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前的两棵大榆树文/杨军臣

我的老家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村前有两棵大榆树,这两棵大榆树,一棵较高,另一棵较矮。据说已有百年之多了。



较高的长在一口井旁边,离水源近,应该是这个原因了。矮树也有二尺多粗,七八米高,而高树则近十余米,粗约一米,光树根就有檩子粗细。形若雨伞,两棵树的树枝连在一起,就像一位老人用手领着一个孩子。



这两棵树是天然的,非人工所植。听我爷爷说,开始,这个村只有几户人家,地广人稀,山上长满了原始树木,野生动物太多了,什么狼啊,野猪啊,狍子啊,黄羊啊,鹿啊.…不但种类繁多,而且数量可观,有的动物成群结队,据说狼群曾把家猪赶走过。

在这里安家就得有水,所以先人们就在高树旁边打了一口井,如今这口井早就不用了,因为好多年前人们就用上自来水了。



我小时候曾跟小伙伴们在大树下乘过凉,玩过石子,玩过嘎啦哈,用弹弓打过鸟,吃榆钱。老榆树为我们提供了娱乐场,增添了无尽的乐趣。

就连大人们在农闲时,也常来这里乘凉,有哄孩子的,有纳鞋底的,还有玩五虎的……。一边忙活着,一边唠着磕儿,显着可混合了。

天热的时候,南来北往的人们路过时也来这里乘凉,既能休息,又能喝到水。

这两棵大榆树更是我们村的标志,有时你说村名很多人不知道,一说村前有两棵大榆树,人家就知道是我们村了。

每当回老家时,老远就看见了大榆树,就像见到亲人一样,感到非常亲切,不由自主的回忆起远去的童年往事……


在这里我曾经放过辘轳,当时老井安得辘轳,深约二十多米,取水时用绳子一头栓在辘轳上,一头栓在水桶上,把水桶放下去后,再往上摇,这样水就取上来了。那天水桶在井沿旁,也没想到安全不安全,走近前是一脚,坏了,大事不好,干脆快跑。水桶往井里飞快的下落,辘轳也就飞快的转,发出咣……咣……咣的响声,被在小园子里干活的爷爷听见了,听见爷爷喊: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回头一看,爷爷跑着追上来了,在这节骨眼儿上,啥都没想,豁出小命跑吧!挺好,没被捉到。后来我真是后怕呀,这要是被捉住,挨骂事小,非挨顿胖揍不可!事后还琢磨呢,爷爷记性不好才好呢。这一切,恐怕老榆树也看到了吧?


这两棵大榆树,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它们经历着风霜雨雪,它们鉴证着明安村的历史,它们分享着人们的喜怒哀乐。就像两位士兵守卫在村前的路旁。每当你来的时候它们热烈欢迎,每当你走的时候它们依依送别。

老榆树,衷心祝你们枝繁叶茂,茁壮成长,我会经常回去看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