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当那半月升起,月晕亮亮,天空上湛蓝湛蓝,轻轻的银云曼妙着,如着了白色的纱裙,在那里缓媛而舞,那动作是轻盈盈的,是灵动的,是美妙的,即使是夜晚,也蓝的动人,月亮半圆半圆的,仿佛遮羞似的,隐去了一半,月光静静的,似在凝望,柳叶绦碧般的青垂着,偶尔有风吹过,轻荡荡的柳丝就会起舞,许是初冬,不是特别的冷,有的柳叶索性离了枝条,飘飘洒洒的随风而动。

月是静的,天是兰的,腊梅花是香的,红豆是红彤彤的,有的树枝上还挂着一点红叶,火红火红的,稍稍有些卷曲,多了一些韵味。清晨,树叶上,青草上,都有白白的银霜,勾勒了细致折回,那种美是素雅的,是沉静的,一片片的白茫茫,多像雪花呀,一望无际的白茫茫,让人心静。

冬天的树叶,比秋色稍有逊色,但很有些媚力的,枝条儿多像少女起舞的样子,伸扬着,折回着,曼妙着动人的模样,对着兰天而柔美着。

草翠绿而悠然,青青的弯动着,鲜嫩嫩的,柔柔的,几只麻雀,喜鹊,蓬松着羽毛,在和小草互动着,唱着它的动人歌谣!有时侯,也会梳理它们彼此的羽毛,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