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妈智救陈毅

在茅山抗日根据地,有一个名字,让人人牢记;她在事迹家喻户晓,千家万户人人传诵,她就是拥军模范“小红妈”。

  1938年6月,新四军第一支队挺进茅山地区后,小红妈的家乡建昌圩以其特独的河网优势很快成为新四军坚持苏南抗日斗争的重要基地,被称之为“小莫斯科”、“红色摇蓝”。 1939年11月的一个深夜,狂风呼啸。一位新四军战士站在小桥岸对岸,摆渡呵,摆渡一会儿,小红妈撑着小船过了岸,“章蕴同志,你好啊,你怎么过来了。”,“我们来,是准备召开中共苏皖区一大预备会议。”快把同志们接上岸。“好”。小红妈把他们一一渡过河接到自己家里,这下可把小红妈忙坏了,烧势水给同志们洗衣脸洗脚,做宵夜用稻草打地铺安排同志们睡觉,并让在门外站岗放哨。 一个富态的中年人,大姐,你咋这么热情呢,可给你忙坏罗,你歇着吧,别累坏了,明天还要干活哩,让我们自己动手,我们什么都会干!章蕴站在一旁,对小红妈贴耳目低语,告诉小红妈,他就是陈毅同志,他到茅山地区领导我们打日本鬼子。陈上来握手,小红妈亲切地称他为陈同志,你好。 晚上,陈毅和小红妈谈了许久,从拉家常到抗战形势,从抗日游击战谈到前方打大仗,从日本鬼子谈到汪伪汉奸,从国内谈到国际。章蕴说,小红妈,为大家唱支歌吧。她清了清嗓子,亮开了歌喉:丈夫去当兵,妻子送一程,叫一声,阿毛的爹,听我讲几声。作战要勇敢,学习要认真,莫把家来想,不要当烟囱兵,活活来丢人。歌场笑语在水乡飘荡。 第二天,同志们起身后叠被的叠被,卷席的卷席,捆草的捆草,扫地的扫地。陈毅独自到码头挑水,小红妈看见了,很不过意,抢过水桶,不让再挑。 开饭时,陈老总捧着大麦粥,连吃三大碗,风趣地说:“乾隆皇帝下江南时吃到了大麦粥,回到皇宫时还想吃,可御膳房就是做不出来那碗 ‘珍珠汤’。你可别看轻这碗大麦粥,可是皇帝想吃也吃不到的喔!”…… 小红妈家单门独户,坐落在一个四面环水的独水墩上。屋后是小溪,屋东是宽阔的河道,直通天荒湖,南面芦苇环绕。 为了安全,小红妈把独木桥抽掉,靠唯一的一只大菱桶渡河。无论是半夜三更还是刮风下雨,只要同志们喊一声:“小红妈,摆渡呵!她马上出门撑船接回,从未发生意外。 陈毅章蕴、陈丕显、江渭清、吴仲超等中共苏南区革命领导人在小红妈家办公或商议工作。 小红妈就在门口望风作掩护;有需要时,就抱着孩子在前带路。 第二天早上,徐明富依旧隐蔽在小桥附近放哨,突然,狗叫得厉害,还伴有村民的呼叫。徐明富知道情况紧急,正要去抽掉桥板,3个伪军冲到面前,后面又来了多个鬼子。徐明富拖延时间,想让家里人察觉到情况有变而赶快转移。鬼子让他走在前带路。他假装跌了一跤,脚痛得不能走,便躺在地上大喊大嚎,痛啊呀,痛死人啦,救命啊,不能走路啦。鬼子用脚踢,不肯起,又用枪托砸,仍不肯走。 这时,小红妈听到小桥附近丈夫喊叫,觉察到情况不妙,站到路口向外看了看,发现有群人在独木桥那儿,鬼子已过桥入墩,离家不足200米。鬼子见徐明富不肯走,索性撂下他,由一个汉奸带路,直向小红妈家赶来。 这时,陈毅等四位同志刚刚把地铺收拾完毕,扫了一下地。小红妈对大家说,鬼子进墩了,赶快躲藏到羊圈里,不可露面,外来的一切由我来应付。陈毅等人进入羊圈后,故意让门虚掩着。小红妈进屋把被子和席子塞到床底下,还把没有吃的早餐倒入猪食桶。然后走进自己房里,从在近靠马桶的床沿上。鬼子来到门口,汉奷站一旁,嘴唇上长一撮黑毛、腰间佩带着屠刀,手上白手套,架着一副眼镜的鬼子小头目标走在最前面。这时,小红妈双手端起几天未倒的马桶,右一摆,右一摆,心地摆到鬼子面前。她突然将盛满粪便的马桶朝地上一抛。鬼子嘴里嗥嗥的,哟西,坏了坏了的。徐明富脚受伤后,躺在桥边起不来,待鬼子走开了,便一骨碌爬将起来,看到情况紧急,拿起一块石头就砸向大门,然后甩脚就跑。鬼子立即朝他追去。

  小红妈立即安排划船将同志们送走。将同志们安排妥当,她回头去找丈夫。敌人抓住了徐明富,小红妈也被埋伏的鬼子抓住了。敌人把她们五花大绑捆在树上,先要他俩交出为新四军的情报,遭到严辞拒绝,伪军就把徐明富抓进延陵据点,把小红妈送到九里据点。飞蛾吊、老虎凳、灌辣椒水….敌人对他俩用尽毒刑,逼他们交出交通站的接头人,交出茅山地委的联络点。她想起了章蕴大姐的教导,想起了许许多多长眠在茅山脚下的烈士,横下一条心:“要死死一人,决不拉瓜牵藤!”徐明富也是个硬骨头,他认定活着是新四军的人,死了就是新四军的鬼。连续几天点水未进,但她仍然坚贞不屈、视死如归,没有丝毫透露一点新四军的消息。 小红妈这位普普通通的农村劳动妇女,在抗日战争中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房子三次被毁,丈夫被敌人摧残致伤,1944年就离开了人世,而她仍一如既往,追随革命。她不愧为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抗日妇女的优秀典范。小红妈更加受到军民的拥护与爱戴,小红妈的故事也由此传开。陈毅元帅和小红妈亲如一家,称小红妈为干妈,解放后,陈毅元帅找到小红妈,问她进不进北京,或到省里工作,小红妈说岁数大了,又没文化,还是在乡下习惯。建国十周年庆典,小妈红被邀请到中南海,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国宴,受到了毛主席的亲自接见。

陈毅在茅山(右侧为小红妈王吉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