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回老家,都要在那熟悉而又生疏的小河边留下一串脚印。因为,那里有我童年的欢乐,有父輩度日的辛酸 ; 有战争年代的硝烟气味,有和平年代的优雅歌声……


春天,春雨霏霏,百草滋生。那一簇簇乌黑乌黑的小蝌蚪,总引得我们走到河边,蹲下身子,卷起袖子,掬它一捧。然后装到玻璃瓶里,放点水,加点水草,每天都要看上好几遍,嘴里还哼着外婆教的儿歌 :

小蝌蚪,快快长,

长出四条腿,

长出花背梁,

呱呱把歌唱。

那河边,最多的是刚睁开眼的各种各样的草,青青的,绿绿的,嫩嫩的,一片一片的,把河滩上的泥土都盖得严严实实的。看河对岸,总喜欢看那水中的倒影,真似一巨幅的山水画,从河的西头延伸到河的东头,直到天边……

那草,翠生生的,软绵绵的,我们经常在上面打几个滚儿,翻几个筋斗,或者摘几片合适的嫩叶,做成口哨,吹出自己认为是最美最动听的乐曲。有时候,也揪上一捧,带回家,扔给那小羊羔。它吃着,甩着小尾巴,嘴里也唱着歌 : 妈!妈…妈!

入夏以后,草更高,更茂盛,但不再是软绵绵的。我们带把镰刀,挑着草担子,割上一堆,挑回家,喂给哞哞叫的小花牛。别看它小,一年到头为家中作的贡献可不小,耕田耙地,拉磨轧场,它可是农家少不了的好帮手。

那河上的小木桥,是人们南北交通的要道,也是我们的乐园。炎热的夏天,我们特喜欢在河里游泳,有时像喝了洒的醉汉,到桥上往水中跳,"扑通扑通″,活像大青蛙。

那桥挺简陋的,连栏杆都没有,每年总会发生几起意外事故,总会有人掉下河去。后来聪明人进行了改造,在桥两边加了几根木桩,再用破鱼网罩起来,还真管用,意外事故少多了。

现在,河还在,但少了青青河边草,两北两岸都有了水泥墙,草往哪儿长?那小桥,也早已变成了高大漂亮的水泥桥,栏杆上还雕着花,不比画儿上的差。到夏夜,人们吃过晚饭,会到桥上纳凉,河风阵阵,蛙鼓声声,一亮一熄的萤火,一个字 : 美!

过去青草间会有好多的蚊虫,现在没有了。但也少了乐趣,特别是没有了纺织娘的音乐会。

看水中,草青青,天蓝蓝,夏秋时节,荷花盛开,鱼虾满塘,活脱脱似城市里的花园!

看到这情景,不由得感慨起来 : 老一辈人过去总想整治这河道,就是梦想不能成真。若是他们能看到今天这模样……

不用说,高兴!我每次看到,总情不自禁哼起《谁不说俺家乡好》!

岁月流逝,家乡巨变。只要有机会,还是不要忘记"常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