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植根历史的厚土,因不排挤现实的补给,几度风雨洗礼,仍傲立时空而不枯。


尽管树皮写意着沧桑,也不乏电闪雷击的伤疤,以及蝗啃鸦啄的印痕,但是只要根不枯萎,野蛮之斧不横加杀戮,逢春泛青依旧。


树叶年年岁岁虽相似,岁岁年年却不同。吸纳盛世的气息,沐浴也曾照古人的阳光,春发秋落,此去经年,在生命的轮回里,圆满了一道道年轮。


年轮必定很清晰,因为流年里,四季更分明。但融合了古今的元素,就算剖出横切面,数的清树龄,也理不清断代史。


就这样执著于青瓦老宅旁,供童戏乌栖,阅尽繁华与破败,辨不清主人因频频更迭而陌生的面孔,见证着时代的变迁。


如果说,老树是一部大自然的史记,那么,一片片青瓦则是人文的史册。


青瓦,取土古代一隅,在古窑里烈火焚身,领教了先民的工艺,炼就一身硬骨头,庇护在旧人乃至新人的头上。


看惯了袅袅炊烟和万家灯火。曾被咸菜糟糠浸染过,也被珍馐美酒熏醉过;曾被油灯熏黑过,也被霓虹闪耀过。


一垄垄青瓦酷似阡陌,夹缝里冒出的青草因没有收割价值,而无人问津。倒是青灰两色,这鲜明的色差,越发勾起历史的苍凉感,以及恍如隔世的迷离感。


诚然,对当下的新时代而言,老树和青瓦早已丧失了它们的庇护价值,但是,作为历史的坐标,作为一面照进现实的镜子,它们的存在,更能反衬出现代文明的光辉,进而,捋着这缕光辉穿越远古,觅得繁衍生息的力量,借此,来固化并茁壮葱茏的现代文明。


坐在老树下纳凉,梦回大唐。


站在青瓦上瞭望,梦圆盛世。