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变迁,
光阴变老,
老房子在每个人心中已慢慢远去,
留给我们的,

 是那一抹抹温馨的记忆。

古老的村庄,
古朴的气息,
站在思念中的路口,
走在用高低不平的石头铺成的古村道,
看见了记忆中的老房子。

  这几年一直有拍摄老房子的想法,于我,迷一般的向往。因当地摄影师已成功拍摄了许多经典佳作,自己担心无法超越而搁浅。我个人认为,当我们拍到一定的阶段后,拍的不是照片,而是照片背后摄影人自己的向往、文化思想或者是情感世界。

  前几天,星空老师告诉我,山东济南章丘朱家峪,江北典型古村落,号称“齐鲁第一村”,明代朱氏兄弟由河北枣强县迁徙黄石洞安居,繁衍至今!村内祠庙、楼阁、立交古桥,文化遗迹星罗棋布,村庄四面青山掩隐,溪内流水潺潺,古韵悠长!《闯关东》《老农民》《我们的幸福生活》等多部电视剧在此取景拍摄,朱家峪是一部历史深厚的“书”,值得探究!

  我们策划;一处古村,一扇古窗;一个拉杆箱,一条红围巾,卵石小径,炊烟袅袅。找一个子苗条中年模特,梦回故乡的方式拍摄。

当我们驱车100多公里走进这个僻静残破的古村时,眼前的场景真是让我们眼前一亮,实在是太有韵味了,尽管沧桑残旧,但仍然掩盖不住它骨子里的古旧底蕴气息,斑斑驳驳的痕迹流露着过往的故事。

  这次拍摄,主要用14-24和85定焦段,形成视觉冲击和突出对人物表情的把控。今天,将镜头对准这些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想为它们留下一张纪念照,举起相机,手已微颤,快门未曾按动,泪水已将取景器浸湿……

  是追忆?是怀旧?是感恩?还是伤感?亦或是为了一份忘却的纪念!

  人生中,总有一些风景会让人念念不忘,总有一些地方会让人心生暖意,总有一些怀念,一些惦记,永远不会忘却,不管经历了多少风雨,旅途有多远,最后都会对曾经出生、生活过的老宅情有独钟,那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藏着幼时美好的回忆,留下深深的印记,是儿时魂牵梦萦的地方……

  岁月沧桑,见证了逝去的一段光阴。沧海桑田,世事变迁,记忆中的老屋已渐行渐远。遥远的村落里,氤氲着一份古朴的气息,带着甜蜜,带着温馨,穿越似水流年,回想当初的一幕幕,眸子里,总是闪烁着晶莹。

  一抹阳光掠过老屋的门窗,折射出历史的变迁和沧桑,斑驳的墙面,留下一年又一年的印记,褪了色的青砖也倍显沧桑。老屋的神秘总让人捉摸不透,总有人想去揭开它的神秘面纱,听它娓娓诉说它那古老而又神秘沧桑的往事……

  老屋里的生活质朴又恬静,不闭户的老屋,安静地有些无聊。老人专注着自己的针线活,孩童则在一旁嬉笑打闹。

  屋里炊烟己不在,唯有离人空徘徊,老屋是心的归宿,当我跨进,一种亲切的感觉触动了全身。屋顶的炊烟仿佛还在,柴火饭的香味仿佛落到了我的鼻尖,我像回到了孩提时代,一路飞奔进屋,去寻找那熟悉的味道,却怎么也找不到,许久我从思绪中缓过神来,明白妈妈已经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其实,我与老屋朝夕相伴的时光并不算长,但却是我人生的起点。青春的岁月相守老屋,守候一份亘古不变的乡村情怀,守望一份跳出农门,走向大道的少年梦想。老屋里没有七彩梦幻,没有浪漫的烛光晚宴,没有机器猫,奥特曼,也没有王者荣耀,相伴青春的是老屋的朗朗书声。一盏煤油灯,点亮我艰难曲直的人生道路

  岁月轮回,情怀依旧,背起行囊,重回老家,追寻以前的足迹,唤起我曾经快乐记忆的是老屋;带给我浓浓乡愁的是老屋

  时光像流水,转瞬即逝,老屋早已不存在了,只有门前的那片柳树林仿佛还在静静地诉说着往事,像记忆里飘过的一首歌,在树林里回荡

  家是心灵的港湾。爸在天在,妈在家在,房在根在,房子没了,也就成浮萍了,家乡情结,老家慨念已被连根拨除,家乡彻底成故乡了,也少了许多的念想,就像灭国一样,欲亡其国,需先亡其文化,亡其历史。

  父母走了,房没了,回老家的念头也就越来越淡,越来越稀了,再也没有回家的冲动和激情了,屋再破,也是你曾经遮风避雨的地方,你也是主人;屋没了,心安之所也没了,是否有瞬间身份错乱之感?兄弟姐妹们再亲,你也是客了,是在走亲戚了,而不是回到自已的家。家陌生了,心也冷了散了,惶惶如丧家犬,没有了皈依,于是心安之处是吾乡便有了另一层含义!

  老屋是心的归宿,是儿时梦的摇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没有了可以回的老家。曾经以为老家是我一生的牵挂,因为,受了伤可以回老家。可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害怕了 回老家。受了伤,我只想躲起来,没有了老家,我该悲伤,还是难过?还是 从此做一个永远的异乡客?这一切的一切都已成过去,但我对你……我的老屋的思念从未走远。

家乡的老房子……为了忘却的纪念

策划:三人行映像团队、星空

撰稿:邓士成、龙在天

摄影:龙在天

同行:星空

出镜:安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