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已经苍老,也许已经麻木,心中有太多的五味杂陈,却不知如何言语,也没有可倾诉的对像……

曾几回不舒服时,跟那个LG说说,得到的往往是“你怎么搞的?”“你自己问题”。“你又怎么了?”或“你自己注意点”。后来,我不再找LG诉说,自爱自强。

生孩子时孩子他爸在外打工只赶回来陪伴一周,其余时间偶尔有个姐妹帮忙一下之外,我在痛苦与委屈中自己独撑过来,导致产后抑郁证。但再多的委屈和伤痛在孩子面前我还有必须坚强下去的念头。只是从此当是没了LG没了人爱,我的信念:自爱自强。

如今到了不惑之年,已认命自己就是一个孤人,病了痛了,自己强忍,自己找药。不奢望有人会关心,也不喜欢某人的虚情假意。我是缺爱,但宁缺匆滥,所以我不会在某人爱理不理时再多说一句话。而那些马后炮的所谓关心,也等我有空时再回礼“谢了”。

人生百态,人各有志,我只有记住:自爱!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