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占尽春色

北风那个吹

 

风在树上演奏,瞬间

把音符摇滚成恍惚的喧哗

黄色或红色的叶子

在空寂的街巷疯狂舞蹈

 

疾飞的鸟是北风的消息

可以听见暮云在天空破裂

原野到处都是惊心动魄的坠落

蒿草顶着金秋,黯然失色

 

那些被风吹白了头的芦苇

措手不及,寒冷的伤残

紧抱着一根折了的芦管

在河流里嚎啕大哭

雪花那个飘


傍晚,一朵一朵的雪花

就像天女散花,在世间荡开


落在村庄的缕缕炊烟里

落在豪宅别墅的花园里

也落在匆匆赶路人的身上


雪花那个飘呀飘,是鸟的羽毛

在寻找自己可以安身的地方


城市的空白,有难以抑制的错落

赶路的人,留下许多深深浅浅的脚印

冬天那个来到


河流,被一块冰冻住了去向

从树林的风里,从雪地上的鸟鸣中

能分辨出冬意,抽出丝丝寒冷


寒号鸟衔来最后一根草

原野上所有的树就冻僵了

鸿雁来不及送来春信

所有的事物都成了一片空白


冬爱上了北风,奋不顾身

天地是辽阔的晶莹,水

结成了冰。雪,看不透岁月长短

无奈地等待内心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