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畜,日语是しゃちく,网络流行词,是日本用于形容上班族的贬义词,指在公司很顺从的工作,被公司当作牲畜一样压榨的员工,多用于自嘲。

(一)

一大早,就在朋友圈看到转发的文章《小学生也许是最早的社畜》,我看了哭笑不得:才小学五年级的孩子,已经被繁重的学业压得喘不过气来,夜夜刷题到12:00方休,困了还真有人头悬梁锥刺股,甚而有人被家长扒掉外衣、掐着脖子以保持清醒……就这样,即便你是年级前十,也依然和很多机会无缘,因为你不是顶尖。可是,即便目标够不着,你依然不能停,因为,转学是土豪学生才敢有的想法,穷学生只能苦熬,熬到在公交车上补觉,却还要被熬夜到凌晨两点的六年级学生嘲笑。

为了学业,疲于应付,却丝毫不敢放松,小学生,不是也许,而是确实是最早的“社畜”。

  其实,又岂止是小学生,不提众所周知的高中生暗黑三年,现在初中生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每天完成6:30进教室早读,晚上9:35下课,中间连自习一共要上13节课,课间有刷不完的题,上厕所要跑,争取快去快回;一日三餐,每餐时间不到半小时,班主任就得邀你进教室;有条件走读的,晚上下自习还得带着作业回去加班,不到12:00得不到休息;好不容易盼到双休日,对不起,试卷雪片似的向你飞来,你只不过换了个地方做作业而已;农村中学,周日中午就得到校上课,班主任检查作业,好比黄世仁逼债,不做起总有方法惩治你。

前几日同行交流群里有个老师发问:“你们成天交流专业问题,有谁关注过学生抑郁症?”这个问题很敏感,应者寥寥,但是寥寥可数的几个人都反应自己学校存在这种情况。

初中生也在哀叹:我是一只小小社畜!

(三)

学生累,老师难道就不累了么?除了正常的备教辅改考工作,各种痕迹管理,各种有用无用的填表,各种有用无用的APP学习,还有精准扶贫、教育扶贫、关爱留守儿童、劝返控辍、送教上门等等之类的工作,让人应接不暇。更有甚者,每个月的月考,全县要排名,数据网上传,教学成绩位居后三的要办学习班,于是,有自尊的老师们工作积极性空前高涨,为了出成绩,除了一科一辅,你还得找大量的习题甚至自己出试卷,让学生不断刷题;为了出成绩,老师开始给自己加负,主动找课上,抢课上,偶尔捡到一节课像捡到了宝,于是,音体美劳信息技术等等科目形同虚设,都成了文化课的战场,时间还不够,那就周日提前上课,无偿补课,为了成绩,毫无怨言。学生对抢课上的老师没有好脸色,老师也只能假装看不见,尴尬了!

老师也很无奈:我就是一只社畜。

(四)

今日搜狐网看到一篇文章《大数据下,中国女人这方面世界第一》,什么第一呢?爱劳动世界第一!大数据显示,中国男人劳动参与率世界第一,女人劳动参与率更是摔世界其他国家好几条街,一骑绝尘,遥遥领先。

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科斯在《变革中国》中感叹:“中国人的勤奋,令世界惊叹和汗颜,甚至有一点恐惧。”可是,有谁知道,生存压力之大,叫你不得不负重前行:居高不下的房价、教育经费的庞大支出、看不起的病、养不起的老……睁眼就得要钱,哪里敢偷懒。养家的男人不敢偷懒,女人又哪里能袖手旁观?况且,大多数的中国家庭,一个男人凭一己之力也的确养不起一个家。中国女人,在没有高额福利保障的前提下,在职场要冲锋陷阵,在家要丧偶式育儿,要能上得厅堂,还能下得厨房,要能杀得了木马,还能斗得过小三。不勤奋,不劳动,经济不独立,在家没地位,人前没尊严,社会还与你脱节,你不努力你能怎么办?

两千多年前孔子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近之则逊,远之则怨。”那时候的女人,只需要操持好家务就行,孔子还嫌妻妾难相处,把妻妾和小人等同。我也不晓得是谁倡导女权,倡导平等,倡导女性走出门来工作。如今,女人们走是走出来了,可以上学,可以工作,可以彰显自我……可是,相比古代的女人们,现在的女人更累了,因为你有了职场上的工作,家里那摊子工作还是你的,体贴点儿的丈夫,在家也勤快,可是理由却是“帮你干活”,意思,那活是你的,他只是帮;不体贴的,回家往沙发上一瘫,或者电脑前一坐,上个班貌似所有工作都是他一个人在做,除了喊累就是叫苦,并不去想柔弱的老婆是不是比他更累更苦。

女性竭力争取的自由和尊重居然是更加繁重的工作,难道是痛并快乐着?

勤奋的中国人,你就是一只社畜!

  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我们可爱的祖国家大口阔,不勤奋不努力不得食。这社会,谁还不是一只社畜呢?谁的生活都不容易,无论被动还是主动,那都是你的选择,既然选择了,就努力做一只快乐的社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