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河流,无法告诉我们

无数次哭泣的理由。而树木

在兴之所至的日常,听风

反锁住芝麻小事,旗语

总是抛下最脆弱的横面。触目

皆是冷色系。落下的光

不仅是一副皮囊,或几根软骨

落地泥泞,脚印演绎着子时弦音

四散的渔火,反照万千水气

你适时调整桨橹,心室有光晕笼罩

甲板上的月光,有诸多孔窍

你再也不怕,偶尔激起的水花

揭开伤痛的墟址。僻静孤立的码头

热闹的人群,早已消逝了背影

故乡作为河流的源头,让隐喻的视野

越发开阔和明亮。每一道炊烟

缓急放出鱼虾与香米的味蕾





一夜衰老的妇人,她比烟花寂寞

手握着河流,看不见的命运

波光浅处,泛着淡淡青苔

人迹磨损的麻石台阶,沾满潮汐

有那么一个季节,无数次被人认领

汽笛的空鸣随风飘远,旋即

又被阵阵涛声送来。你是

伫立在岸的王,而我甘愿为你的诸侯

你的热爱,肯定来自某条沉船

来自高高的墙垛,有人

不断的挥手与跺脚。更有人

不断地在水的胸腔中,反复习练跳动

把内在的血液打开。他们的掌中

有鲜活的腥气。若我弯下腰

掬起河流的裂帛之音,就能看到

暴雨过后的晨昏,那么多的人

经年不归,突至故里







诗歌摄影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