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网络

文/玉树芝兰


  冬,越来越深了,寒意越来越浓。开始渴望温暖,渴望寒凉的光阴里能有那一抹暖色,点亮一下这素白素白的世界,忽然怀想起了绿色。喜欢春天的那抹绿,心念念着那抹绿,怎么抺也抺不去。

  我一直被春天那苍翠的绿所深深感染着,打动着、兴奋着……春天的绿宏阔如海,漫山遍野,从山顶到山脚,苍郁葱茏,满目皆是,迷你的眼,养你的神,让你为之震撼,为之倾倒……


最喜欢春天的那一抺绿了!那绿叶,绿草,在我的眼里胜过繁花,抬眼眺望,泛青的远山,和远近一树一树朦胧的绿意,处处散发着新的生机,想那盈育一冬的热情,或许就在踏青人转回眸的一刹那,便托出了一抹新绿。那绿更是油汪汪,翠滋滋的,像似要从叶子上滴下来,流了去,聚成海,汇成洋一般……


春天的那一抹绿,好似最美的风景,在我心间萦绕,蜿蜒着,回望流年,人生迟暮,已渐入寒冬,韶华已逝,怀眷青春。多想把时间的脚步放慢些,让绿意的芳菲,永恒成心间的风景,我愿用最唯美的句子,挽留心间的春季,我愿用生命的馨香将繁华似锦的娇媚都拥进这光阴的渡口。

  绿是温馨的,一直很羡慕南方的朋友,一年四季都能看见绿,如:江南的茶山都是给人一种绿的欣欣然的感觉。春天,茶山的绿给人一种盎然的魅力;夏天里,赐予人一丝清润的凉意;秋天,在那一片落叶萧萧的肃杀里,她却岿然自恃,带给你一片生命的生机;冬日,在那寒风凛冽中,茶山那一片可人的绿,带给你的必定是一种温馨和暖意。


绿也是朴素而香郁的。总是那么一种平平常常的美,她从始至终都甘做衬品,既不跟春花争艳,亦不跟红叶共舞。她的朴素是与生俱来的,从春到冬都是那么一种颜色,既不愿因人们的喜好变化而更换颜色,也不因季节的要求而改变自己。因此,有人说她怎么也改变不了那从骨子里透出的土气。但正是这股子土气,散发着自然的醇香,保存着原生态的本味,更坚守着乡土的根脉……

  绿是坚贞的。绿是与山相生相伴的。山与竹之绿是永远也分不开的,山养育着绿,绿依托着山,打扮妆点着山,绿若离了山就失去了根,就没有了本味,山若失去了绿,也就失去了生命,没有了活力。


我想,在人的心间有一处充满芬芳的希望,还有苍翠的梦想也是极好的。我宁愿在这寒冷的冬日里植满一片绿色的海,在绿色里漫步,因为生活中的春天已远去,但愿心灵的春天依旧明丽。内心的春天早己唤醒春花妩媚,一片片绿洲在无声中蔓延。

  绿色,是永恒的颜色,绿色充满生机,充满力量,它是一种原始生命力的暗示。当成千上万的稻浪,以一种所向无敌的姿势从你面前翻腾而来,你将发觉,那颗被琐琐碎碎的凡尘俗务捆绑得紧张的心,突然间,便心花怒放了。一股蓬勃的力量正以一种愉快的速度在血液里奔流,那就是来自于绿的暗示,使你觉得生命本身即是一个永远动人的奇迹,使你对生命重新有一种永恒不尽的企盼与执着。突然,世界变得美好了。我愿在心底种下绿色,无论是春夏秋冬,生命永远那么激奋盎然。让青春永不衰败,让心充满真诚与纯真,充满希望与美好,让岁月永恒,留住春天,留住心中那抹绿……

  喜欢绿,并非讨厌冬,冬日是一种别样的美,大地一片白茫茫,雪花轻吟着冬日的絮语,纷纷涌入它的怀中撒娇,一朵朵鲜艳的腊梅,盛开在这洁白的雪里,给冬日的雪野增添无限的生机,诗人们也在这洁净纯白的世界里纷纷陶醉着……只是到了冬日,总感觉是实实在在的触摸到了岁月。年是冬日中间的分界线,有了这分界,便在年前感到岁月一天天变短,直到残剩不多!过了年到了春天,忽然又有大把的日子可挥霍,我们又成了时光的富翁了。所以我还是盼着冬天快点过去,"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到那时我又可以看到我最最钟爱的那一抹绿色了。不!是绿的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