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了那地方。

我来到了这地方。

我站在秋风里,四处打量,

却找不见旧日的模样儿。

                  ——题记(好像是谁的歌词)


     我这次去徽州一个主题就是去拍塔川秋色。


     那是很多年以前,我和老张在春天去宏村、石城拍油菜花的时候,在去宏村路上,路过塔川,看见路边有“塔川秋色”的牌子,有一条弯曲的小路通向远处的一个村庄。

     在公路边上,有一个观景台,可以拍到绿树翠竹中映衬下的白墙黛瓦。我当时想着,秋天,这些大树叶子红了、黄了该会是一只怎样的景色呢。


      今年入秋以来,我在马蜂窝网站上看到了许多塔川的秋色,都特别的漂亮,更加坚定了我去拍塔川秋色的决心。这也是我与老张曾经的一个约定,一定要在秋天来一趟塔川。


      当我们停在协理风光的观景平台上的时候,天气非常不好,天空是灰蒙蒙的,远处的村庄也在一片模糊的树丛中,根本看不出秋天靓丽的风景,说实话,我很失望。我望望光景台上面的几棵乌桕树,叶子稀落落的,也不是很红,我怕是我们来晚了,树叶落尽了。

     我们到了宏村之后,客栈老板小吴告诉我们,说今年安徽太旱,乌桕树叶没有红就干掉了;由于天旱水份不足,叶子的颈也脆,一刮风就掉了。


      我们在宏村第一晚就刮了一夜的大风,第二天,仍然未晴,我们也不着急,吃完早饭还在客栈悠哉悠哉的喝茶,我是想等天气好点再去塔川。客栈的小吴说:阿姨,你们不是要去塔川吗?这一夜的大风,会把树叶都刮掉的,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们一听,赶紧进屋换衣服,拿相机,开上车就奔塔川了。一路上天不但没有晴,还飘起了细细的小雨。索性就来个雨中游塔川吧。


      我们沿着那条弯曲的小路,一直开到村口,停好车往村中走去。在村口看见一座院落,灰墙黑门,门廊是用茅草堆的屋顶,上面长满了青苔,很古朴。我大姐说,我喜欢这个门,我想在这儿拍照。


      我们走进院落,有一座木桥,里面是一个小院落,静静的,没有人。细雨打湿了地面,湿漉漉的木桥反着光亮,一切都显得那么悠远绵长,仿佛就是等着我们的到来。

      我们在院子里面拍了几张照片,我觉得这是一间客栈。拍完照,出来转弯处,我才看到了一块牌子:味象餐厅。我突然就好想在那里面坐下来,喝一杯咖啡或是一壶茶,就这样静静地看细雨飘落,什么都不想,哪儿也不去。


      我们沿着小路进村,感觉村庄很小,刚一走就到了村边。一问,原来这里也是塔川,但真正的景区还在里面,要翻过后山。山边有许多树,叶子红黄相间,也有很多人在那里拍照。

      塔川的秋天在11月初就会到来。塔川的主要树种是乌桕树,它的叶子比枫树红的要早,叶子的形状有点像我们北方的小叶杨,但叶子并不是一下子全红起来,是有个过程的。


      村中树木因树龄不同,导致叶子变红的时间也不同,树木地理位置不同,导致阳光照射时间不同,同一棵树的向阳面和背阴面因阳光照射时间也有很大差异,所以树与树之间,同一棵树的不同叶子之间,由绿变黄或由绿变红,以至于最后落叶的时间都不尽相同。树上就形成了五颜六色的叶子,乌桕树的树形还非常好看,树干都是弯曲生长,如果再配上好的天气光影,就可能拍出好的摄影作品。只可惜,我们去时天气太不给力了。

      塔川村又称塔上村,坐落于黄山市黟县宏村镇,距离著名的宏村景区仅2公里,有很多人都是从宏村步行到塔川的。


       塔川村依山而建,村庄里都是飞檐翘角的徽派民居,层层叠叠,错落有致,远看就如一座宝塔矗立在山谷之中,这就是“塔”字的来历。村庄中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潺潺流过,给村庄带来无穷灵气,被称之为“川”,两字合起来,即为“塔川”。

     我们爬上翠竹层叠的后山,沿山路走下去,就是塔川村的核心地带。小溪川流而过,房屋沿溪水和山势而建,层层叠叠,真如塔般。有一条蜿蜒而上的小路,我姐夫说,那里有一个观景台,他说他走过去看了,很多摄影人都在那里拍照。


      我告诉姐姐她们,我让她们往村中走,我去观景台拍照。我走到那里,端起相机一瞄,我才知道,人家拍出的塔川秋色就是这里啊。我说在对面公路上拍的景色怎么跟别人照片中的不一样呢,原来是我没有找到最佳的拍摄位置。

      天阴的缘故,一切看上去还是灰蒙蒙的。我草草拍了几张就下去了。我想等晴天了,一定要来再重新拍。


       可能是塔川村庄小的缘故,游人显得比宏村还多。这个季节,大家都是来赏秋的,塔川毕竟是全国四大赏秋之地呢。


       我们在村庄中游荡,看见院落墙上晾晒的玉米,墙边竖着刚砍下来新鲜的甘蔗;看见街角炸毛豆腐的小摊,落寞的旧房子、旧院落;还有稀稀落落挂在枝头的柿子,所有都是村庄的烟火气息,悠远、绵长、浓厚……

      深秋时节一定要来塔川赏秋,这时枫叶正浓,乌桕树正红,沿着村中的溪水走走,看秋风正摆弄着细小的水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看麻鸭和鹅悠哉游戏;看满山的树林像打翻了的调色盘。所有的风情,给萧瑟的秋天增添许多青春活力,像是一个个多情少女,穿着颜色鲜艳的衣服款款而来。


      秋日又是一个丰收的时节,家家户户墙上挂满了火腿、腊鸭,每家餐馆都有刚上市的大闸蟹,那金灿灿的膏黄、甘甜鲜美的蟹腿肉,光是想想就让人口齿生津。还有那些更本土的农家菜肴,炸得金黄的毛豆腐,闻着臭吃着味美的臭鳜鱼,笋衣烧肉,所有的食材基本是自家生产,确保原汁原味。

      塔川还是民宿、客栈云集的地方,比如塔川书院,秋之恋等等网红民宿。在深秋寒夜,可围炉而坐,也可一人独饮,“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


      可以做很多的雅事,比如,饮到好茶心照不宣,对视一笑的默契;净手焚香,采买花材,布一席案上山水的情趣;还有起碳煮水,水沸了又沸,即便夜深雾浓,依然固执等待的情谊。在这里,也是一颗红尘之心的安顿和宁静。“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如果能做其中一件,思量之间,便可抵十年尘梦。

      在宏村第三天清晨5点多钟,我和姐夫又驱车来到塔川,我要赶在天亮之前站在村里面的观景台上。天还没有亮,通往塔川的路上就有许多背着设备行走的人,都是赶去塔川拍片的。


       我们运气真好,塔川村前的小停车场竟然有一个车位。我们停好车,姐夫帮我背着摄影包、三脚架,一路几乎是小跑的来到观景台,那上面已经站满了人。我好不容易挤到了一个机位,架好架子,开始等光线。


      我看着阳光从山边一寸寸亮过来,村里民居里偶有一缕炊烟升起,但太轻太少了,拍不到炊烟缭绕的景色。


      拍完大场景,我换上大头拍村庄里的特写。我始终觉得徽派建筑的粉墙黛瓦和多彩的秋色是天然的绝配,就像在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中留白一样,充分体现了中国的特有的景致,象一首清丽的田园诗。远远看着,我突然觉得,那里便是理想中的养老或是归隐的地方吧。


     太阳升高了,我们从观景台上下来,穿过村庄往回走,阳光越过山峦,照在秋天的树上,每一片叶子都被照亮,发出耀眼的光芒,白墙黛瓦隐藏期间,我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这就是我梦想的秋色啊。我端着相机不停按动快门。

     有时候我们去旅行,总想找到所谓的信仰,或者发现旅行的真谛。但大多时候,一切好像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但仅仅是看到了你不曾看过的景色,就像多了一种人生经历。其实,有这些就够了,因为我们本就不是为了那些东西才出发的。


      大多时候,旅行不能洗涤心灵,也不能像解忧水一样让你忘记痛苦,但是旅行会告诉你,生活的快乐就在于,明明知道一切皆空,但依旧为未知而执着,为值得而执着。就像是为了和老张的一个约定,我一定要在秋天来到塔川,只看风景,不谈悲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