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我想回去


文/ALice爱丽丝


那里的纸还没有售磬,执墨人

是稀罕物。那里

没有秒到的邮差和看不完的网信


等一首诗不需要机器。我喜欢

李白拒绝皇帝的样子。我去见他


只需月亮备一壶酒





棉花地


文/ALⅰce爱丽丝


羊羔们贪玩,阳光也格外宠溺

有没有云梯,它们都温顺得像天庭的孩子

我伸手捉它们时,朵儿们乖巧,从不逃避

一个个让人爱不释手,绵到骨髓


妈妈的中年劳作,全部投资在此

每逢秋收,家里的麻袋装得满满当当


一到周末,我会学她那样

把一群群小宝贝领回家,抱团取暖


关于这方土壞上的作物生长教育

一直到现在, 再没有从我身上丢掉过

2019.11.6




内心工地


文/ALⅰce爱丽丝


钻出栅栏的飞鸟,抻捋羽毛时

一切衍生的光合物,也是在拓宽彊域


修补和完善,在中年以后愈演愈烈

用肉身去包围和抵挡,只会令堤坝漏洞百出


从实验中似乎有个定论

命令一个球状体360度沉默

只需实施一次水葬


比如此刻,目睹聋哑二叔正在挥汗如雨地清扫街面

我分明听到零下10度的空气中

有暗流,翻江倒海




月色


文/ALice爱丽丝


怎样复活,背景一直虚拟在海水里往复

蝴蝶和花朵轻而易举燃上苗头

纸上太阔,它有无垠的波涛

冲破一切栅栏


窗棂内,有翅羽飞出

爱上她,是不由自主的事情

所有尖锐瞬间柔软

疤痕需要遮盖

浓稠部份,又让你一而再怀念恩宠


就在此刻,天上和人间最迷人的链接

端然眸星,凝望出神



冰释的爱情


文/ALice爱丽丝


秋水蹭过脚趾,小腿

隔着屏幕,隔着词语,隔着推理

一种精神,无坚不摧

我们抵达的仪式,仿佛一个王朝


纯洁的花儿一开,你就向天下告白

峻岭开始倾墨,河流开始婀娜

我们开始不满足在梦中进入彼此


每一亳米的燃烧,灵魂反复天堂般的葬礼


森林中,有丝绸比黄金奢移

贝多芬在继续弹着

饮山高水长,致爱丽丝

2019.11.3



立冬


文/ALice爱丽丝


这个生育旺盛的母亲病了


她拖儿带女。百草消瘦

那些渴水的枝条,是伸出的手臂

体征呈现分明

每一寸血脉都在往回缩


她反而忘记了忧伤

一些小籽粒陆续欢蹦而出

土壤上有落叶被当作了婴儿床


风最早是把一场雨下在了南方

一路迁徙的肉体,憔悴而匆忙


所有链接呼吸的生物

太需要提供一个冬眠的蛰伏

包括整个季节的羽毛



河床


文/ALice爱丽丝


与水土有关,她现在是个遗弃物


有软镜怀抱往日时

周边生长的物种,丌自取享

她的腰围饱满,连风也懒顾


舀尽所有水,家底突显

风在上面撒泼打滚

鱼儿早已无踪无影


我和落日抵达,在这个等待拆迁的乡村风物旁,留下阴影




小雪


文/ALice爱丽丝


虚掩之门,透着觊觎的光

一群被星星放牧的孩子

怀揣最干净的米字心

光天化日之下,冲破栅栏,争相落地


那年冬天,江城之南一座民房里

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一位父亲,慌乱中跑出屋外

他伸出手,空降物纷纷羽化

喃喃自语,眼角落花

九年的等待,终没有辜负


情人,心肝宝贝,掌上明珠

这些赞美落实到一处土壤

仿佛流水只是为了迎接天使才肯延续呼吸


专属一个人的日子,我总能听到天堂的父亲

在呼唤我的乳名


2019.11.19




墨水湖桥


文/ALice爱丽丝


沃到泛光,有浓浓的积蓄在催程

两头挑起,汉阳新选了这根钢筋扁担

车流掮着东风,汉水围绕长江

粮食,蔬果络绎不绝

一方水,一带路,从不言歇


敢为人先,口号中渊源很大胆

当年昭明太子,一湖楚文化被他豪奢

洗笔,研墨,抚琴,吟咏


刚贴上的“兵兵″画

在风声中,列队深呼吸

十九孔承载两岸命脉


主引交界,适时,一辆军运车轰轰烈烈

抵达,拱出的部份,还在一个劲奔向高处

跟上吧,从这出发


注:洗笔,研墨,抚琴,吟咏为桥上四个亭名,“兵兵″军运会吉祥物名,今年10月18号开幕,和自考日期相同,道路管制,往返桥上车速有些减慢,刚好仔细观看




这条河,流走了一粒骨器


文/ALice爱丽丝


小雪在春天回来的路上

一条河,流走了一粒骨器

88年的冲洗锻打

一定吸附在银河闪闪发光


庄子和蝴蝶有灵肉交换

理想就是梦中所托

蟋蟀追赶国风时

你的红帽长衫是否搭调幽默


刮骨之器不论大小,它都自带性格

流水,流沙,流火

是否该庆幸


天堂的蟋蟀开始有伴唱和

人间书虫一定哑然

不能埋怨

十一月的雪,迟迟耽搁

2019.11.24



东风是江城的快马


文/ALⅰce爱丽丝


一匹快马,一匹驰骋世界的战马

是从长江浪涛里昂扬领飞之马


在江城东风大道上

猎猎春天的旗帜

百万雄狮,随时候命待发


我们不会忘记

历史珍藏着车城人的铁胆雄心

几十年的飞轮奋战

终于迎来今天

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踏响战鼓,集体接受风神的恩赐


车载东风,远方不再是梦

抵达,快乘上东风,这匹江城的快马

2019.11.15


红叶


文/ALⅰce爱丽丝


不仅适合远看,就像醒目的标题党

俘获一片树林,只见寒风中个个提灯


风声在加鞭骑快马

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树叶逆悖着开花


蜜蜂没有找到甜

蝴蝶在燃烧


我把你领到另一片森林,一种近距离的随意触摸

跃然纸上



橄榄枝打开了星盏


文/ALⅰce爱丽丝


月亮圆了又缺,秋歌绽到深处

一座城,却敞开了栅栏

千军万马的健将,有备而来


河流的眸光,齐映成琥珀

崭新的场馆,任凭龙腾虎跃

呐喊助威声,此起彼落


橄榄枝浓郁芳香,是鸽子们从五湖四海衔来

它们已将最欢快的翅羽送上天空

仿佛那里才能将每一个梦安放久远


止戈为武了,人们选择从汗水中

集体磨制强身武器

擎举高空的火炬,让黑夜打开了数不清的星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