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在做相似的梦,就是父亲还活着。前几次梦,就是还活着…

后来,还有几次梦惊醒了,父亲仍然以不同的理由活着…

往事象秋叶般随风飘零,每每我们伤心时,那些年,那些往事的记忆就会迅速在脑海里翻滚着,早就想为父亲写点东西,可一直没有动笔。因为不知道如何下笔?

年复一年,这一年又到寒冷的季节,秋风轻轻迎面吹来,雨夜滴滴答答敲打着窗外,此时脑海里闪亮父亲的身影,所散发出那种成熟男人浓浓的味道,依旧浓厚。此刻,赶紧提笔收拾父亲军旅奋斗史,追逐那梦幻里的沧海桑田,与绿水青山,与世长存,留给人世间传奇的英雄故事。

父亲生前不平凡的点点滴滴,正如丝丝春雨,润物细无声养育大地,抚摸着我们子孙走过春夏秋冬。父亲在解放战争时期,身经无数战斗,为新中国解放事业立下滴血功勋,父亲的人生是一首不眠的歌,一首深沉的诗,孩儿默默的读,默默的唱,泪轻轻的流了下来…

1990年10月,父亲在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珠江医院检查出晚期转移癌重症,一年后因不可抗拒的绝症离我们而去,这一年父亲59岁。

父亲过早逝去,撇下母亲和我,还有两个末成家的弟弟,这让我和家人万分的悲伤,真正体会到人间什么叫撕心裂肺,什么又叫生死离别,血脉相连,骨肉分离的痛泣。此刻,我忍着内心悲痛欲绝,擦干眼泪,默默为父亲祈祷;家人永远爱你!天堂革命之路您继续走下去!

深切怀念父亲… 天堂永远没有病痛,在那扇门的背后,有一片静静祥和的天空,气息别样的清晰和灿烂!沿着天边多彩的丝路,顺风顺水走好 … !

  父亲“老鸽子”的故事

  1958年父母亲的结婚照

  记忆里1947年冬季,父亲在东北吉林省老家,原“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区”,松原地区,乾安县参加革命,那一年的冬天,父亲手拿一根放猪棍,卷着裤腿加入了林彪,罗荣桓率领的东北野战军第七纵队,东北全境解放后,东野第七纵队整编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四十四军,军长邓华,政委吴富善。

1949年3月下旬,第四野战军组成先谴兵团,开始自华北地区南下,配合第二,第三野战军展开百万大军渡江战役…

从小我就喜欢摆弄父亲的解放功勋章,倾听父亲讲述解放战争精典故事,父亲常念叨的辽沈战役第一阶段攻克锦州战役,主攻纵队轮番攻击,排山倒海,前仆后继,勇往直前,激烈而残酷的攻城战斗,其伤亡人员是不惜一切代价,必须拿下锦州城,当年锦州战役在解放军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速决攻坚战,而在另一处防御阵地上,锦州外围塔山一线防御阻击战,战况空前惨烈,每坚守一分钟都是反复厮杀,东野始终保持高昂的战斗士气,挡住国民党军数十次冲锋,及其组织敢死队轮番冲击,使其未能前进一步,6天阻击战中,其激烈的战斗场面,仅次于朝鲜战争上甘岭战役,彻底粉碎蒋介石集团增援锦州的企图,保卫了攻锦战斗的胜利赢得了时间…

1948年9月,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命令东北野战军发起辽沈战役,东北野战军在林彪司令员,罗荣桓政委指挥下,以多路纵队开始进攻锦州城,此时的蒋介石急忙调集华北,山东一部分兵力组成东进兵团,并以沈阳主要兵力组成西进兵团,两路增援锦州。

东野解放军在塔山,虹螺岘一线对敌东进兵团进行英勇阻击,敌西进兵团也被东野解放军顽强阻击于黑山,大虎山一带,父亲那时在东野第七纵队,父亲说;锦州战役他所在的第七纵队日夜兼程和第八纵队一起先后插入大虎山,台安之间,堵住了西进兵团南逃的通道,终将西进兵团主力9个师,合围于黑山以东沿公路两侧地区,对西进兵团围困展开了向心突击,敌我双方战斗场面非常激烈,东野第七纵队在锦州战役中顽强阻击大规模围歼战斗立下了不朽的功绩。

10月,东北野战军对锦州发起总攻,经过30多个小时激战,全歼守敌近9万余人,生俘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范汉杰,锦州解放,完全打破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在东北锦州的坚固战略要地。

  锦州的解放促使长春守敌一部分起义,其余全部投降。东北的国民党军队向关内的退路已被切断,蒋介石仍严令廖耀湘率领西进兵团夺回锦州,却被东北野战军阻拦西线战场,东野在攻占锦州后,立即调整兵力部署,从南北两翼合围包括国民党军队精锐主力新一军和新六军在内的廖耀湘兵团,完成对廖兵团的分割包围。

经过两日一夜激战,全歼国民党军队精锐主力约十万余人,生俘国民党高级将领廖耀湘,随后东北野战军乘胜追击,于11月解放沈阳,营口,东北全境获得解放。

  在发起辽沈战役之前,东野根据中央军委毛主席指示,夺取锦州在东北的地区的战略重要意图,国共双方谁占领了锦州,谁就在战略上取得了主动权,因此,在辽沈战役第一阶段展开,东野主力部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父亲就是在锦州战役外围战斗中负了重伤,子弹穿透右下角胸腔。

攻克锦州扭转了东北战局, 为辽沈战役争取了时间,历时52天的辽沈战役,全歼灭国民党军队47.2万人,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此在数量上,对比国民党军队有了绝对的优势,东北全境解放,使中国革命形势发展到一个新的转折点。

  锦州战役揭开了东北地区辽沈战场的全面决战,一场令国共两党内战以来,在东北战场两军主力较量为之震撼的血腥斗争,东北野战军全体将士以顽强面对强敌的决心,英勇决战国民党精锐美式装备军队,惨不忍睹一场难啃的城市攻坚战,东野主力部队及第七纵队付出惨重代价,从源源不断送到临时卫生站的伤员就可以判断出来,两年多来在东北战场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伤员,没有牺牲过这么多的战士,那些牺牲的英雄儿女甚至没有留下名字,他们壮烈激怀的丰骨,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洒尽热血与生命,他们的丰功伟绩永远以日月争辉。

  1949年1月,随着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相继胜利,国民党在长江以北的军队损失殆尽,偌大的中国北方实际已成为新中国共产党的天下,蒋介石100余万残余军队纷份退守长江以南,至终使国民党百万军队,从全面进攻转入战略防御,最后退守台湾孤岛上。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结束后,四十四军出关南下经武汉,湖南,广西,广州,直插湛江雷州半岛,控制琼州海峡防线,登陆解放万山群岛。

1950年6月根据中央军委命令,四十四军大部分紧急随志愿军总部入朝参战。

1953年7月,父亲调入广州军区四十二军一二四师直属炮团,驻守广东惠州罗浮山长宁区域。

父亲“老鸽子”平生


1930年12月10日出生东北,汉族,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区,乾安县让字乡,巨字井。

1939年~1942年 地主放猪。

1943年~1944年 在家和父亲种地。

1944年~1945年 东北三零日本鬼子农场放羊

1946年~1947年 在地主家种地和放猪。

1947年6月_参加东北野战军七纵队二十师六O团司号排。

1947年12月~1948年11月_东野七纵队二十师六O团一营一连。

1948年12月~1950年3月_四十四军一三一师三九三团一营四连。

1950年6月~1953年7月_抗美援朝随四十四军三九三团入朝作战。

1953年7月~1954年7月_广州军区四十二集团军炮兵教导大队。

1954年8月~1954年12月_广州军区四十二集团军炮兵教导连。

1954年12月~1955年9月_广州军区四十二集团军炮兵五O六团野炮一连。

1955年9月~1956年3月_广州军区四十二集团军炮兵五O六团野炮三连。

1956年3月~1956年9月_广州军区炮兵教导大队。

1956年9月~1960年3月_广州军区四十二集团军炮兵五O六团野炮一营。

1960年4月~1961年5月_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第三炮兵学校。

1961年5月~1961年8月_广州军区四十二集团军炮兵五O六团野炮一营一连。

1961年9月~1962年8月_广州军区四十二集团军炮兵五O六团野炮一营。

1962年9月~1964年3月_广东省公安总队直属四团(珠海边防)

1964年3月~1968年5月_广州军区独立炮一师。

1968年5月~1975年4月_广州军区粤北备战司令部。

1991年5月_因突发晚期癌症在广州空军医院逝世,终年59岁。


  回顾父辈们成长的记录,为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他们不怕流血牺牲,前仆后继,从无到有,靠的是什么力量?是共产党人的信仰和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信仰和奋斗目标。在经历了解放战争中南征北战,可歌可泣跨越了大半个中国,战火中洗礼的军旅生涯,军人情怀和报国情怀,浴血沙场,永不停歇。

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里,为新中国解放和建设事业作出了老一辈们应有贡献,是他们无私把青春与生命奉献给了祖国的大江南北,是他们用生命和鲜血影舞着当今的壮丽河山…

在我眼里爸爸就是个好父亲,一位伟大平凡而又默默无闻付出的父亲,在病痛和死亡面前,他将一贯从容和淡定留给了我们,却将恐惧,无助和孤独的痛苦留在属于自已的每一个夜晚…

关于父亲的记忆,孩儿时期就闻世震听父亲讲述;马背上的趣闻轶事,父亲生在草原,从小就与草原有着不解之缘,遛马放羊放猪,特别擅长在没有马鞍保护的情况下,骑着快马,站在马背上狂奔,驰骋穿梭低洼起伏的草原上,那马背上英姿飒爽的风采,不惧艰险,简直就像战场一样,勇猛无比的草原汉子。

一幕幕往事,一幅幅清晰的画面,仿佛看到父亲微笑着站在面前,父亲的背影,闪亮的青春,永不曾淡忘。

清明时节,每年清明的路上,我和母亲及其弟弟家人迈着沉重的脚步,深沉的脚印走向父亲坟前,献上世间最美最炫丽的鲜花,以此缅怀纪念父亲。此时,多么希望世间有灵魂的存在,来拉近我与父亲的距离…

梦中的思念,追寻呼唤着,浓浓的亲情难以割舍,一场场寒风难以唤醒的梦…


非常荣幸在美篇展示我的佳作,一篇亲情历史叙旧文,美友们能够阅读我的文章,希望您阅读愉快,如果觉得文章还不错的话,请点个赞!也是对我创作的最大支持!我将会把更多更精彩的文章奉献给大家!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