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戈庄,对,就是那个有着诸城最富农村的沙戈庄,这里曾是山东省农业学大寨的观摩点,曾是万亩小麦丰产方的示范区。诸城的第一辆12马力、24马力、50马力拖拉机都在这里诞生。在那个计划年代,在那个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的时期,她那飞奔的解放牌汽车,村里新上的塑料厂、炼油厂、木器厂、面粉厂、电刷镀、汽车维修、饭店旅馆、建筑劳务等,无一不是沙戈庄人的骄傲。今天航母基地胶南小口子码头的沉箱、信号塔等建筑项目都是沙戈庄人亲手建成的。

今天远远望去,龙都街道沙戈庄社区金字招牌依然矗立在村中心路上,一如往日滴威武、挺拔。

一声号召拆迁忙,棚户改造搬迁急;政策原本得人心,未建先拆百姓惘;寒冬腊月紧租房,酸甜苦辣个中尝;祈愿政策落实好,早日回迁暖民心。

身姿灵活的小挖,不停的工作着,往日的努力建设,如今被推到、铲平;曾经温暖的家,也随之变为瓦砾、废墟。

傍晚,些许小雪后的村街道,显得空旷许多,更显落寞和冬日的萧条。


沙戈庄村办公楼是一九七四年动工盖的,到现在已经四十四年了。今天一天的时间全拆完了(2018.10.14日),好好的一座楼没了,多少钱呀!

唯有挖掘机的喧嚣,还有围观的人们,给冬日落寞的村落带来些许生机。

村里曾经的面粉厂,应该是80年代初建的,留存在儿时的记忆中,高大,宽敞,明亮;一进面粉厂院子,除了大人严厉的叮嘱严禁烟火,还能听到机器的轰鸣声,一股现代化工业的气息扑面而来。。

儿时记忆中,曾经的农机具仓库内堆满生产队时的宝贝,仓库门前的大柳树记忆犹新,得两三个人手臂合围才能围过来。每次路过,总会多看几眼,心想,这么粗壮,长了多少年了,可惜没人知道,也没人告诉过我,一直到现在。。

儿时村里唯一的供销社门市部,记得小时候,特向往,特爱来,看着柜台里边滴食品,不知咽下多少次口水,就连酱油的味道闻着也特香。。对了,那时火柴叫洋火,点灯用滴油叫洋油,那时的铁钉叫洋钉。

村中心大湾的地方,前几年就已经填平了,记忆中的大湾,夏有荷花秋有藕,冬有冰面可以溜,偶尔干涸的年份,会在湾里放电影,荧幕两边都可以看;还可以挖湾泥玩,几个小朋友比赛,看谁摔的远,摔的响,直到天黑踏着妈妈的呵斥声回家,那是一个疯狂的年龄。

村后的超市,依旧灯火通明,不知过多久,会走近我的记忆。

有些景,总会令人难以忘怀;有些情,总会令人魂牵梦绕;有些人,总会令人牵肠挂肚;愿我们未来的生活越来越美好;愿我们未来的日子越过越红火;愿我们的村落回迁后有个美丽滴名字叫--沙戈庄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