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兴堂吴得清(吴奎)夫妇

晋兴堂吴得清先生

吴得清(吴奎)妻子

吴得清长子吴嘉谋

吴得清次子吴海山

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楷书对联

吴海山儿子吴大汉

吴大汉侄儿

初冬午后的阳光斜斜打在狭窄幽深的吴家巷,仿佛将巷子对半切割开来,一半明亮一半昏暗,使原本就狭窄的巷子显得更加幽长。

吴大汉年逾八旬,他个头不高,而走路时身影投在巷子里却显得特别长。他在吴家巷25号门牌前停了下来,从上衣口袋掏出钥匙开门。那是他们几位兄弟的祖屋,如今已荒废多年。整幢房子外观并不起眼,也看不出有门第的显赫与气派,无非是幢清代普通砖木结构的平房而已。可当他打开那把生锈的铁锁,推开那扇厚厚的木门时,可见客厅中堂悬挂着“晋兴堂”三个大字堂号。房子里有股陈年的霉味和潮湿的地气扑面而来。整个庭院却呈现出一种幽深异样的感觉。单就寸土寸金的闹市区而言,能拥有一块如此大的宅基地已经非常不简单,可以想见当年主人确非等闲之辈,整座庭院散发出房主内敛和儒雅之气。

那是清代道光年间建造砖木构件的老宅,客厅和房间还相对完好,靠北大街方向的部分房间已经倒塌,杂草恣意生长,宛如一片废弃的园子。后面那幢阁楼却相当完好。吴老介绍称,原来整幢房子占地两亩,后因历史原因,产权曾被侵占,而今唯余一亩多。自从老吴举家从那迁离后,房子已多年没人居住,房里的木构件便开始慢慢糟朽。天井里,昔日陈列盆花的青石条已染上花白的霉斑,井沿四周长出蓬乱的杂草和无名小树,它们遮挡住了阳光的照射。在一眼长方形的井里,井水依然清澈,一群红鲫鱼在水中安静地悠游着。井沿堆积了不少泥土,将昔日铺砌卵石间的缝隙抚平,一丛丛茂密的蕨类植物便从那石缝间窜出,高高的纤枝将水井上方四角的天空遮挡了些许。低矮的墙裙上,因潮湿而爬满了绿苔。眼前的景象呈现出一种废弃后的荒凉感。每年春节前,吴大汉雷打不动的到平房客厅中堂前张贴对联、点香燃烛放炮缅怀先祖。尽管客厅中堂红纸对联的颜色尚未褪尽,似乎还存留着些生活的气息,但依然掩饰不了荒凉与颓败。屋顶上,一只黑猫蹲坐于灰瓦上,用好奇的目光窥探着,仿佛我们冒犯了它的领地。它盯着我们,咪咪的鸣叫了数声,忽的窜到平房后那座两层土木结构阁楼的屋顶。

吴大汉告诉我,那是民国期间建造的阁楼,那是清代戏台的位置,那遍布杂草的是后花园,以及其它建筑物建造的具体时间……

看得出,吴大汉每次迈进这幢曾经朝夕相伴的宅院时,一些昔日家人生活的场景就会马上浮现在眼前,勾起他对往昔岁月的追忆。可如今坍塌的坍塌,糟朽的糟朽,杂草纷披、触景伤怀,老人的话语流露出叹惋与无奈。

前面的平房是清代道光年所建,迄今近二百年历史,后面的二层阁楼为民国二十六年所建。平房为二进式砖木结构,昔日开启大门,可见室内陈列着工艺精美的屏风,用以遮挡巷里过往行人的视线;下厅高悬黑底髹漆描金匾额,上书“慷慨激昂”四字。那是国民政府闽浙监察署陈肇英为表彰吴奎抗日救国义举所赠。上厅中堂左侧至今仍悬挂着吴奎头戴礼帽,留着一络山羊胡的放大照,以及陈肇英为其所作像赞:横横硕艾,邦家之良,蚤岁弃学,驰骋商场,鞠躬厚施,信义久扬,热忱公益;夙愿不忘,排纷解难,扶弱抑强,请缨报国,功在后方,凤毛继起,德泽孔张,世瞻遗貌,山高水长。

照片旁配一幅楷书对联,上款为:吴海山先生雅正。联文书法为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亲笔所书:步行中履行中道 / 恬澹胸襟养太和, 下款林森。当时吴海山在福州经营纸业,生意不仅限于福建,还做到广东潮汕地区。他和林森侄儿友好,又慕其叔颇具书名,遂托请其侄向林森主席赐墨宝,林森得知后,欣然命笔题写联文,令其感激不尽。

房主吴德清又名吴奎,生于同治十一年(1872),生二子。长子吴嘉谋,次子吴海山,他们父子仨人在抗战时期均有出色表现。

吴奎仗义疏财,扶困济贫,深得时人好评。民国二十八年(1939),连城惨遭日本军机轰炸,吴奎时年67岁,却身背行囊,请缨从戎,欲加盟应征入伍。他在给县长池彪的志愿应征书中写道:奎思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虽年逾花甲,壮志犹在,矢志从戎……祈悯奎区区报国之诚,准予签发路证,俾早赴疆场效命,则奎虽马革裹尸,亦将含笑九泉也。其爱国之情溢于言表。池彪县长权衡再三,以其年事过高加以劝阻,并致承慰勉。吴奎虽未上战场,身在后方,出钱出力支援前线。当时,前线转移后方的伤员日增,而医药卫生器材奇缺,吴奎命其侨居越南的儿子嘉谋分批赠寄药品回国支援后方。连城县政府深感其爱国义举,转呈福建省主席陈仪给予传令嘉奖,后被选为福建省抗敌后援会委员。

吴海山(1908-1960)为越南归侨 ,他继承父辈仗义疏财、扶危济困的美德,抗战期间,不遗余力为抗日后方作贡献。为鼓舞前方士气,他捐献500银元慰劳前方将士,国民政府闽浙监察使陈肇英赠以匾额 “慷慨激昂”,表彰其抗日救国情怀。他曾任连城县商会会长、连城县救济院院长等社会公益机构职务。他扶危济困,救济难民,深得社会好评。

解放后,他拥护土改政策,积极配合人民政府,主动捐出田契,被视为开明地主。在全县土改试点村群众大会上,指挥部指定由他登台发言,台下掌声擂动。

土改后,吴海山奉公守法,积极参加劳动,自食其力,成为新社会的一员。众子女有的参军,有的从政,有的经商,为建设新中国而努力。1954 年,海山被法院判误判为不法地主,没收全部房产,被送“劳动教养”,直至1960年去世。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拨乱反正的大潮中,经法院复查,撤销原判决,予以改正,归还他全部被没收的房产。

2015年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连城县委、县政府举办大型图片展,展示了吴嘉谋、吴海山兄弟俩抗战中的杰出贡献。作为吴奎之孙,吴海山之子,吴大汉有个愿望,希望政府能保护好东街和水南街区的古民居古建筑,因为那是维系无数游子乡愁的场所,也是永续传承传统文化的阵地。

从“晋兴堂”走出去的吴奎后人现遍布海内外。在福建省内有福州、厦门、泉州、漳州、龙岩、永安;广东省的有深圳、东莞;江西省的南昌、赣州;浙江省的台州。在海外的有美国华盛顿、加利福尼亚州、弗吉尼亚州、加拿大的多伦多。他们活跃在政界、教育界、科研等各领域,“晋兴堂”吴氏裔孙根植中华,情系乡梓。吴大汉老人称,我们在家乡的父老有责任保护好故居,让他们留住乡愁,留住自已的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