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四大才女中,刘采春在诗词领域的成就远不及她之前的薛涛、李冶以及之后的鱼玄机,而她在演艺圈的名气以及响彻大江南北的名声,如果用今天网红粉丝数量做比较的话,其他三位即使加在一起,可能都不及她的冰山一角。

时至今日,仍旧有很多人把她比作那个时期的邓丽君。


刘采春突然人间蒸发,无异于邓丽君突然出事,可想在当时会造成一种怎样的震动。邓丽君病逝清迈已经无数年头,至今依旧被人们不断提及。在信息、交通等滞后的古代社会,众多的人访遍民间,寻找蛛丝马迹,可想而知其间艰辛,都皆因为了确定一个答案:刘采春哪去了?


据记载归纳,最有可能的答案有以下几个:

一,隐姓埋名,去了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

二,出家,青灯孤影,虔心向佛。

三,寻了短见,告别尘世。

究竟哪个答案更接近于真实呢?

刘采春的演艺团队人员并不复杂,除了自己还有丈夫周季崇和他兄长周季南,后来幼女周德华的加入更是如虎添翼。

唐代时期的江南,这种民间艺术团体十分普及。刘采春的成功在于打破传统模式,表演内容贴近民意,如实反映底层百姓的现实生活,加之她音质润美的歌喉,出神入化的舞姿,悠扬婉转,娓娓动听。在那个娱乐单一的年代,如此丰富的表演风格自然一传十、十传百走红江南,走红全国。


“采春一唱是曲,闺妇、行人莫不涟泣。"

记载说,刘采春的歌声响起,闺中妇人、行人纷纷驻足聆听,经常有人被她的《曲》打动的哭泣不停。

《曲》指的是刘采春的代表作《啰唝曲》,也称《望夫歌》。


随着团队知名度提高,巡演地域也不断扩大,足迹几乎跨越大半个中国。刘采春每到一处地方演出,都会给那里带来不小的轰动,场面拥挤,人气爆棚。但凡来此之人,普通百姓喜欢看她的戏,乡绅富士喜欢看她的人。

多年的闯荡,刘采春练就了一身挡风遮雨的本领,懂得怎样周旋于各类复杂环境中,始终保持自尊自爱,洁身自好。其间还有个原因,就是她与丈夫周季崇的感情基础相当牢固。


元稹的出现,仿佛命运和刘采春在开个玩笑,以此考验她对爱情的忠贞。事实上,这个从来不会拿正眼瞧男人的她,竟然在与他的一次目光对视中领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渴求,这种力量般的渴求驱使下,心内有种想要突飞的欲望。

元稹的大名对刘采春来说如雷贯耳,对其风流韵事也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方知名不虚传,要是他没有漫天绯闻,那才叫不正常呢。何况,他写给亡妻韦氏的千古名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在刘采春看来才是他内心真正的情意所在。


刘采春有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走过千山万水后,再无法走出元稹风流潇洒的影子。

元稹初任越州(今绍兴)刺史,早有耳闻刘采春的美貌与才艺,当刘采春活生生站在面前,他还是被她的绝美姿色和甜润歌嗓赞叹折服,并心潮泛滥挥毫写下一首《赠刘采春》:


新妆巧样画双蛾,幔里常州透额罗。

正面偷匀光滑笏,缓行轻踏破纹波。

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回秀媚多。

更有恼人肠断处,选词能唱望夫歌。


世人谈起元稹,甚至连他的才华都被披上一件感情色彩的外衣。说来没错,他完全是个懂得讨女人欢心的男人,更有着官身、相貌和难以抗拒的诗才,唐朝世风开放,诗行天下,对他而言可谓占尽天时地利。


刘采春丈夫周季崇算是个见过世面的人,这些年接触过的达官贵人不在少数,他们中有的人并不比元稹差,但他从没看到有谁动摇过妻子的心。当目睹妻子一次次接受元稹邀请,单独前往元稹府邸,并且说自己爱上元稹,爱的无法自拔,周季崇明白一切为时已晚。

刘采春铁了心了。

元稹在越州为官七年后升迁,刘采春抛弃家庭和热爱的演艺事业相伴了他七年,最终未能如愿相随,甚至找不出第二首"赠刘采春",这不能不说是这个性情女子的悲哀。


望着元稹离去时的潇洒自如的背影,刘采春一点都不怀疑,他再也不会回到自己身边,而留给未来的将是无边无际的黑色的悔恨。

她不愿面对被抛弃的现实,这种被抛弃后的感觉是双重的,印证在她抛弃家庭和演艺事业的痛楚之中,恰如一场撕裂生命的地震,足以让人万念俱灰厌恶尘世。


刘采春最终去了哪里?

悔恨即然是刘采春心中最大的痛,她应该去了一个使自己不再痛的地方。

之前的三个答案哪个更可能接近于真实,指数比较如下:

一,可能指数⭐️

二,可能指数⭐️

三,可能指数⭐️⭐️⭐️

刘采春演唱的歌曲流传至今约为120首,歌词大多出自当时的学士名人诗作,并由她谱曲而成。

其中《啰唝曲》最负盛名,是为数不多的现实主义作品,被收录在《全唐诗》。


其一

不喜秦淮水,生憎江上船。

载儿夫婿去,经岁又经年。


其二

借问东园柳,枯来得几年。

自无枝叶分,莫恐太阳偏。


其三

莫作商人妇,金钗当卜钱。

朝朝江口望,错认几人船。


其四

那年离别日,只道住桐庐。

桐庐人不见,今得广州书。


其五

昨日胜今日,今年老去年。

黄河清有日,白发黑无缘。


其六

昨日北风寒,牵船浦里安。

潮来打缆断,摇橹始知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