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冬初阳,也有几分明媚,不信,你往后面看……。



科甲巷

考举人的聚居地

老成都印象深的,还有成都的一医院。一医院是原来市中心的医院,很多人在那里看过病。科甲巷这个巷子,文化内涵很深,一些历史文化名人在这里居住,一些重要的历史事件在这里发生。首先说它的得名,什么叫“科甲巷”。“科”就是“科举”,“甲”就是“次序”,“科甲”就是过去考科举,然后上榜、发榜,这么一个过程,就叫做“科甲”。清代,四川各个州县的“知识分子”要到省里面来参加科举考试,为让这些考试的人有一个相对集中的居住地,科甲巷就有几家旅馆,外地人来成都参加科举考试,爱住在这里,因此得名“科甲巷”。根据资料,“科甲巷”得名于清乾隆五十一年。整个成都城,明末几乎是被全部毁光了的。清代前期,成都城恢复,一间房一间房地修,一条街巷一条街巷地建,我们现在所能知道的,比较准确的年代就是从乾隆开始的。


石达开就义处就在这里

还立了碑

这里还有几件事、几个人不能忘。第一个不能忘的是石达开。作为太平天国的重要首领,在太平天国后期,由于和洪秀全的矛盾,石达开带着一支军队,离开了天京(今南京),一直走到我们四川,最后被困在大渡河边。当时清兵大兵压境,他知道他的部队是冲不出去了,石达开就和清兵谈判,最后一个人走进了清兵的大营。后来,他被抓到了成都。本来他这么大一个太平天国的领袖,是要送到北京去的,不敢送,怕路上出事,比如劫囚车,于是就在成都将他杀了,而且是“凌迟处死”。地点是在哪里?就在原来的一医院,因为这个地方在清代,从今天东大街到春熙路南段路口,一直到春熙路北段,都是大衙门。这个衙门,在清代叫“臬台”,它就是“按察司衙门”。“按察司”是干什么的?就是管全省的司法,维持治安。既然是管司法的,就要管审判,还建了一个很大的监狱,清代四川最大的监狱,也在这个地方,石达开就被关在这个监狱里。本来应该在外面的刑场杀他,但也是怕出事,就在监狱里把他杀了。

这件事应该是发生在春熙路和科甲巷这个地方。后人有若干记载,在科甲巷重修以后,立了一个碑,就是纪念石达开就义的碑。非常遗憾的是,这个碑上面没有写说明。这块碑立于2000年,上面没有写“石达开就义处”,但上面刻了一首诗。这首诗叫做《入川题壁》,就是“进入四川以后在墙上题的一首诗”之意。这首诗不是石达开的原著,是后人模仿他的口气写的,而且是八句,他们只刻了六句。八句是这样的:“大盗亦有道,诗书所不屑。黄金若粪土,肝胆硬如铁。策马渡悬崖,弯弓射胡月。人头作酒杯,饮尽仇雠血。”但这个碑没有说明是“石达开就义处”,所以现在很多人都不懂这个碑是什么意思。这件事,“老成都”很多都知道。

春熙路【科甲巷】的“生煎包”,不摆啰!团购了两份……。

本辑编辑、摄影、书法、美饰:袁赤

部份图片和文字索自网络:(注:图片和文字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