代社会行万里路容易,读万卷书还是需要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