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被怼,你活该

2019.12.05 阅读 92

2019年12月4日晚,21:35学生下课,21:45,我出现在男生寝室开始查寝,部分动作迅速的孩子已经洗漱完毕钻进了被窝,部分学生刚洗漱完坐在床前闲聊,部分学生忙着去洗漱,一切如常。我叮嘱了几句注意就寝纪律和夜里要盖好被子之类的话,正待下楼,又记起这几天流感高发,于是又返回寝室告诉孩子们:“这几天流感高发,夜间如果发现自己生病了,不管多晚,在尽量不打扰别人休息的情况下到一楼让宿管给我打电话。”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应了,我这才放心地准备下楼去。

殊不料,就是我的这一转身,开启了我注定被熊孩子怼的难忘之夜。

我刚走到三楼楼梯口,看见九(4)班班主任小许老师正拉着一个高个子男生在说着什么,我心里还在奇怪九年级寝室并不在三楼,小许老师做学生思想工作怎么做到这儿来了。这个念头在脑子里也只是一闪而过,人家和学生谈话跟我也没关系,就要下楼,班里的机灵鬼儿刘同学迎面过来给我说:“王**把九年级学生的名牌衣服弄破了,人家找上来要他赔。”我心里“咯噔”一下,王**?素来循规蹈矩的好学生,怎么会惹上九年级的学生?这是咋回事?一连串的疑问在脑子里飞快地旋转,慢点儿!我应该回寝室里问个清楚(此时的我还算冷静)。

我走进寝室,问哪些人知道王同学弄坏别人衣服的事,有三个男生说当时下课了和王**一起上楼,在一楼上二楼的楼梯转角,一堆九年级学生堵在那里讲话,看见有人上来也没有要让的意思,他们就顺楼梯扶手一侧,从那堆人身边擦着上了楼,谁也没意识到有什么问题,接着九(4)班一个姓曾的男生就找上来要王**赔他的名牌衣服,搞得大家莫名其妙。后来有人回忆当时王**背着书包,猜测可能是书包上面什么挂件勾破了人家的衣服。我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清楚了小许老师做学生工作为什么做到三楼来了,还好她来得及时。

我出了寝室,见小许老师仍然在楼梯口拉着那个高个子学生劝说着什么,等等!姓曾?!早听说九(4)班从县城中学转来个“混世魔王”姓曾,莫非是他?我抬眼看去,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曾同学穿着一件黑色连帽衫,帽子严严实实地套在头上,露出窄窄的一部分脸,桀骜不驯的神情帽子都挡不住地散发出来,高高的个子杵在小许老师身边,显得小许老师愈发娇小了。因为传闻,又见这副尊容,我首先就在心里给这孩子贴了标签:校园霸凌!

有着传说中的印象,看着那一脸欠揍的样子,又加上“名牌衣服”的说辞,我心里一阵不舒服,压着火走过去又问小许老师怎么回事,正好王**上厕所出来,印证了之前我在寝室听到的事情经过,小许老师说:“又没多大事,人家怎么给你赔?”

“衣服破成什么样了?”我问。

“就衣袖上那么个小眼儿。”小许老师指给我看,我拉过曾同学的衣袖,上面确实是新破了大约半粒米大的眼儿,里面冒出几丝白色的丝棉瓤子,仿佛被闷坏了的孩子终于有机会透口气,在寒风里无所顾忌地飘飞。我笑说:“听说是名牌,什么名牌这么不经事,两个人错个身都能挂破?”(事后回想,我这句话应该令曾同学不舒服了。)

曾同学面无表情,冲我傲慢地微微一抬下巴:“你把他妈喊起来。”

我一时火气:“你命令谁?你到底有不有礼貌?”

熊孩子仍然是淡漠的口气:“我有礼貌。”

“有礼貌,你这样和老师说话?”我厉声道。

“您把他妈喊起来赔衣服。”虽然称呼换成了“您”,却仍然是极其淡漠又桀骜不驯的口气。

“你这衣服都旧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损失又不大,你叫人家怎么赔?”

“那就赔一件同样旧的。”

“你这是什么要求?”

“不赔衣服,我就把他打一顿算了。”不变的淡漠,不变的藐视一切。

教了这么多年书,我头一回听一个学生像念叨吃早餐一样平常的口气当着两个老师的面说要去揍人,真是肺都快被他气炸了。跟他纠缠不清,我又担心他真的去伤害我的学生,那是一个聪明好学、积极向上、老实本分的学生,我无法想象那样的孩子被欺负的凄惨样子。我转过头回到学生寝室,把当时在场的几个同学连同王**一起带到宿舍楼下李校长的面前,气急败坏地冲校长吼:“你收的好学生,我班上的学生如果真被打了你要负责!”校长被我一顿狂轰滥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莫那么冲动,冷静,到底什么事?”我气得浑身颤抖,完全说不出话来,抬手指了指那几个学生,让他们告诉校长事情经过,我平静了一下,补充了曾同学怼我的情节,李校长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了,让几个孩子先去休息,自己紧跟着大步跨上了楼。

我查完女生寝室,奇怪自己居然已经没有那么生气了,下楼看见李校长和小许老师已经把曾同学带下楼了,我走了过去,对校长说:“刚才你叫我莫冲动,我确实不冷静,不应该冲动,心里一想到这孩子不依不饶欺负一个老实人,就没控制住。”然后就听校长和小许老师苦口婆心地给曾同学讲道理,可是好说歹说,他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不赔衣服就揍人。”

我一下子火又上来了,指着他说:“像你这样不受教的学生,将来走上社会多的是人教训你。”

他仍然一脸淡漠:“是呀。”

“从此刻起,我班上学生被打了,我独找你!”

“找呀。”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我一时气疯:“你如果打了他,你以为你在这个学校还待得下去?!”

“大不了不在这儿读。”完全一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嘴脸。

“你!我不想和你再多说一句话。”

“那你把嘴巴闭起。”

……要疯了!头一次被学生怼成这样,真是个混世魔王不假!

校长和小许老师见他越来越不像话,就劝我赶紧回去休息。


  可能是上了年纪,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我躺到床上很快就又不生气了,反而开始自责,怎么也无法入睡。冷静下来细想,今日我之被怼,完全是活该!如果第一眼看到小许老师在规劝学生我装作不知情,也许就没有后面的事了,因为当时小许老师觉得事情并不大,正在努力规劝曾同学,并没有找我协商解决的需要,我在这时走过去无异于火上浇油;如果我不先入为主地给曾同学贴标签,对话就不会那么剑拔弩张。其实透过这件事看,曾同学并非本质很坏,他只是比较认死理,情商比较低而已,他认定了“弄破衣服就得赔”的道理,觉得自己在理,所以完全没考虑自己讨说法的方式是否合适,只要达到目的就行。可他毕竟是孩子,是需要我们教育引导的;如果我能真正蹲下身来平心静气看待这件事,其实能够理解曾同学,衣服破个小洞,对我们成年人来说,确实不值一提,但曾同学是个孩子,也许那件衣服正是他心头挚爱,被人弄坏一点点自然是会心疼的。我们成年人不也一样吗?自己心爱的物件被人弄坏,甭管对方有意无意,都会心生怨恨。只不过,我们成年人会视对象来控制自己的情绪,假装宽容而已。

作为一个并不年轻的班主任,行事依然如此冲动,我只能冲自己苦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性格决定命运果然是不假的。

教育是艺术而非技术,和孩子对话,我们确实需要真正地蹲下身来,用心呵护每一个孩子,他们都应该被善待。

今日被怼,我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