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安(247一一300),本名潘岳,字安仁,小名檀奴,生于西晋官宦之家,本人亦为西晋文学家、政治家。年少时以才智聪颖著称,又是中国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和悲剧色彩的人物。民间最熟悉的是把他作为中国第一美男,"貌若潘安",该是对一个男子之美的最高褒奖。

我多次思考一个问题一一"美"与"丑"的标准问题。其实,不同时代有不同的衡量标准,但最重要的标准,莫过于这个人的品德修养及一生成就。潘安之美,不只是其外表美,他忠贞婚姻,他为官清廉,他文学成就卓著,……这诸多方面,便构成了他的美。当然其外表也是很美的。讲两个小故事 :

他17岁时驾车游洛阳,令全城妇女围观并向车上掷水果以示倾慕……连老妪都侧目欣赏不已。左思与他是同时代人,长得很丑,但心有不甘,认为自己《三都赋》出了名,不相信人们不喜欢他,便也驾车逛洛阳,遭到的却是一车的唾沬口水,成了东施效颦的典范。

19岁时,他与同为美男的夏侯湛共游洛阳,竟然轰动全城,赞美之词满城飞舞,妇孺皆成诵。诸如"连璧接茵″、"掷果盈车″、"掷果潘郎″等等,全是艳美之词。当时及其后的文学作品中,都把潘安作为"美男"之标准。

当时文学巨匠张载闻之,不甘示弱,也四处招摇过市,不仅未有美女观望,反而被一拨又一拨的顽童,丟了一车的石子瓦片……

文人墨客笔下的潘安就更美了。

《晋书·潘岳传》 : "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一一少年时带着他在洛阳游玩,女人们看到了,个个眼睛放光,就纷纷往他车上投掷水果,等他逛完了,车上水果也就装满了。

其他诗词中有 :

多才夸李白,美貌说潘安。

行行潘生赋,赫赫曹公谋。

遥知向前路,掷果定盈车。

潘令在河阳,无人死芳色。

季路旨甘知己矣,潘安毛鬓更皤然。


潘安有小名檀奴,或曰檀郎,然自魏晋以来,人们多用"檀奴"或"檀郎″指称美男子。

潘安不只是貌美,且爱情专一,娶妻一,24岁成婚,其50岁时妻子去世,恩爱26年,无丝毫招蜂惹蝶、寻花问柳之传闻。妻子弃世之后,便精神不振,思念成疾,写了若干悼亡诗篇,开中国文学史悼亡诗之先河。到53岁时,郁郁而亡。

他也是大孝子。父早亡,携母共同生活。为了照顾母亲,曾辞官。中国的二十四孝图中,有一幅就是写的潘安。

潘安的最大缺点是趋炎附势,虽母亲一再不满且多次教育,但未有成效,故潘安仕途老是坎坎坷坷,缘于此也。

潘安的三首悼亡诗

悼亡诗,是男子悼念亡妻的诗作之简称。这里选载潘安的三首并翻译。


其 一

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之子归穷泉,

重壤永幽隔。私怀谁克从?淹留亦何益?

僶俛恭朝命,回心反初役。望庐思其人,

入室想所历。帏屏无仿佛,翰墨有余迹。

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怅恍如或存,

回惶忡惊惕。如彼翰林鸟,双栖一朝只。

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春风缘隙来,

晨溜承檐滴。寝息何时忘,沈忧日盈积。

庶几有时衰,庄缶犹可击。



翻译 : 时光流逝,冬去春来,你去了碧落黄泉,层层的土壤将我们永远隔绝。

我也很矛盾,到底走不走呢?想留在这里,但你已不在,留有何用?勉强遵循朝廷之命,返回任职之处,看到我们共同居住的房屋,走进去就不免想到你和你的种种经历。

可是,在罗帐和屏风之间,再也见不到你那可爱的身影。那墙上挂着你的笔墨遗迹,婉媚依旧,余香袅袅。恍惚间,你还在我身边。直看到你的遗物挂在墙上,我才想起你已离开,怅然若失,还有点惊惧。

我们如同翰林鸟一般,现在的我是形单影只,如同在小河里遨游的比目鱼一样,你的中途离开,让我再也难以前行。

冬去春来,寒暑流易,你去世己逾周年。又是春风袭人时,檐下晨溜滴滴嗒嗒,逗人哀思绵绵,难以成眠。

深沉的忧思,何时方能消却?如同三春细雨,霏霏无休,盈积心头。要想让哀思衰减,只有效法庄周敲击瓦盆了。

其 二

皎皎窗中月,照我室南端。清商应秋至,

溽暑随节阑。凛凛凉风生,始觉夏衾单。

岂日无重纩,谁与同岁寒。岁寒无与同,

朗月何胧胧。展转盻枕席,长簞竞床空。

床空委清尘,室虚来悲风。独无李氏灵,

髣髴靓尔容。扶衿长叹息,不觉涕沾胸。

沾胸安能已,悲怀从中起。寝兴目存形,

遗音犹在耳。上惭东门吴,下愧蒙庄子。

赋诗欲言志,此志难具纪。命也可奈何,

长戚自令鄙。

翻译 : 明亮的月光从窗棂间投过来,照在我寝室的南端。秋风跟着秋天到来,湿热的日子随着夏季消失。凛凛的凉风吹起,我感觉到夏天的被子略显单薄。不是没有厚被子啊,只是没有人陪我度过寒冷的冬季。

冬季没人陪伴我,那明亮的月光也显得昏暗起来。一次次看那你曾睡过的床榻,它却是空空如也。空床上已落下了细细的灰尘,空旷的房间里也回旋着悲悲戚戚的风。难道你不能像李夫人那样显灵吗?好让我隐隐约约能窥见你的姿容!我抚着衣领长长地叹息,不知不觉眼泪沾湿了胸襟。即使如此,也停止不了我对你百般的思念,悲伤在我的心胸中漫延。睡醒之时眼前总浮现着你的形貌,你那温柔体贴的话语总回响在我的耳边。

即使我这样固执地思念着你,但与东门吴者和庄周的豁达相比,实在是惭愧之至。我写诗想要说出我的心意,可这心意总是那样的难以描摹。这也许就是命吧,能怎么办呢?我这样长久的悲伤,连我都已鄙视我自己。


其 三

曜灵运天机,四节代迁逝。凄凄朝露凝,

烈烈夕风厉。奈何悼淑俪,仪容永潜翳。

念此如昨日,谁知已卒岁。政服从朝政,

哀心寄私制。茵帱张故房,朔望临尔祭。

尔祭讵几时,朔望忽复尽。衾裳一毁撤,

千载不复引。亹亹朞月周,戚戚弥相愍。

悲怀感物来,泣涕应情陨。驾言陟东阜,

望坟思纡轸。徘徊墟墓间,欲去复不忍。

徘徊不忍去,徙倚步踟蹰。落叶委埏侧,

枯荄带坟隅。孤魂独茕茕,安知灵与无。

投心遵朝命,挥涕强就车。谁谓帝宫远,

路极悲有余。


翻译 : 太阳遵循天机运行,四季交替着流失。早晨的露水凝聚在叶子上,显得凄凄惶惶。傍晚的风使劲地刮,猎猎有声。怎么样悼我的佳偶你呢?你的仪容总是长久地隐藏在我心中。

想念起与你的种种欢乐,恍如发生在昨天,谁知道不知不觉已经一年过去了。

我换了衣裳回朝廷办事,对你的哀伤思念,只能深深地埋在心底。我在共同生活过的房问里挂起帐褥,朝北方望着祭奠你。你走去才多久啊,望着北方却感觉缈茫,一切都己结束。你的衣服都已烧毁殆尽了,永远都不会再拿出来。时光如流水,一年已经过去,悲伤的情感却总是让我心痛。沉湎于悲伤之中,感觉好像你来到我的身边,眼泪随我的悲伤流淌。我驾车登上东边的高山,望着你的坟墓心中抑郁而又沉痛。徘徊在你的墓前,虽想要离去却又心有不忍。我徘徊着,来来回回反复流连,落叶掉在墓道两侧,枯草的根茎纠缠在坟墓的一角。我像个孤魂野鬼一样,哪里还知道我有没有魂魄?我的心还放在朝廷的事上,只好擦去泪水勉强登车。谁说皇宫很遥远啊?我的悲伤比去皇宫的路途还要更加茫无尽头。

这三首悼亡诗,取材甚微,都是日常生活起居中不显眼的小片断,然而在因伤妻而悲痛的潘安看来,都是缕缕深情,都是蜜蜜厚意。写在诗中,更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和震撼情感的强大力量。无怪乎他开创了悼亡诗之先河!若你慢慢咀嚼,其味之浓艳,决非文字可描述。

可悲的是,潘安虽美,虽流传千古,但他未能善始善终,他的人生道路,并不像他的外貌令人羡慕。他早年不受重用,后随石崇投靠了以贾南风为首的"贾氏集团″,才有了较稳定的地位。可贾氏集团总想呼风唤雨,潘安卷入了一场改朝换代的纷争之中,最后落得个诛灭三族的可悲结局。他性格中的趋炎附势,让他走上不归路,还连累三族,痛哉!怜哉!惜哉!


但无论如何,"貌似潘安″仍是我们形容美男子的首选之词。潘安之所以一千几百年能长期流传下来,我们排除政治因素之外,是他英俊的外貌和横溢的才华使然。这种内外兼修的美男,不失为我们学习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