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丁子

文字:丁子

主要出镜:琳、月、峰


我一直说,要去看一场雪

要在最冷的地方,感受一场暖

我却一直没有时间

我的冬天,总是有太多的忙碌


这一次,却因为阴差阳错,我原本定在10月份的长白山之行被调整到了11月

我刚刚在长春降落的那天,正好是长白山雪花开始飘扬的时候


我原以为是一次阴差阳错

却原来是一场风花雪月

且,看我在雪下埋一斛清酒

酒里,叠满重重桃花

看谁,粉面、桃妆

染了眉眼

初到长春,无风、无雪,也不见花

却有月


到酒店的时候已是半夜

有人敲门,说订了火锅

我以为是同事,出门才发现不识

我以为是敲错门,结果却说是看我拿的房卡,知道是旅伴,所以敲的门

原来人跟人,还可以这样认识


夜静回归,说,有雾凇

又说,看月亮

原来这天空,是静默的蓝

原来这月亮,是静默的圆

雪是这世上最美的花

仅仅用了一夜,这个世界就成了童话

在童话里摔倒是一门艺术

有花

明明是雪,却偏偏让人感觉到阳光

感觉到暖

我总是喜欢这些小东西

小小的

在铺天盖地的雪里,很夺目

一只一直跟着我的猫

却总在我要拍它的时候扭过头去

你还记得森林里的三个小仙女么

她们就住在木屋里

她们说:你一天比一天漂亮,你每说一句话嘴里就会掉出一块金子,你会嫁给一个王子

我觉得

是我

打开了冬天的门

你在拍我的时候

我也在拍你

雪就跟你的笑颜一样

扑面而来

南人遇北雪

疯掉的是登山杖

它是我们的枪、我们的杖、我们的勾、我们的快马飞鞭

就算静静站着

也会点亮整个空间

如果动

就动得张扬

一点点呼吸

都能呵成一团团的暖

嗯,我喜欢的姑娘

她的眼睛会笑成最美的月亮

雪很近

山很远

我的镜头一直在追随着你

等你

等你再次摔倒

车窗外掠过蓝的天空白的雪

还有黑色的牦牛

请你

请你,接受我的邀请

一起,飞翔

风吹起了她的长发

你在拍她、我在拍她

她也在,拍她

也偶尔会有风吹落一些浮雪

让雪,花儿一般慢慢飘落


但这些,都是小风

小风怡情,大风要命


我从来不知道

雪中的风原来这么让人绝望

风扬起了所有的雪,我看不见山、看不见水、看不见天、看不见路

我看不见我的镜头里,到底落下了什么

这是一场有形有质的风

所有行走的与不行走的

都在风中

雪雾弥漫了所有的视线

我们戴上了帽子,戴上了眼镜,捂上了口罩

谁也认不出谁是谁

风很快让我的目镜结了冰

我看不清我的镜头,看不清我的调节

我摘下目镜

风却马上让我双目红肿、刺痛

我只能转过身,背着风,拍一点点的风中的雪

我终于

静静关上了风与雪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