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声子·晚天萧索
宋·柳永


      晚天萧索,断篷踪迹,乘兴兰棹东游。三吴风景,姑苏台榭,牢落暮霭初收。夫差旧国,香径没、徒有荒丘。繁华处,悄无睹,惟闻麋鹿呦呦。

      想当年、空运筹决战,图王取霸无休。江山如画,云涛烟浪,翻输范蠡扁舟。验前经旧史,嗟漫哉、当日风流。斜阳暮草茫茫,尽成万古遗愁。

试译

      傍晚的江边萧条冷寂,我像折断了的蓬草到处飘飞,如今趁着兴起,又乘船向东游去。三吴地区的风景,苏州的亭台楼榭,一派荒凉冷落,晚雾刚刚收起。昔日吴王夫差的国土,花香馥郁的小路湮没,空自留下座座荒凉的荒丘。繁华似锦的地方,悄然无声惨不忍睹,只听见鹿鸣呦呦。

      遥想当年,夫差徒然运筹帷幄会稽决战,图王位争霸主无休无止。江山优美如画,天空云涛滚,江中水波茫茫,夫差还不如坐着小船远游的范蠡。细读经书历史,一声长叹啊!当时枉自风流。夕阳斜照着无边无际的野草,全成了万古千秋留下的忧愁!

注释

1.双声子:词牌名,该词格双片,一百零三字。全词同韵,平韵,韵字可阴平、可阳平。凡五字句首字为领字。

2.萧索:萧条落寞。

3.断蓬:断根的蓬草,因风而四处飘飞,常以喻游子。

4.兰棹(zhào):木兰树所制之桨,此处代船。

5.三吴:江浙一带地名,具体何指有多种说法,一般认为是苏州、润州、湖州 ,此处指苏州。

6.姑苏:山名,在苏州西南,上有吴王夫差所筑之姑苏台。

7.牢落:荒凉冷落。

夫差:春秋时吴国国君,公元前495—前473年在位, 一度称霸,后为越王勾践所灭,自杀而死。夫差都苏州,故称苏州为夫差旧国。

8.香径:飘满花香的园中小路,即指宫廷园圃,越曾向吴王夫差进献美女西施,“香径”亦暗示西施。

9.呦呦:拟鹿鸣叫声,《诗经·小雅·鹿鸣》:“呦呦鹿鸣,食野之萍。”

决战:指夫差二年,吴越会稽一战。

10.图王取霸:谋求称霸一方。

翻输:反而不如。"翻",通"反"。

11.范蠡(lǐ):春秋时越国大夫,助越王句践灭吴,后泛舟隐于五湖。此句意为夫差曾不可一世,然结局反不如范蠡,虽漂流在野,无显赫的权势地位,却能保全性命。

12.验:查验。此句意为查验前代经史,那些风流英雄下场往往可悲,如同夫差。

赏析

      柳永的这首《双生子·晚天萧索》,不同于他的多数婉约之作。此词咏史抒怀,风格典雅,态度严肃,当是他入仕后之作。柳永宦游姑苏,姑苏台遗迹,触发了他的怀古幽情。词人咏古鉴今,一首感慨深沉的优秀词作便应运而生。词分上下两片。上片写景,下片抒情。

      上片叙述三吴萧索的自然风光,触发出怀古伤今之思。

      “晚天萧索,断蓬踪迹,乘兴兰棹东游。”傍晚的天空,萧索寒凉,我就像飘飞的蓬草,到处流浪。今天趁着兴起,驾舟顺流而下,驶向东方。开篇交待词人乘舟东游的时间在秋冬之际,寓苦中作乐之情。

      “三吴风景,姑苏台榭,牢落暮霭初收。”公元前505年,吴王阖闾始建姑苏台,后经吴王夫差续建,历时五年乃成。姑苏台建筑,耗费巨资,规模恢宏,华丽壮观,以供吴王夫差享乐之用。三吴的风景,姑苏的亭台,全都笼罩在沉沉的暮色之中,一派惨淡景象。

“夫差旧国,香径没、徒有荒丘。繁华处,悄无睹,惟闻麋鹿呦呦。”词人看到:当年的花香幽径,如今已被连天衰草掩没,昔日的繁华景象早已灰飞烟灭,只剩下一片麋鹿哀鸣的荒凉山丘。“麋鹿呦呦”用典,司马迁《史记·淮南王传》载:“王坐东宫,召伍被与谋曰:‘将军上。’被帐然曰:‘上宽赦大王,王复安得此亡国之语乎!’臣闻子胥谏吴王,吴王不用,乃曰:‘臣今见麇鹿游姑苏之台也’。今臣亦见宫中生荆棘,露沾衣也。”词人以麋鹿游姑苏台比喻夫差亡国。由此引出词人下片的怀古之思。

  下片追忆春秋吴越争霸的故事,抒发词人深沉的历史兴亡感慨。

      “想当年,空运筹决战,图王取霸无休。”据《史记》载:“二年,吴王悉精兵,以伐越,败之夫椒,报姑苏也。”吴王夫差首先打败了越国。越国失败之后,对吴称臣。夫差刚愎自用,不纳伍员之谏,将勾践君臣放回,留下祸根。此后,夫差筑姑苏台,劳民伤财;兴师动众,北伐齐国,与北方齐、晋诸强争霸中原。越王勾践则卧薪尝胆,励精图治,秣马利兵,志在兴兵伐吴,伺机报仇雪耻。夫差仓惶败溃,身死亡国。这几句大意是:想当年,吴越争霸,堂堂夫差白白运筹帷幄,会稽决战,取得胜利,却不知审时度势,图王争霸无止无休,最终招致了亡国之灾。“空”字,意味深远,饱含了对吴国兴亡的深深感叹。

      “江山如画,云涛烟浪,翻输范蠡舟。验前经旧史,嗟漫载、当日风流。”"江山如画",风起云涌,有德者方能当之,而吴王荒淫无度,好大喜功,“图王取霸无休”,远树强敌,近留祸患,反而输给了灭吴后携西子泛舟五湖的范蠡,将大好河山葬送!可叹啊,验证了古经旧史中有的人虽然风流一时,终不免身败名裂的可悲命运。江山虽美,唯德者有之,夫差虽一时风流,终成笑料。

“斜阳暮草茫茫,尽成万古遗愁。"前句写景,后句抒情。最后一个"愁"字,词眼凸显。斜阳余晖里,衰草连天,在历史的长河中,吴王夫差可耻可悲的下场,让人感慨不尽,词人的内心翻涌着万古千秋遗留下来的无尽哀愁!词人即景赋事,咏史抒怀,警醒今人。

     词人的这首咏史诗,上片写景,下片抒怀,景情交融;谋篇布局,挥洒自如;格调苍凉,意境深沉,不愧为大家风范。婉约的柳永能吟"江山如画,云涛烟浪”,并不输于豪放的苏轼"高歌"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历史长河给留后人的不仅是深沉慨叹,首先倒是这历尽千年却依然熠熠生辉的华美词章。

作者简介

     柳永(约987年—约1053年)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汉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称柳七。宋仁宗朝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故世称柳屯田。他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以毕生精力作词,并以“白衣卿相”自诩。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和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创作慢词独多。铺叙刻画,情景交融,语言通俗,音律谐婉,在当时流传极广,人称“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对宋词的发展有重大影响,代表作为 《雨霖铃》《八声甘州》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