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第二场雪清婉可人,较第一场雪稍少风骚。雪依然很大,在窗外纷扬的漂洒着,目之所及是一个洁白的世界。那就在家看看书吧,漫天飞花的时日,独享片刻阅读的乐趣。

  《古书之美》是一本社科类访谈书,十分精美,读来轻松赏心,你会知道被访者为什么要收藏书,中国图书薪火不灭的技术手段得以大量传世,也是中华文明这一唯一连续不断档传承的原因,图书得以存流,文明有了灯塔。读这本书你知道了中国读书人的任责感,他们爱书、藏书、读书是对中国文化的挚爱,对文明种子的珍视。

一直认为自己没有诗词天赋,缺少诗人气质,只能成为一个诗歌鉴赏者。王国维先生的《人间词话》,是一本梳理中国词文化发展脉胳的专业文学批抨书。王国维先生是未代皇帝的国文老师,国学泰斗。他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五代北宋之词所以独绝者在此”。王国维认为开北宋一代风气,从李后主始,那是一种捕捉,乃是全心灵之感受。一种感受,集生命之经历与情怀。那么,这一种境界,不是一事一物可局限的,这才是宋词最开始的样貌,也是最先从唐诗里站立起来的风貌。李煜的词体裁很狭,挖掘极深,渐渐减了艳丽之气,境界高格,所以才开了北宋之词的意境,境界宏大,气势恢宏。用现在话来说,从个人的情情我我,井市吟唱,歌妓小曲,向接地气,高格调的经典传颂的民族风情行进了。宋词是那个时代的流行歌曲,流传至今从李后主后的词人开始,终成一种艺术形式,成为时代文化符号,唱响至今。王国维先生教会了我,怎样赏鉴词,怎样区别词人的风格与高下。

  文字大约要靠心去触摸,才能够触其肌肤,触其肌肤之后才能贯透其表里。文人的境界是有区别的,有的境界是宏大的,状怀激烈,此如“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大漠孤烟直,长河满日圆";有的境界是精细的,委婉缠绵,比如“采菊东篱下,犹然见南山",“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这些都是不同类型的境界,读来可以真切的感受作者真挚的情感。不同性格的人,可能偏好不同的境界。大丈夫往往喜欢豪迈之诗词,而小女子往往喜欢情浓之诗词。在唐诗宋词中,不同的风格,不同的境界都可以看到,犹如百花各有其美。美是一种境界,很多时候只是个人的感受,对话唐诗宋词激悦心灵,感悟人身,可以真切感受到诗词之韵,诗词之美,如晨曦静晓,灿烂云霞,伟岸青峰,奔流大河。

  中国是一个有着散文及诗歌传统的国度,现在精品少了,有时代的因素,也有生存的因素。现在写散文和诗歌,多为爱好,纯萃的专业写手不多,因为靠写散文和诗歌根本无法生存。现代汉语进入白话文时代,缺失了古汉语的凝练和语境,弱化了文字的韵率感,更适合表达小说的语境,诗文的境界大不如前了。科技的发展也淡化了人文的需求,人们对消迁的需求多元化了,赏鉴的时间少了。

  雪依然飘落着,掩卷长思,感动于中华文明灿烂的长卷中最为绚丽的华章,伟人英雄,歌以咏志;达官巨贾,诵以怡情;志者学人,习以修身。雪还在下,没有停下的意思,依然在执着的要留下它的印迹。"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季节总在更替,人们总在变老,每个季节有不同的风韵,每个年龄断有不同的情怀。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最好读书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