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和有这样一个村子,有古民居,有小桥、流水;有紫薇园,有茶香、酒坊;曾经是远近闻名的“垃圾村”,而今是中国美丽休闲乡村,不仅入选四星级乡村旅游村,而且还是国家3A级景区,这就是自宋代起就已形成的千年古村——石圳村。

     在银杏人家用过午膳后,我们便前往石圳村。石圳村位于政和县城西4 公里之处的七星溪南岸,一到村口,便看到路边一块刻着“白茶小圳”大石碑,估计是石圳盛产白茶而得此名的吧。

     此桥名“连筋桥”,第一次见到,很是新奇。整座桥由4个半圆形的石拱组成,不仅桥的护栏全部用麻绳环绕,连围栏都是用麻绳编结成的,很是独特,也很有创意。桥下溪水自东向西蜿蜒流淌,清流盈盈,映照着两岸绿色绵延,风光无限。

     连筋桥后为卧牛岗,一座新建的三层木质仿古廊屋廊桥飞架两山之间,工艺精美,结构独特,气势恢弘。据说此乃整个闽北地区高度第一、单跨跨度最长,且廊屋规模最宏伟的廊桥,其间还融入了朱子文化元素,寓意着政和“政通人和”的美好愿景。

     跨过连筋桥,眼前是一条用青石板和鹅卵石铺就的小道,边上有一片绿油油的茶园。茶园中有条汩汩流淌的水渠,其间有三个大小各异且十分醒目的水车,作为古村曾经水陆中转码头繁华的见证者,它们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村口有座索桥“叮当桥”,连接着小村的古老与现代,也连接着小村的新旧时光。踏入其间,恍若穿梭于一条时空的隧道,摇摇晃晃中,不知不觉间回到了童年的摇篮。

     村口处有树龄上千年的香樟和银杏,遒劲的枝条上挂着迎风舒展的红灯笼。走进村里,有小溪在村中潺潺流淌,溪中悠游着五彩斑斓的鲤鱼,溪岸零落着许多残垣断壁的古民居遗址。行走其中,一抬首,一回眸,古村的旧时光,在不期然间就呼之而出了。

     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石圳“雨洗青山四季春”的宜茶环境。俗话说:“高山云雾出名茶”,难怪在村里可以看到多处郁郁葱葱的茶园,房前屋后也遍植茶叶,茶香氤氲,真不愧为“白茶小圳”。

    政和县是朱子祖居地,有“先贤过化之乡”的美称,眼前这座古砖雕建筑,是全球十座之一的“朱子书院”牌楼。整座牌楼分为半亩方塘、书院牌楼、山门、理宗堂、大讲堂、藏书阁和跨山廊桥等7所主体建筑,每个主体建筑逐步递增,寓意步步高升。正中的广场上耸立着朱熹像,神情肃穆威严。一个小小的村庄,能不断吸引外来人的视线,可见,除了历史,除了乡愁,文化,才是一个地方的根和魂。

     石圳村的发展和美丽蜕变,和廖俊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在廖俊波同志先进事迹馆内,一幅幅生动的图片,一件件感人的事迹,无不诠释了一个心中有民、有责、有爱的共产党员伟大的情怀和高大的情操。

    走进村里的农民书画院,清新淡雅的书香气息扑面而来。里面还有个展示馆,陈列着各种老旧的生活物具,像是一部陈旧的影像片,泛着苍老的记忆,古村旧时的生活场景、柴米油盐、阳春白雪,无不在里面演绎着不同的精彩。

     沿着青石铺就的小路一路前行,巷道深深,石径通幽,古屋错落,古意横秋,宛如一幅泼墨的古老画卷。在这里,原先精美的石雕已斑驳,木雕已皲裂,凭栏处,尽是一片惆怅和苍凉。在这里,老屋、荒草、颓垣、残瓦,无不遗留着古村往日的商埠文化和曾经繁荣的痕迹。这些古建筑的断垣残壁,一如饱经风霜的老者,向每一位路人默默倾诉着道不尽的历史故事……

     林厝古屋遗址,据说在明未清初,林氏人家在石圳经营药铺、酒馆、茶馆、布店后迅速发家富足,便在此处建造了三栋豪宅,后相继毁于战乱。而今年只剩下这些断壁残垣,无声地向人们诉说着当年的繁华。

     酒香不怕巷子深,在小巷里穿梭,酒坊里不时散发出阵阵浓郁的酒香。红泥小火炉,绿蚁新焙酒,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我想,在这里,诗和酒,肯定和这古村的历史,一样醇香。

     只可惜这些酒坛,要么和人一样高,要么镶嵌在土墙里头,透着一种难以言说的醉意。走过,路过,这甘醇的酒香,光就闻一闻,整个人就醉倒了。

     “这里头装的肯定是有些年头的好酒,来来,用点力,帮忙我一起抬回去,够喝个冬天了。”某人有点急了:“这小姑娘怎么才一闻就醉了?喂喂,你们别光看着,赶紧来帮忙抬回家,大家一起醉多好。”😄

     美女买来了一袋脆脆的糙米棒,大家你一根我一根,那入口即化的感觉,冲击着我们怀旧的心绪,瞬间勾起无限美好的记忆。年少时,这糙米棒子可是我们最时髦、最美味的零食啊。

     来之前,只知道石圳是个有着悠久商埠文化的千年古村。 

     来之后,发觉古村不仅有恬静与婉约的一面,也有着沧桑和破败的一面。整个古村的风景谈不上漂亮,却有着另一份原始而自然的美。也许,正是这份原汁原味和朴实无华,才更加吸引外人的目光。因为,在古村中漫行,能真切地唤醒你记忆中的乡愁、乡情和乡味,你还可以缓下脚步,放慢节奏,静静地享受闲适的慢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