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的耳朵有福了,福从何来?一是聆听了笛子演奏家喻晓庆演奏的乐曲《昆情》,二是收听了网上朗读的余秋雨先生的散文《笛声何处》,一个是音乐,一个是文学,听得耳朵像被彻底地清洗了一样,爽快得很。

  笛子曲《昆情》旋律委婉起伏,散文《笛声何处》幽静高雅,二者均显清丽优柔之情而且都与昆曲有关。是什么魅力使大师们对昆曲一往情深,创作出如此动听的乐曲和如此优美的文字去赞美它?这也让人们对古老的昆曲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儿时看过昆曲电影戏剧片《十五贯》,只记得剧中有个娄阿鼠这个反派人物,对唱腔一点没有印象。最近受笛子曲《昆情》的诱惑,认真地感受了一下昆曲的魅力所在,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再去聆听这首笛子曲时,对昆曲的喜爱之情就弥漫在了心间。妙喉婉转之声和丝竹悠扬之情像清风徐来,轻拂心灵之尘埃,似细雨漫洒,滋润干涸之心田。

  笛子是昆曲伴奏的主奏乐器,就像京剧中的京胡。悠扬的笛声与柔美的唱腔相谐得天衣无缝,没有笛声就没有昆曲。这首由昆曲音乐改编演奏的《昆情》,把对昆曲的痴情表达得淋漓尽致。

  倘若微闭双眼轻敲案几去聆听这首乐曲,那仙音雅乐般的天籁之音,不由得让人感叹昆曲的妩媚秀丽高雅至极。

昆曲旋律飘逸婀娜带我们推开朱门,转环迴廊。人们仿佛看到昆曲舞台上《牡丹亭》的一往情深和《长生殿》的爱恨情愁,还有秦淮河畔李香君的扇上桃花。众所周知,历史上著名歌姬陈圆圆擅长昆曲迷倒了吴三桂,为她做出了“冲冠一怒为红颜”,开关引清兵的不齿之举,荒唐!

  昆曲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被联合国授予“人类口述遗产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称号。我不懂昆曲,无力究其深刻的意义,但对其音乐之美喜爱有加而陶醉其中,“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牡丹亭》词)。笛子曲《昆情》让人百听不厌,旋律宛如园林的曲径,通幽之处让我们享受到灵魂深处的静美。

  笛声的轻吹慢吐织成了具有古典韵味的俊美画卷,让人赏心悦目爱不释手。把《昆情》拷贝到心中吧,当你在为生活为事业拼搏中累了烦了的时候听听这首乐曲,它可是治愈系的一剂良药呢!


文字源自 闲居吟品乐札记365

图片源自 网络

2019.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