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真的来了。就在今天,披一肩寒流,吹一路口哨,站在我的面前,一双深邃的大眼睛,布满冰霜,与我近距离对峙。我不得不打了一个寒颤,加强了保暖措施。四季变换,冷暖无常,就像一些喜怒哀乐,该来的总是会来,该走的总是会走,世间万象,都有它独特的循环规律,我们惟有敬谨如命,即便是与一些宿命的安排,狭路相逢,也要从容地走出逼仄,才能放眼辽远广阔的世界。

江南的冬天虽然不像北方的冬天来的那么狂野,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它总是不动声色地来,又若无其事地去。冬的韵味虽然色彩不浓,但如果在一种恬静与安宁里慢慢体会,自会领略到一番不一样的风情。

漫步街头,风有些凛冽。除了枫叶早已在晚秋的萧瑟中飘零落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伫立路旁,有阳光照耀,有鸟雀歇息,显得安静而不颓废,似乎还可以听得见希望在它心中随风跳动。其它草木大都是一半枯黄,一半青翠。一路粗壮遒劲的香樟树特别醒目,默默无闻地奉献着自己朴实无华的爱,虽然已经从翠绿老到深绿,却结满了一树的黑果果,密密麻麻,有些果子夹杂着几片红黄色的叶子掉在地上,被风卷起,有着独特的香气。我沉醉这种香气,比起春天的花香更觉得意犹未尽。

曾经,我是那么迷恋姹紫嫣红的春天,可是,多少春梦了无痕,太美好的东西总是那么虚幻;曾经,我是那么喜欢桃红柳绿的夏天,就像活力四射的青春年华,历尽了酸甜苦辣,才发觉青春犹如天边的彩虹,那么绚丽又那么仓促;曾经,我也是那么钟爱五谷丰登的秋天,常常醉在大自然的盛宴中流连忘返;如今,数十寒暑过,匆匆如云烟,我却渐渐地爱上了这冬天的味道。目睹了风刀霜剑的肃杀,让我在艰难世道里更加懂得一些真理;见证了花草树木的荣枯,让我在万象纷纭中走得更加坚定。

冬天,没有了春天的生机勃勃,却有着蓄势待发的强大梦想;冬天,没有夏日的绿树成荫,却可以让人冷静地思考生命;冬天,没有秋日的层林尽染,却是一幅银装素裹的经典素描。在冬的严峻冷酷下,我透过雾霾的阴暗,仰望万里云层,在变幻的云海中,执意地找寻着那一线属于我的暖阳。想来,每一个季节都有美好,也有残缺,每一个故事都有精彩,也有暗伤。

我一直在向前走,走不完长长的追望;我一直向后退,退不出婉转的回忆。白岩松在《痛并快乐着》说过:走到生命的哪一个阶段,都该喜欢那一段时光,完成那一阶段该完成的职责,顺生而行,不沉迷过去,不狂热地期待着未来,生命这样就好。不管正经历着怎样的挣扎与挑战,或许我们都只有一个选择:虽然痛苦,却依然要快乐,并相信未来。

打开记忆的掌心,一些生命中的遇见,犹如次第花开,依然如冬阳般温暖。一段流年,一程风景,不经意就在岁月中悠然遁去,每一个足迹都是一个印记,每一个祝福都是一抹温馨,在光影交错的流年里低吟浅唱。走过四季的风霜雪雨,当繁华落尽时,悠悠浮生,才发现一切的美好,都是来自内心的平静。那些遇到过的人或事,无论是否离开,依然让我充满欣慰与感激。让心中的温润与时光共存,努力去忘记尘世的痛苦与忧伤,只记取幸福的模样,这何尝不是一种美好。

把春天的花瓣,植入梦中,当晨曦的曙光唤醒黎明,打开日子,便有清香来迎。把冬日的暖阳,揽进怀里,当晶莹的琼花惊艳梅红,聆听雪落,便有静美如诗。掬一捧纯净的光阴,谱一曲流淌的音符,弹出桃花灼灼的往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都飘散着流年的清喜。待到春风叩梦,明月落怀,那些花开的记忆,依然是我生命里的惊艳。

在冬日静好的时光里,任思绪如脱缰的野马驰骋在无边无际的荒野,穿透厚重的岁月,心如明镜,潋滟无尘。带着感恩,带着恬淡,什么都可以想,什么也可以不想,远到望尽万里云开的笑脸,近到听见心花怒放的声音。且让我,在内心的方寸之地,开满红花绿叶,把明媚养在心里,不管风雨人生,都是无懈可击的暖意。在冬日柔和的暖阳下,闭上眼,不说话,轻嗅流年的花香,感触着岁月的温暖,我听见有风声穿帘而过,是春的信使么?那么,沉默便是我最深情的语言。

奶茶暖手,火锅暖胃,我暖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