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潮了,黝黑的礁石又露了出来。经过漫长岁月被海水的冲刷,已经变的怪石嶙峋,千疮百孔了。

一只不知名的海鸟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前方的水面,尖尖的长嘴,灰黑色的羽毛跟脚下的石头颜色差不多。

当我靠近时,任我怎么看,怎么拍照,鸟儿一点也不惊慌,没有飞走的意思。

感谢你,这么的信任我,

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