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坛建昌镇盘石庄村农民王吉娣,当年曾出生入死掩护新四军干部战士。因为她有个儿子叫小红,在战争年代里,人们都叫她“小红妈”。江渭清等一批新四军干部战士多次到小红妈的家里,有的住十天半月,有的住三五天。来的人很多,小红妈夫妻俩捕鱼、捉虾、烧茶、煮饭、洗衣、采办。每当半夜三更,她还要划着破船去接送客人。党组织在她家开会,她在门外了望放哨。后来,她被敌人抓去,受到严刑拷打,但她毫不屈服,没有透露一点党组织的情况。解放后,小红妈被选为江苏省人大代表和全国妇女代表大会代表。她每次到南京开会时,江渭清都把她请到家中住,长则一星期,短则三五天,还给她买些衣服、帽子、套鞋、洗漱用品带回去,对她生活上无微不至地关怀。
(江渭清画传第254页)

  1942年冬天,组织上把江渭清的儿子小林从上海转移到小红妈的家里。当时小林只有四岁,害了一身疥疮。小红妈知道他爸爸妈妈部在前方打鬼子,照顾不到孩子,就把小林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抚养。小林说一口上海话,张口就叫“外婆”,把小红妈叫得心里甜滋滋、乐津津。她每天用盐开水替小林洗身,用香油拌药给他敷疮伤。小林食欲不好,又不能吃鱼虾,就每天早晨给他蒸鸡蛋羹吃,经常用米糊、米糕、菜糊、烂面、芋头糖粥给孩子调胃口。来年遇到春荒,难得有饭吃,小红妈就用纱布包米团,放在菜粥锅里煮“带浆饭”给小林吃。她和老伴说:“我们生活再苦,也不能苦了革命的后代。”晚上,小林总是跟着小红妈睡。疥疮痒起来,小林睡梦中也会用小手抓,小红妈怕他抓出“指甲毒”来,总是坐在他的身旁,抓住他的小手,连声说:“小林别抓,外婆给你摩。”总要摩到孩子熟睡为止。孩子一天天胖起来了,可是小红妈却瘦下去不少。有一次,江渭清带部队到了附近的后八亩村,小红妈得信后,急忙驮着小林去见他爸妈。小林的妈妈徐敏见到孩子长得又白又胖,十分感激地对小红妈说:“小红妈,太辛苦你啦!”就这样,小林在小红妈身边度过了14个月,临走时,孩子哭着,不肯离开这位外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