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畔的古风歌曲,字字句句都是诗词里的优雅缠绵。

从小熟读诗三百,误以为是为了母亲的微笑,之后才懂得,是为了今后的岁月,有美好加持,在最悲伤的时候,亦能在千百年前的文字里觅得知音,人间不孤独。

时节如流,知道的越多,心底的黑洞就越深,直到坠入书海,才找到苦海里的舟楫,能有一处容身,一丝休憩,在深渊里找到宁静。


识得纳兰容若,懂得情爱里的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知道这世间原来有一味药叫"独活",芍药的别名是"将离",古人的心思,把世间的黑暗,撩得如此动人;也明白"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切美好,源于相遇。


又闻苏轼,竟把"人间清欢"煮成风雅,让人欲罢不能;又让"竹杖芒鞋”也能烟雨平生;虽“十年生死两茫茫",终能爱恨别离化诗篇。

听歌、读诗、刷剧,把"桃之夭夭"的艳丽韵成心底的花叶红尘;"青青子衿"的吟诵化为曹操的一场天下归心的戏假情真;"既见君子"的呢喃美好等待里的"风雨如晦,鸡鸣不已","云胡不喜"?


想来,这些文字,都烫入了那一刻的情感,千百年来也未曾失去温度,才能隔着时空感染同样的灵魂。

若"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当我看着天际阴沉,四下清冷,心底孤寂时,这诗句把悲凉点了翠色,让独立有了懂得;


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让落日余晖染了秋色,亦承载了辽阔与期许,心底奔涌的情感有了依托;


若"白了少年头,空悲戚"的憾恨,"惊起一滩鸥鹭"的欢喜,"云想霓裳花想容"的国色,"心远地自偏"的悠然……


情感深处的共鸣,让悲欢超越时空,相遇。

人世间百媚千红,若非有这妙手偶得的佳作,亦难万里、万年里,觅得知己,醉染光阴。


人世间悲欢离合,让心事都化作风雨,你归来是诗,离去成词,是世间劫难与恩赐。


到最后,随着时光流水,一同来到今朝,化作曲里的相思,酒里的愁肠,让这个浮躁的世界,也能生出红豆。


那是古人的灵性,故人的情怀。


才让今朝的风雨、花叶、霜雪、日月、春秋都有了况味,才能把单薄的世事煮出茶味幽深,看万物山川,多了性灵,氤氲成红尘里的炊烟,鸟兽虫鱼亦生了悲欢,人间值得,大抵如是。


诗酒年华,拈杯风雅,古今世事,都赋予,一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